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还想再吃一碗,嗯?」这时夏靖霆对着床上的冷擎天轻声问了这幺一句,眼神很是温柔地看着。

冷擎天被夏靖霆突如其来的轻声问话给吓了一跳,瞬间回过神来,虽是这样,他还是故作镇定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刚刚他还想着妈妈在他小时候煮过的美食,以及很少聚在一起的弟弟冷言忻,然而想到冷言忻时他的心里浮上了一丝惆怅。

他曾想过跟弟弟冷言忻再回到小时候的那样,想说什幺就说什幺,不用顾忌什幺,但每当见面的时候,他们却越变越疏离,他也不知道为什幺会变成这样,他也不知道怎样才能重新修补兄弟间的感情,所以就只能任由这样的疏离持续下去..

他还知道他的弟弟冷言忻是个内心很骄傲的人,自从妈妈过世之后没多久,加上爸爸的过世,就不曾看到弟弟冷言忻的真心笑容,也许是因为他要还已过世的爸爸所留下的债务,所以只能叫弟弟冷言忻要坚强起来,他知道这样的说法对当时还小的弟弟冷言忻有些残忍,但现实面就是如此,你不坚强,谁帮你坚强,冷擎天苦涩想着。

就算他现在已经站上世界的伸展台,走过很多知名的伸展台,他还是感到不满足,因为他的梦想其实不是这个,只是走伸展台可以快速还清爸爸留下的债务,因为他的长相,以及他的绝佳的学习能力,以至于在很快的时间里就在模特圈里成名,也很快就得到了超级男名模的头衔,但这样的头衔对于冷擎天来说却一点都不重要,因为每天都有新的人选,他知道他的头衔迟早会被别的新人所代替,这没什幺。

如果要说他的梦想,他的梦想是能当一个记者,可以跑遍所有的地方,记录所有去过的事情,只是这样的梦想终究是梦想,在他决定踏上伸展台的那刻起,这个梦想已经是被彻底销毁的。

「不要在瞪我了,因为你瞪我,我现在已经起了反应,但我想顾及你的身体,所以你就乖点,不要在诱惑我了,好吗?」夏靖霆因为冷擎天的突然瞪了过来,瞪到他的身体某个部位瞬间膨胀了起来,他对着床上的冷擎天坏笑道出,而眼神则是产生了情慾般扫射着冷擎天的全身,这样充满情慾般的扫射让床上的冷擎天感到浑身不自在,然后在听了男人的这般话语,他很快就收回眼神不在瞪着。

「这才乖嘛,美人,昨晚我忘记跟你自我介绍,我叫夏靖霆,是拥有无数间美食餐厅的老闆,我很会做菜,也很有钱,甚至于我拥有人人称羡的完美身材跟完美脸庞,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可否进一步交往。」夏靖霆收回坏笑跟情慾般的眼神,语气很是诚恳地道出,眼神也很深情地看着床上的冷擎天,虽说他自己知道就算冷擎天不答应他也不会放他走,但他还是想要来段这样的对话,挺新鲜的,毕竟从来只有别人贴上来,他从不缺情人,现在他找到了一见锺情的对象,说怎幺也要贴上去让对方彻底接受才行。

通常带着一抹坏心般的冷笑的夏靖霆是个很自视甚高的男人,他绝不会向人低头,也不会妥协什幺,更不会去讨好任何人,就连最亲近的人都无法得到他的真心讚赏,今天却因为只见过一次面,跟上过一次床的冷擎天,他做出了这些不曾对别人做过的事情,跟说出不曾对别人说过的话语,这可是史无前例的。

冷擎天就这样故作镇定地听着眼前的男人所说的话,因此他知道了眼前的男人叫做夏靖霆,也知道了他拥有无数间美食餐厅,也难怪他煮的粥很好吃,冷擎天这时在心里嘀咕了一下,然后也很有钱,以及后面说的那些..冷擎天越听脸越绿,心想这个叫夏靖霆的男人到底在讲什幺东西?他怎幺有听没懂?

要不是昨天被下药,要不是被他趁人之危带回来还被他绑起双手,他用的着变成现在这个地步吗?!

冷擎天对于夏靖霆的自我介绍外加推销自己完全不感兴趣,他这时语气不耐地回应,脸色略显苍白,所以回应的时候也有气无力,但里头的词句已经说得非常明白。

「我告诉你,昨天要不是你把我的双手绑起来,然后硬上了我,我何须今天坐在这里听你说这些我听都没听懂的话,还有,我喜欢的是女人,我是不可能跟你有任何进一步的交往,如果可以,你就把昨天的事忘了,这样..你..晤..嗯..」说到最后的冷擎天差点被夏靖霆逼近的脸吓到,当他要讲出你想干嘛这四个字时,他只讲出你这个字就被他吻上,他这次的吻如前几次的吻完全不同,这次激近霸道又不容拒绝,他把舌直接伸进自己的嘴里,与他的舌缠绕着,如此激烈的,丝毫不给自己有任何喘气的空间,他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无法喊出更明确的词句。

现在就算冷擎天自认有高超的吻技也派不上用场,因为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被夏靖霆这样霸道的吻上,他只能像被放在沾版上任宰割的小羊儿,随夏靖霆随意摆布,因为他连推开都很困难,更不用狠狠揍他几拳,光是动一下就牵动了身体某部位瞬间就让他的疼痛越发放大..就在他被吻的同时神情很是难受。

不知道被吻了多久,冷擎天终于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呼..呼..」在喘气的时候,眼神原本想要怒瞪着眼前的夏靖霆,当他要瞪过去的时候,他看到了夏靖霆露出了坏心般的冷笑,眼神却是冰冷,他有点怕下一秒又要被刚刚那样吻上,随即眼神怒瞪着别处,脸色又更加苍白了许多。

「美人,不,应该叫你擎天才是,还是叫你天呢~呵呵,你刚刚说的话我当作没听到,但我说的话你一定要记得,我可是认真的,我活到这岁数好不容易遇到你,我不可能让你从我眼前离开,如果你不想太快进一步交往也没关係,我们慢慢来,好不好,嗯?」原本眼神冰冷的夏靖霆看到眼前的冷擎天的眼神怒瞪着别处,脸色又很苍白,心脏微微抽痛了一下,他于心不忍在对眼前身体虚弱的冷擎天做出更激烈的事情来,所以他语气放软的轻声询问着,语气极度认真,眼神也跟着从冰冷转换成温柔,但坏心般的冷笑依然没变,因为他的心里还是对于冷擎天的拒绝有那幺小小的不悦。

「你不回应我没关係,但接下来我要帮你做的事情,你可是要配合我才行。」夏靖霆这时又冒出了一句让冷擎天听不太懂的话。

这时冷擎天往夏靖霆这个男人那裏看了一眼,一看就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了类似像是药膏的东西,他皱了皱眉头,一脸疑惑。

「呵呵~擎天,刚刚我不是说了,昨晚帮你洗澡清理的时候,你那部位虽没什幺撕裂伤,但有红肿,所以我现在要帮你擦药啰,所以请你趴好,把后背交给我,在乖乖配合我,我会很小力的帮你擦药的,由里到外。」

原本冷擎天不想听夏靖霆这个男人的指示趴着,也不想乖乖配合,但看到夏靖霆又是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他的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

果然没多久,他又被夏靖霆压在床上激烈地舌吻了一番,在吻的同时他的双手又被夏靖霆用很快速的时间再次往上绑了起来,而这次还被吻到嘴唇都已红肿,牙齿也被舔到酸酸麻麻的,甚至口腔的唾液也被吸取到喉咙变得超乾涩..因为这样,冷擎天他很是怀疑眼前的男人夏靖霆是狗吗?!

不然为何什幺都要舔,舔他的唇角,舔他的牙齿,牙龈,舔他的耳垂,现在则是再舔他的乳头!

他都说了他喜欢的是女人了,一直舔,一直舔是怎样?!

就算冷擎天心里不停的暴怒骂着,同时间,他的身体也因为被夏靖霆舔到全身敏感到不行,以至于他的大脑虽是暴怒骂着,嘴里却是开始不由自主地呻吟着

这时压在冷擎天上方的夏靖霆眼神布满情欲,嘴巴不停闲地舔着冷擎天的乳头,舔着的时候夏靖霆还一脸坏笑的说出一些淫秽的话语,以及一些肉麻的话语,说着的同时夏靖霆还用手故意轻捏起冷擎天另一边还没被舔过的乳头,捏到冷擎天又再次呻吟的喊出。

「喜不喜欢我这样舔你阿~这边捏的时候你会爽吗?你真的是太诱人了~真美,呵呵~我说你美可不是因为你像女人,而是只要是人都喜欢美丽的人事物~就像我现在舔了你的乳头,他在我的眼里就是美味的小菜~而你整个人,就是我美味的山珍海味,就算要我每天吃你,我都不会腻,说真的,要不是顾及你的身体还没好,我真的想狠狠干你一顿!不过没关係,来日方长,等你身体好的时候,我们在好好的大战三百回合~你说好不好阿~擎天」

「嗯…啊..你..嗯..不行..可恶..」

最后冷擎天因为夏靖霆不断的舔着他各处地方,尤其是乳头被舔到也微肿了起来,直到夏靖霆要开始舔着他的性器那时,他终于妥协。

至于夏靖霆说的那些淫秽跟肉麻的话语,冷擎天他压根就没听进去。

由于冷擎天的妥协,夏靖霆这时再次一脸坏笑的对冷擎天做出无耻的邀约,邀约的那时一只手还持续地往冷擎天的乳头那里不断地抚摸跟轻捏,跟不时的上下套弄着冷擎天早已坚硬到不行的性器,此时夏靖霆的性器也坚硬到极点,如果可以进入,他一定二话不说把它掏出来。

「擎天,不如我们做半套好不好~」

冷擎天听了夏靖霆这般的话语后一脸疑惑地想着,想着的时候还因为夏靖霆的双手夹击,一边不断地抚摸跟轻捏他的乳头,一边则是不时套弄他的性器,搞到他几乎濒临崩溃的喊出了一声,随后他还是极力的拒绝了夏靖霆的无耻的邀约。

什幺做半套好不好?有病才会说好!要不是现在全身无力,他一定会狠狠揍死他!冷擎天此时不断再心里咆哮大骂着。

虽然冷擎天不断在心里咆哮大骂着要狠狠揍死夏靖霆,但就现实层面来说,他的双手依然被夏靖霆这个男人给绑了起来。

「啊….不行!我已经..答应了让你擦..你要诚信..」

然而夏靖霆因为被冷擎天极力的拒绝心里感到有些遗憾,毕竟想说依他这样的双手夹击应该会让冷擎天禁不起情慾的诱惑答应他的无耻的邀约,这样他就可以尽情享受做半套的乐趣,却没想到冷擎天个性如此坚决,因为这样,他又更加喜爱了冷擎天这个脸庞虽是美丽,个性却是如此硬派的男人了,呵呵~

夏靖霆曾经以为只要送上门的,姿色还不错,就上个几次,不然就交往一下,但每次交往的时候都不超过一个月,因为那些送上门的在他上了他们几次之后就开始黏着他不放,他是开美食连锁餐厅的老闆,想当然每天都有应酬,应酬的时候难免会跟客户暧昧几句,他自认为他不花心,毕竟他是一个没了才会换另一个,当然他喜欢美人,只要是美的事物他都爱,所以他不觉得他有得不到的东西。

他只要想要就一定要得到,他现在想要的就是冷擎天,他想要得到他的心,只是这个得到似乎对他来说挺有挑战性。

之后夏靖霆也没有再继续下去,他温柔地帮冷擎天的双手鬆绑,然后又温柔地把冷擎天翻了身让他趴好,这时夏靖霆先是轻吻上了冷擎天的背部,就像是在看美味的山珍海味一样,永远吃不腻。

而冷擎天也因为夏靖霆的轻吻背部身体微微一颤,他的眼眶瞬间泛起了生理性泪水来。

冷擎天打从有记忆开始以来还没遇过这幺缠人的人,就算是他上过床的女人,就算会缠人也没像夏靖霆这幺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