十七章松鼠柏斯

黑猫见人类男孩确实进了屋,这才谨慎走出树丛,紧盯上方开心啃着核果的松鼠,继续寻找起快速登上二楼的方法。无论如何,身为狩猎专家的猫族,岂能被这只小小的猎物给藐视?

「外来猫,就要你别再接近了,听见没?」放下食物,松鼠柏斯瞪向黑黑。

哪只猫会畏惧猎物的威胁?黑黑压低身子缓步上前,就当牠正欲一股作气跳跃时,人类住宅的门打开了。

正确来说,应当解释为,那扇人类使用的门板之上,一个小巧的活动门──黑黑听丽莎说过,那是人类为了便于家猫自由出入房子,所设置的猫门。它被推开了,一道熟悉的白色影子从中钻出,黑黑眼神一亮。

「丽莎姊姊,有只嚣张的猎物──」

「丽莎,有只难缠的外来猫──」

齐声开口的一猫一松鼠顿时愣在当场,相当意外地看向彼此,双方竟然都认识丽莎?

「什幺喵?」双方同时出声而听不清楚的丽莎,先注意到门前的熟悉黑影,便上前,语气透露困惑。「黑黑你来得真早……怎幺?」

白猫顺着黑猫的目光往上一看,却是那只松鼠迎面跃下,不偏不倚落在牠的头顶,不觉惊叫一声。

「丽莎姊姊别动!」这只猎物为何自寻死路?黑黑才不管这些,既然猎物回到地面,牠準备要狩猎了。「看我的──」

「等……等等黑黑!」似乎稍微弄懂情况,丽莎当机立断挥出猫掌,正好压住体型较小的黑猫,恰时制止牠的突袭。「不可以动手!」

「做得好,外来猫吃到苦头了吧。」松鼠在丽莎头上跳了跳,讚赏性地以尾巴蹭蹭牠的头,而丽莎对于牠的举动,看来颇享受地微瞇起双眼。

什幺情形……黑黑一脸错愕,是在作梦吗?猫与松鼠一家亲?

「外来猫还不快走!」

对于松鼠的挑衅,黑黑相当不悦,这时丽莎反而开口为牠说话了。

「不要这样,这只猫是我认识的,看丽莎的面子上,别争了好吗,柏斯哥?」

「知道,完全是看妳的面子才会放过牠。」柏斯收回兇狠的目光,趴着休息,当然还在丽莎头上。

柏斯哥?哥哥?丽莎一只成年猫,竟然称呼这只小松鼠猎物为哥哥?脑袋完全转不过来的黑黑,来回看着丽莎和松鼠柏斯,绿瞳瞪得又圆又大。此刻眼前的情景,就算自己已经拥有人类智能,依然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

见黑猫惊愕的神情,丽莎也明白牠在讶异什幺,眼神有些複杂地与牠对视一眼,缓缓收回压制的猫掌。「抱歉,黑黑。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进来再说。」

说是进来,仅是待在人类屋子的落地窗边而已,丽莎的食盆放在这里,牠叼出几颗请黑黑吃,只不过黑黑已经吃饱,意思意思浅尝一口便停止。等丽莎吃晚餐的同时,牠开始打量丽莎的人类住家。

离落地窗最近的屋子角落,有着漂亮高耸的猫跳台,旁边紧邻一个差不多同高的笼子,笼门和栅栏间距皆相当窄小,看来不是丽莎用的……黑黑忖思着,接着很快得到答案。柏斯离开丽莎的背,迅速奔入笼内──黑黑强忍住想要扑追的渴望。

属于柏斯的笼子内,设置有利于松鼠攀爬的造景枝条,牠非常灵敏地爬到最高处,钻进那儿的一个小窝内不见了蹤影。

看不见,也好。黑黑微吁口气,目光转回丽莎,却被不知何时已吃饱、直盯牠瞧显然好一段时间的那双蓝瞳给吓着。

「黑黑……」沉默注视一会后,白猫犹豫地开口。「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丽莎姊姊很奇怪?」

「说实在的,是有点。」半晌,黑黑坦承道。「但我认为家猫无所谓,丽莎姊姊有主人照料三餐,并没有捕捉猎物的必要。」

闻话,丽莎却喵喵笑出声。「真是实际的想法……黑黑一点也不像这个年纪的小猫呢。」

又被同族说牠不像自己,黑黑不由得警觉起来,得注意接下来的用词,牠不能连和丽莎姊姊的关係也毁掉。

笑完,丽莎开始娓娓道来自己与松鼠柏斯的过去。最初这栋房子只有柏斯这只宠物,不久后丽莎主人将还是小猫的丽莎带回家饲养。儘管体型小,但柏斯已是成年,或许因为新同伴是孩子,丝毫没有种族敌对的问题,反而相当照顾小丽莎。

即使食性不同,至少两个种族皆嗜爬高,牠们经常一起攀爬和玩耍,直到今日,丽莎的体型已经比柏斯大得多,仍维持幼年的相处模式。这一猫一松鼠的亲密关係,倒是令主人们相当错愕。

所以丽莎才会喊柏斯哥哥,黑黑总算理解。

不过随着丽莎开始接触外面的猫族同伴们,牠也逐渐明白自己和柏斯的特殊关係,在街猫眼中根本荒谬至极。因此,就算真的由衷喜欢柏斯,为了双方好,牠选择将这个祕密藏在内心。丽莎之所以爱乾净,除了猫族天生习性外,另外一个理由即是要舔去身上沾染的,属于柏斯的松鼠气味。

「黑黑,姊姊我想请……」

「我知道,会帮丽莎姊姊隐瞒的。」黑黑猜到丽莎的请求,很快点头答应,反正,自己也没剩多少天能与猫族同伴相处,毫无透露祕密的机会。

「喂黑猫,既然你认丽莎乾姊姊,是不是也该喊我一声哥哥?」

笼子内,那棕色的小巧身影从小窝中探出头,黑亮的眼珠闪着狡黠的光芒。

「你少得寸进尺了!」黑黑忍不住冲过去,听完丽莎的自白,牠自然不敢真的伤害对方,只觉得很想教训一番,便威吓性地拍了几下笼子。

小松鼠被震出窝,刚好掉在下一层的鞦韆上,随黑黑的拍击剧烈摇摆起来。

「救命啊丽莎,这个乾弟弟不能认,牠想害死妳最喜欢的柏斯哥啊──」松鼠抓紧摇晃的鞦韆,一面尖叫着,死命坚持不求饶。

「好了黑黑。」丽莎赶紧咬住黑黑的后颈,将牠拖离笼子边。「柏斯哥只是嘴巴坏一点,原谅牠好喵?」

见黑猫如自己所愿点点头,白猫那身因紧张微竖起的短毛总算平复。「柏斯哥,我和黑黑出去,晚点回家。」

「慢走不送……」柏斯显然真被吓着,整只松鼠摊在鞦韆上,有气无力地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