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

中午吃着便当,蓝茜一提到典礼上的事就一直笑个不停。

有没有这幺好笑啊?

「天啊,黛婷,妳的反应真的超快的,好厉害喔!」

「呃,是吗?呵呵……」我倒是不怎幺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得罪人的可是我耶……

我们坐在走廊旁的长倚桌,这里的设计是每一层教室外的走廊旁,都放有四、五张的长倚桌,下课方便学生专研课业,中午则是变成学生吃饭的地点。

「黛婷。」我转身看到彩薇和一位绑着马尾笑容甜美的女孩站在我旁边。

「彩薇,来一起吃饭吧!」我示意她们坐在我和蓝茜的对面。

「她是蓝茜,我第一位认识的同班同学;她是余彩薇,我国中的同学兼死党。」我向彩薇和蓝茜互相介绍。

「她是林悦苹,也是我第一位认识的同班同学;而这位是叶黛婷……」

「妳好。」

「妳好。」我笑着跟她打招呼,然后,把彩薇拉到了一旁。

「干嘛啊?」彩薇一脸无辜的看我。

「喂,妳有没有到处宣传我和那外星人是未婚夫妻的事?」

「外星人?」

「就是杨圣晏啦!」接着我解释着为什幺我叫他外星人的原因。

「天啊……他好过分喔……怎幺这样子啊……」

我呼出了一口气,「小女子我心胸宽大,不怎幺跟他计较,反正我又不承认我跟他是未婚夫妻的这段指腹为婚关係,话说……妳也不要到处乱讲话喔……」

「我知道啦。」

「真的?」我有点怀疑,这女的什幺时候嘴巴变这幺小了?

「真的,因为一旦我说出来了,黛婷妳可是会变成全校女生的头号通敌呢!」

「……」

「拜託,今早的开学典礼,一堆女生疯狂的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一样,我都不知道我们学校有这幺多花痴呢!」

我愣愣的看着她,心里实在是很想说:『妳没资格说别人吧,自己也还不是一样……』

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我正经的看着彩薇说:「真的不要说喔……而且,我相信在不久之后这段莫名其妙的婚约一定会被取消……」

「啊?」

我笑了笑,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不久妳就知道了……」

经过今天早上乾洗袋之事,我觉得我只要让杨圣晏讨厌我,他就有可能同意要跟我解除婚约。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可是,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什幺问题才对。

想想,谁会跟自己讨厌的人结婚呢?

吃饭吃到一半,蓝茜突然说要上厕所。

我实在搞不懂那些饭吃到一半说要上厕所的人,厕所里那难闻的味道,闻了之后剩下的饭还吃得下吗?而且如果刚好遇到有人在隔壁上……呃,还是不要想下去好了,否则待会儿吃不下饭的反而是我。

正当我在咀嚼食物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过来我们这桌。

「嗨,学妹。」

看着其他三人一脸疑惑样,我抬头看看到底是谁?

一头及肩的长髮和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印入我的眼眸里,我不禁惊讶地忘记嘴里还有咀嚼的食物而张开了嘴,是今早的那位学长。

「黛……黛婷,你认识他?」身旁的蓝茜问我。

「算……不认识吧……」我摇了摇头。

「我们今天早上才见面啊!」学长笑着这样说。

「呃……」这时候要说什幺?

好久不见吗?

才经过一个早上而已也没有很久……

你好吗?

这样也怪怪的,我又跟他不熟……

「呵呵呵……」因为不知道要说什幺,所以我对他傻笑。

「不要这幺拘束嘛……」他还给我一个笑容,我发现他的眼睛好像猫,又加上是灰蓝色的,也就更像了。

而我依旧因为不知道要开口说什幺而傻笑。

「妳今天早上还好吧?真的没有摔伤吗?」

「没有,我没事。」拜託,我可是撞得跟牛一样,区区一个小跌倒对我来说算什幺呢?

「这样啊……那没事的话我就不打扰妳们用餐了,告辞。」

「呃……嗯,掰掰……」

等到他走远之后,彩薇突然很兴奋得从对面跑到我旁边坐着。

「妳……妳干嘛?」我正为她的举动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黛婷,妳怎幺会认识他啊?」

「啊?谁?」

「刚刚那位学长啊!」

「我不认识他啊,只不过今天早上不小心被他撞到跌倒而已。」我皱眉。

「妳被他撞到哪里?」彩薇一脸关心着问。

「左手吧……」说实在我也没有什幺印象,只知道那时有个黑影向我撞过来,等恢复意识时我就已经跌在地上了。

说完后,彩薇拿起我的左手,放在她的脸颊上,「喔……被雨宫学长撞到的地方……」

为什幺,这女的眼睛在放桃花?

这家伙,刚刚说学校一堆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花痴女,怎幺现在她眼前冒出好多蝴蝶和爱心是怎样?

我抽开我的手,「妳变态啊!」

「唉呦,给我摸一下嘛……被雨宫学长碰到的地方……」

撞到就撞到,什幺碰到?有必要讲得这幺暧昧吗?

「什幺雨宫学长?妳知道他啊?」久没出声的悦苹这样问。

彩薇听到这名字,放开我的手,站起来走回我对面后坐下,然后对着悦苹。

「妳不知道雨宫学长吗?雨宫峰汰,混到英国、荷兰和日本的混血儿……他可是圣阳的校草耶……」

我无言的看着彩薇,这个死白痴,研究帅哥永远这幺的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