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芮拉睡到近十一点才起床。她起身去外头提了点水回来洗脸刷牙,接着用好几前天拿回来的高丽菜替自己做了一道生菜沙拉。

她捧着碗,赤着脚丫走去木屋外清澈的小溪旁,一面把脚泡在冰凉的溪里头,一面吃她的早餐。

她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心里盘算着昨天那些偷来的珠宝值多少钱。

嚥下最后一口生菜,芮拉发出满足的喟叹。她成大字型的躺在草地上,盯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打了一个大呵欠。

忽然,有一张脸从正上方挡住了她的天空,倒过来的眼睛鼻子嘴巴令她反应不及。她猛然坐起,额头就这样重重撞上那人的鼻樑。

「痛!」熟悉的男声传出。

芮拉定睛看了一下他,这才发现原来来人是肖恩。

「你来干嘛?」芮拉没好气,一双眼直勾勾地瞪他。

毕竟他昨天才差点将她逮捕,幸好她歪脑筋转得够快才能逃过一劫。

「看风景,散散心。」肖恩在她身旁坐下。

芮拉紧皱的眉始终没舒展开,「你不用工作?」

「翘掉了。」其实他早已向拜尔请了两天假。

他已经很久没有请假了。因此当他向拜尔提出要休息两天时,拜尔答应得毫不犹豫。

他无法解释为什幺他一放假就想来找芮拉,在来之前他甚至不确定会不会遇上她,但他就是无法克制自己的步伐。

芮拉耸肩,她并不是很在意他翘不翘班。「我等等要去别的地方,你是跟还是不跟?」

「带上我吧。」

*

他们徒步走至距离城里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远离了闹区,这里显得有些冷清。

这里是往来萨尼亚王国与瓦尔斯王国的交通要道,许多商人搬有运无时都会经过这里。

「我们要做什幺?」肖恩问,与芮拉并肩站在道路的一侧。

「搭便车。」她回。美眸微微瞇起,盯着正从远方缓缓驶来的马车。

马车在视线中逐渐放大,芮拉做了个搭便车的手势,对方却连理都不理,还策马加速行驶而过。

芮拉「啧」了一声,不耐烦的从行囊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并藏在身后。

肖恩看得胆战心惊,「搭便车就搭便车,妳拿匕首出来做什幺?」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下一辆快要经过他们的马车,「搭不到便车就劫车吧,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现在逮捕她是可行的吗?肖恩凉凉地瞟她一眼。

没想到这辆马车的主人在看见芮拉的手势后竟然乖乖停下,「你们要去哪?要载你们一程吗?」说话的是一位看上去约莫十四岁的少女。

「我们要去瓦尔斯王国的北部。」芮拉回答,笑的无害。只有肖恩知道她的背后藏着一把匕首。

「那我们一路的,上来吧。」女孩豪气的让他们坐上马身后拉着的拖车。

「谢啦。」芮拉报以她一笑,明媚而灿烂。

他们一上车后女孩便开始滔滔不绝,「我叫黛比,你们叫什幺名字啊?为什幺要去瓦尔斯的北部?」

「我叫芮拉,他是肖恩。」她在车上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我们也是做去生意的。」

肖恩瞪了她一眼。他什幺时候也变成商人了?

芮拉回瞪,示意他闭嘴。

前方的黛比全然没发现他们这些小动作,在前头快乐的哼着歌驾着马,「那我以前怎幺都没看过你们啊?」

「我们是新来的,请多指教。」芮拉边回,边躲到肖恩的身后让他挡太阳。

肖恩无奈的笑了笑,就这幺任她躲在他身后。抢过皇冠的人,却连太阳都怕。

黛比一听见他们是新来的就乐了,终于找到比她更菜的人了!「请多指教啊,我们家是卖香料的。你们呢?」

「请多指教。」我们是卖赃物的。芮拉自动忽略了后面一句话。

黛比是个话多且热情的女孩,却不令人感到讨厌。而芮拉也有耐心地一一回答她的问题,肖恩则偶而在旁吐槽几句。

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很快便到达了目的地。分别时,黛比问他们是否会在这留宿一晚。

「不一定,要看时间。」芮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正在头顶正上方。

「好吧,需要在这住一晚的话可以找我喔!」黛比卸下拖车上各式各样的香料,「我就住在左手边数过来第三间。」

芮拉望了一眼。那是一间破旧的铁皮屋,不少地方都已经生鏽。

「谢啦!」芮拉给了她一个拥抱,「再见!」她放开她。

黛比有点害羞,脸颊悄悄浮上两朵红云,「掰掰!」她朝他们俩大力挥手道别。

两个女孩在阳光下笑得灿烂。也许她们还会再见面、也许她们从此散场,但这几小时的回忆,足够她们在长大后想起来还能会心一笑,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