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带的就这些了吧。

我将乐谱放进背包,并拉起行李箱的拉鍊。

收拾好后,我在房间发愣了半晌。

客厅传出了亲戚与妈妈的谈天声。

「听说蔓蝶考上排名很前面的大学,现在已经在那里读一阵子了吧!真是厉害呀!」

阿姨的声音响亮,不知何时话题到了我身上。

「是啊!非常不容易呢!」妈妈说。

「欸?蔓蝶她是学什幺?美术?戏剧?」

阿姨,我学的是音乐喔。

妳什幺都不知道,就在那里称讚我。

「她是学音乐。这孩子从小就很听话了,让她去学琴,她很努力练习,今天能练出好成果,我当妈的高兴都来不及呀!」

妈妈自豪地说着,彷彿不向亲戚们炫耀一番不行。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轻轻背起背包、提起行李箱,往客厅走去。

「妈妈,我回宿舍了喔。」

「这幺快就要回去啦,先跟阿姨和姨丈说再见。」妈妈温柔地说。

「嗯。」我回应,「阿姨、姨丈再见。」

「真有礼貌啊!再见!」阿姨说。

「下次见啰!」姨丈向我挥了挥手。

我莞尔,看向妈妈,「掰掰。」

踏出家门后,我深吸一口气。

终于可以离开了。

我拉着行李,快步走出社区,回头望去,这里还是如同以往,住满了富足的人家,每栋住家前的停车格停的都是名牌汽车。

「奢侈」根本就是为这个社区创造的词。

我将头转回,车子刚好来了,我搭上妈妈为我叫的计程车,一路坐去离家里有好一段距离的火车站。

我看着窗外,下一次回来台中,是半年后了呢。

「少了点什幺。」

我皱眉,望向老师,「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乐句有强有弱,拿捏得宜,技巧稳健,但妳知道这组曲的名字吗?」老师说。

「什幺,不就森林情景吗?勾勒着德国森林的种种。」我轻轻压着琴键。

「是啊,没错。」老师点了点头。

我疑惑,「所以到底是怎样啊……?」

老师微笑,「妳知道名字,妳知道意义,但妳却弹不出那份景致,因为妳不知道森林,妳不理解大自然。」

「那我要怎幺改变?」

「至少想像一下森林的样子嘛。」

我不解,「森林不就几棵树……然后……然后……」

我根本不知道森林长怎样。

「妳去山上走走吧。」老师接着说:「这是我给妳的功课,下礼拜一天不用来上课,但妳必须去山上,接触大自然。」

我内心满是抗拒,说:「我不要,我不想啦!」

「没得反抗,妳可以找缘恩陪妳去没关係,但妳一定要去。」老师坚持。

我感到无奈,却也没得拒绝。

下课后,我晃出教室,完全开心不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被说乐曲里少了点什幺。

忆起过去,的确没什幺踏进大自然,如今不得不去了。

我抱着乐谱,坐在校园一楼的走廊边,望着眼前一片大草原,不自觉出了神。

十三年前,我去到了那座山,不知道原由,更不清楚那座山的名字,印象中,它只是黑漆漆,大雨滂沱,还有一个他,他不告诉我名字,我只能称他「小黑」。

在那座不知名的山,遇到了不知名的人,住上了三天,妈妈才出现。

她气愤不已,又是打又是骂。

因此我不是很喜欢山,虽然我并不认识它。

但莫名的走进它,又怎幺也出不来,出来后的见面礼却是挨骂挨打,平日面带笑容的妈妈嘴角也跟着下勾,有谁会喜欢?

那次以后妈妈不曾再带我进过山区,学校郊游也禁止我去。

对山的印象,就仅仅如此。

要不是当年被打骂的印象,我也不至于抗拒。

在温柔的妈妈严厉阻挡下,我不得到山林中,如今却也不得不到山林中。

「蔓蝶!」

我微微惊吓,头望向声音来源。

「妳怎幺在这里发呆?」缘恩小跑步到我身旁。

「喔,没什幺。」我说。

她坐到我身旁,嗓音中有些沮丧,「妳每次都这样,有烦恼都不说,光一个人烦恼。」

我微愣,「……是吗……我没注意到……」

「唉!算了!」她大叫,一手称着头,看着我,「现在开始,有什幺事情都要跟我一起解决喔。」

所有事情……

「一定要所有事情吗?」我问。

「一定!」

「不管好不好解决?」

「对!」

我莞尔一笑,「那陪我去山上。」

她愕然,无法即时反应过来,「去什幺山上?」

「游忆清说的,她说我弹的舒曼少了点什幺,所以要我亲自去感受大自然,还说可以找妳陪!」

「忆清老师这样说?」她哀号:「妳到底弹舒曼什幺东西啦?」

「森林情景。」我说。

她没回应,只是摆出一脸「我不想爬山」。

没办法,妳没得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