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那岭雅人,KONAMI艺能事务所旗下的知名舞者,今年28岁,目前和小了自己三岁的前辈——小日向翔——稳定交往中。

由于情人节将近,所以他特别趁着恋人上综艺节目录影出差三天的这个机会,独自在家里练习製作巧克力蛋糕。

儘管自己平时就常常做些饼乾啦、小蛋糕之类的点心给他吃,不过在情人节或生日这类特别的日子里,果然还是想给他一些不同于往常的惊喜呢。

说起来……翔他前阵子才因为胖了一公斤所以被经纪人严厉警告了,装饰奶油和蛋糕里的奶油夹层果然还是放得少一点吧,糖渍水果也要减量才行。

「叮咚——」

雅人从厨房里走出去开门,今天他和西园寺姐妹们约好了要一起做送给事务所的同事还有其他工作人员们的感谢巧克力。

一打开门,双生子十分有精神地对他打了招呼。

「雅人哥午安!」

「我们来打扰了!」

「先进来吧,不是说了材料和器具我都会先準备好吗?妳们怎幺还带了这幺多东西?」雅人拿过双子手上的塑胶提袋,让她们进玄关换鞋。

「因为学校那边也有一些想送的人,所以我们刚才又跑了一趟附近的超市和材料行。」あかり解释道。

ひかり扳着手指数了数,「嘛啊,同班同学、社团成员、助教还有教授……粗估五六十人跑不掉吧?」

雅人将西园寺双子带来的东西放到餐桌上,「这样啊,那我準备的这些还真的不够。」毕竟他準备的材料份量都是有事先计算过的,要不然做到一半材料短缺实在很麻烦。

「嗯~好香喔,雅人哥你刚才是在烤饼乾吗?」ひかり用力嗅了嗅瀰漫在屋里的巧克力香。

「我在试做巧克力蛋糕,试做品完成之后就给妳们带回去吃吧,或者等会当下午茶吃掉也行。」

「呀呼~雅人哥你人真好!」

「话说回来,雅人哥真的好厉害呢。饭煮得好吃不说,就连蛋糕、饼乾、巧克力这些都会,真的好羡慕翔君啊~」あかり穿好围裙,将巧克力从塑胶袋中拿出来切成细丝。

「说道做饭,雅人哥你们今年的情人节是吃家里还是订餐厅啊?」ひかり站在瓦斯炉前将姐姐切好的巧克力丝装进玻璃碗中隔水加热,一边用木製调羹小心搅拌。

「14号那天我们都还有工作,所以跨完年没多久就提前订了餐厅。」雅人将可可粉过筛加进鲜奶油中,「虽然翔说了想在14号那天吃我做的东西,不过那天白天的行程很满没办法提早回家做饭,所以只好带他吃外食了。」

「那也没关係啊,翔君可以在和雅人哥你一起吃完晚餐后,再回家吃雅人哥做的蛋糕,反正都在情人节嘛!」

「对了,雅人哥你会送翔君玫瑰花束吗?情人节里可少不了玫瑰呢。」

「还没决定,毕竟和送花比起来我比较偏向送些更实用的东西。」而且自家粗神经的恋人大概也对花没兴趣吧。

「那就是衣服或成对的饰品啦!雅人哥和翔君穿情侣装一定很不错!」ひかり提议道。

あかり摇了摇头,「不行不行,翔君和雅人哥的穿着风格差太多了,硬是要穿情侣装的话感觉很奇怪呢。妳回想一下雅人哥他们当初录ColorfulWorld时穿的那套衣服……」

「……」雅人在一旁忙自己的没有出声,不过他很显然是默认了。

「嗯……要不然对戒或成对的项鍊、手鍊怎幺样?这在我们学校的情侣中非常流行喔!」ひかり只想了不到五秒就改口了。

「我再考虑看看吧,」雅人将隔热手套递给ひかり,「第一批巧克力差不多可以倒进模子里冷却了。」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