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是有事情向学校请了假,但现在看来还不需要尹熙妍出面,所以当然要好好放鬆一下啦,虽然有点对不起学生会的各位,但是都放假了,不好好玩说不过去~

第一站,吃甜点去!A市的皇家酒店的甜点是出了名的好吃,所以当然要去了,估计是因为平日,所以店内人不算多,服务员带领尹熙妍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看出去,刚好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尹熙妍翻着菜单说:「给我一个黑森林和一杯伯爵奶茶!」,服务员恭敬的收回菜单就离开了,没多久甜点就送上来了,尹熙妍先嚐了一口,虽然是巧克力,味道却浓郁、甜而不腻的口感,让尹熙妍瞬间解放了许久的压力,难怪有人说吃甜的能让心情变好,「不好意思!请问你对面有人坐吗?」,就在尹熙妍正在享受时,陌生人的声音让尹熙妍抬头看了问话的男子说:「没⋯没人⋯」,然后很是疑惑的看着坐下的人,那名男子客气的说:「妳是尹熙妍吧?」,尹熙妍咬着插子,没有形象的随意点头,那名男子继续说:「我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巨响给打断了,尹熙妍和在坐其他客人,纷纷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却看见一群黑衣人走进来,估计声音就是他们製造的,「该死⋯」那名男子低声咒骂了一声,尹熙妍听得很清楚,回过头当没事的问:「找你的吧?」,那名男子点头笑说:「我叫晏睿安,帮我吧~」

,尹熙妍直接无视他的求救说:「不要!」,晏睿安抬头看着尹熙妍说:「你确定?」,尹熙妍认真的点头,晏睿安一脸奸计地说:「那就不好意思啦!」,尹熙妍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跑了,尹熙妍无奈的喊:「干嘛抓着我啊!」,晏睿安俏皮的对着我眨眼说:「回头看看啊~」,尹熙妍回过头,就看见那群人追着我们了,在门口时与一个人擦身而过,随后就听见,「站住!」,晏睿安愣了一下,就站住了,尹熙妍却被他突然的举动反应不及,撞上他~尹熙妍扶着额头说:「干嘛又停下?」,晏睿安回头却不是看尹熙妍,

尹熙妍也发现晏睿安没看他,就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刚刚那群追着她们的人停下脚步站在刚刚擦身而过的男子身边,晏睿安没说话却是盯着那男的看,那男的看了晏睿安又看了尹熙妍说:「尹小姐!」

不是疑问是肯定句⋯,尹熙妍指着自己说:「你认识我?」,晏睿安把尹熙妍拉到身后说:「好久不见,哥!」,尹熙妍惊讶的看了与晏睿安一点也不像的对方,对方发现了尹熙妍的视线就说:「尹小姐,我是晏盛宇!」,尹熙妍在脑中回想了一遍说:「不认识~」,晏盛宇不在意的看着晏睿安说:「晏睿安,你该回去了~」

晏睿安更护着尹熙妍说:「哥!你不会是想要做那件事吧?」,尹熙妍状况外的问:「那件事?哪件事啊?」,晏盛宇听了脸色一变就对着刚刚那群人命令:「把二少爷带回去!」,晏睿安危险的看着那群人说:「哥!别忘了爷爷说的!」,晏盛宇怒喊道:「不需要你来教!把他带回去

!」,后面那句话显然是说给黑衣人听得尹熙妍只觉得不对劲的说:「晏先生!你先走吧,我想我能处理的!」,晏睿安看了尹熙妍的表情,没看出什幺端倪,才鬆开尹熙妍,尹熙妍只是礼貌性的微笑着,晏睿安只好无奈的跟着黑衣人走,等人走后,尹熙妍走向晏盛宇说:「走吧,你应该不会想在这跟我讨论吧?」,晏盛宇看着突然变化的尹熙妍说:「果然是你啊」

,又是肯定句!尹熙妍装傻的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只是觉得你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来找我!」,晏盛宇只是嘴角上扬领着尹熙妍到酒店的总统套房,房间内就只有两人,尹熙妍和晏盛宇从进门就一直直视对方,谁也没先开口,晏盛宇再叹了气后说:「义信会」,明明只说了三个字,却让气氛更凝重了,尹熙妍疑惑的看着晏盛宇,直觉告诉他,对面这个人绝非善类,晏盛宇从尹熙妍的眼神读出了对他的敌意,就继续说:「我是龙炎盟的人!」,龙炎盟是在这个国家不可轻忽的组织,他们就算杀人放火,也没人敢对他们有任何意见,与义信会刚好相反,义信会是一群具有仗义的人,是龙炎盟唯一惧怕的群体,因为他们拥有无限的权力,他们也常常替那些冤枉、无辜的人出头,手段都是由政府认可的⋯,尹熙妍不在意地回答:「所以呢?跟我有什幺关係?」,晏盛宇解释道:「听说合川码头是属于义信会的?」,合川码头算是黑道份子交易的场所,之所以大家选在那是因为,那里是唯一警察不敢过去的地方,所以他们不用担心交易物品被查封,唯一的规定就是绝不可以贩毒!这是禁忌,尹熙妍不耐烦的说:「晏少到底想说什幺?直接说好吗?」晏盛宇就像在等这句话一样,尹熙妍一说完这句话,他就说:「你就是义信会的会长,合川码头的持有人!我需要那码头的交易权!所以我来找你了」,虽然能自由交易,但必需与码头持有人进行签约,持有人才会让大家交易,如果私自交易未经授权,持有人就会通知警方,让他们交易中断!尹熙妍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并回答晏盛宇说:「了不起!到目前为止还没人知道我的存在呢,看来做足了功课啊?」,晏盛宇点头说:「是的」,尹熙妍却不以为意地反问:「可是⋯我能拿到什幺好处呢?」,晏盛宇明显对这句话产生了疑问,尹熙妍就继续说:「晏少不会以为我会无条件答应吧?真让人失望」,晏盛宇略带一点怒火,但还是强压了下去说:「尹小姐说吧,条件是什幺?」,尹熙妍仔细思考了很久说:「就拿龙炎盟幕后老大是谁这件事作为交换条件吧!我要见他本人!」,晏盛宇直接拒绝说:「不可能!」,尹熙妍不在意的耸肩说:「那我也没办法喽~谈话到此结束!」尹熙妍也不管晏盛宇是否快发火,在临走前只说:「我给你时间考虑,希望下次见面合作愉快!」,就无所谓的离开酒店,对于身份被拆穿,尹熙妍仍然很在意,总觉得事情没有那幺简单,能查到她的身份,如果没有那些人的帮忙应该不太容易才对,可是那些人到底为什幺要出手?目的又是什幺?尹熙妍觉得不纠结,找上了同是义信会的袁欣艾、宫天秦在码头的秘密基地会合,那两人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赴约了,只是当他们到的时候,就看见尹熙妍一脸郁闷的看着刚刚查出晏盛宇的资料,不是自言自语就是乱抓头髮⋯搞得两人一头雾水,宫天秦说:「呦?大小姐,这幺难得啊?平常只能开会时看到妳,今天怎幺单独找我们啦?」,尹熙妍不理会他的嬉皮笑脸直接说重点说:「我的身份曝光了!」,袁欣艾和宫天秦同时瞪大眼睛说:「怎幺会?是谁?」,袁欣艾又想想:「不对啊,我们一向很保密的⋯怎幺会?」,尹熙妍懊恼地说:「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晏盛宇找上我,就直接找我谈交易权的事⋯,非常笃定我就是义信会会长!」,宫天秦担忧的说:「难道是那群老头子?」,袁欣艾附和说:「不排除他们的可能性!毕竟龙炎盟的人也不少是那些人的后代!」

宫天秦无奈的说:「如果是⋯我们也不好正面出击了⋯」,尹熙妍乾脆直接趴在桌上说:「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烦!」宫天秦忽然想到说:「我哥知道吗?」,尹熙妍摇头说:「我还没跟晨晨说⋯」,袁欣艾提议道:「那如果让宫晨替我们查查呢?」,尹熙妍犹豫说:「不想拖他下水欸⋯」尹熙妍放弃说:「看来找你们来,好像也没啥帮助齁~」,袁欣艾和宫天秦只能尴尬笑笑,因为确实如此,尹熙妍只好说:「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吧⋯让他们小心点,尤其是你宫天秦!」,宫天秦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自己也是~」,尹熙妍点头,就继续研究手中的资料了,宫天秦和袁欣艾离开后,袁欣艾就说:「天秦,你觉得如果真是他们,原因会是什幺啊?」,宫天秦认真想想后说:「可能跟伯母有关吧?」,袁欣艾没听懂,只好说:「所以说嘛,豪门世界真难懂~」,

宫天秦无奈摇头说:「何止难懂,是陷进去,都回头不了!」,袁欣艾尴尬笑笑说:「你别在意啊,我就说说而已!」,宫天秦翻了白眼说:「袁欣艾!出门没带脑子是吧?认识我宫天秦那幺久,我是那种别人说说我就往心里去的人吗?」,袁欣艾看宫天秦有恢复毒舌个性,就满意的笑了

,宫天秦却很想把她脑子颇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