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刚在树上?」我看看他刚刚跳下来的地方,还蛮高的。

雨宫学长笑了笑,「大自然的世界很奇妙的,那是纯天然的椅背。」

「……」呃……这时候我该回什幺?

「妳怎幺又爬墙了呢?上个月不是就在这说过了,要来资优班可以从迴廊那走过来,爬墙对女孩子可不好啊……」

「哪里不好啊?」我脚没断手没断的,又没有怎样。

「男生总是不喜欢粗鲁的女生,不过……我认为妳还蛮有个性的。」

「呃……嗯……」这是褒还是贬?还是都有?

「要不要来学生会办公室?我请妳喝茶。」雨宫学长对我笑说。

「喔,好啊。」

就这样,我跟着雨宫学长走到了那栋白色大楼的最高楼层那。

还记得上次来这里是因为要抓那只把我巨作给叼走的臭黑猫,糊里糊涂还闯进了那外星人的基地里。

唉……

我那时候到底在干嘛?脑袋在想甚幺啊……?竟然就这样拿支扫把冲进去……

「给。」雨宫学长倒了一杯洛神花茶给我。

「谢谢。」我接了过来,一阵洛神花香直扑鼻里。

雨宫学长姿态优雅的坐在办公桌前的小沙发上,而我坐在他对面。

办公室位在十楼,里头的气氛令人觉得很舒适,落地窗上的窗帘随着没有关的落地窗所吹进来的风随意的拍打,外头还有一个阳台。

虽然如此,但我一想到今天我妈跟我交代的事,我就很无奈。

看来,今天都要一直躲那位外星人了……

想了想,我把手机拿出来,关机。

「妳怎幺了?有心事吗?」看到我有这种举动,雨宫学长问了问我。

「啊?我没事啊……为什幺这幺问呢?」

「直觉。」雨宫学长站了起来,走倒落地窗那,那即肩的长髮随着吹进来的风飘动,灰蓝色的眼睛好像上了一层雾,如果现在是傍晚,那他就好像是不小心落入人间的精灵一样。

但此刻,他站在落地窗旁,深蓝色的领带没有束缚的拉了一半,身上那米白色的衬衫也没有扎进裤管里的那样随意,深灰色的长裤衬托他那双修长又笔直的长腿,不是我在说,他真的可以去当时装上的模特儿了。

「怎幺了?」

「我……我没事。」他的一句话点醒了我,我急忙掩盖自己刚刚的失态,不过……他应该是没有发现才对。

「不,妳一定有心事,没关係,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妳过来这。」

我站起身,走到落地窗那。

因为此刻自己身在十楼,校园的景色一览无遗,右手边那大湖正因为阳光的照耀而闪闪发光着,仔细一看,上面有两三支小船只;左下边是要通往迴廊的枫林大道,因为已经秋天了,那里正火红了一片道路,白色的迴廊因为远看而显得稍微小小的;而左上方不远处,有一座绿意盎然的小山。

「那是学校的后山,有时写生老师会带学生到那儿去写生。」雨宫学长解释着。

「是这样子啊……那湖面上的那些船……可以给学生用?」我指向湖面那。

「当然可以,而且我们学校有个传说:只要一对热恋中的男女,坐上那船支,由男生划船,绕了整个湖面三圈都没有事情,恋情就可以很顺利。」

「都没有事情是指?」我问。

「那湖里有养鳄鱼。」雨宫学长平静的说。

「鳄鱼……?有鳄鱼!?」我惊讶,学校里养鳄鱼?这……这会不会太恐怖了?这样谁敢在那湖上划船啊?根本就自找死路啊……

「对啊,只要一对男女滑了整个湖面三圈都没有事情,他们的恋情就可以顺利。」雨宫学长笑了笑。

他为什幺还笑得出来?有鳄鱼耶!

「这样……我看还没划完三圈就必死无疑了。」

「呵呵……黛婷妳真的好好笑,这是我骗妳的,学校怎幺可能会养鳄鱼呢?」那双酷似猫的灰蓝色眼睛笑瞇了起来。

「呃……」骗我的?搞到最后是骗我的?

「可是,划了三圈湖面都没有事情恋情就会顺利这件事我没有骗妳。」

「那……会发生甚幺事啊?」我直视他的眼睛问他。

不要跟我说有尼斯湖水怪就好了。

「那面湖很深,深到没有人知道有多深,也因为这样,所以常常有人不小心跌入里面,日积月累,那面湖里积了很多冤魂野鬼,如果妳在上面划船,他们不可能不会做乱吧?」

「你是说……」我吞了吞口水,「他们要找替死鬼?」

「对啊……他们要找替死鬼……」

「那……那没有请法师来超渡吗?」学校内一堆孤魂野鬼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没有必要请法师来啊……因为……这也是我瞎扯的,呵呵……」雨宫学长笑着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