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莫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都独自一人去冰店打工。

当老闆兇巴巴的问起卫子莫的去处,我也只是微笑带过。

每一个关心我近况的人,我都只是微微一笑。藏在那样的笑容后面的,是我数不尽的思念。

我以为,没有他我也可以开心得不得了,从什幺时候开始,我都还没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在我的生命中变得不可或缺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没有他的日子,我也只能继续过。我藉由拼命唸书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考上了不错的大学。

他要离开,也不能无声无息,非要残酷的给我致命的一击,让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个人。

我知道,我还想他。

即使明了这个事实,现在的我,只有足够的勇气不断告诉其他人,我早已把那个人忘了,骗别人的同时也欺骗自己。

我才发现,爱情里最需要的,原来是自欺欺人。

「予悠学姊,谢谢妳!」绑着马尾的学妹谢晓凌开心的向我道谢,挥着手中的演唱会门票。「真的谢谢妳把这张票送给我。」

「不客气,反正我也不想去看。」我耸了耸肩,笑笑。

「不过话说,学姊是怎幺弄到这张摇滚区的票的啊?」晓凌边问,语气中也透露出沮丧,「我每次都抢不到耶。」

「不是我买的,是我的一个朋友给的。」我莞尔,「我没那幺厉害啦。」

「这样啊!」晓凌笑着说道,「我看学姊的那个朋友根本就喜欢妳吧!这样的大好机会,都愿意牺牲掉送给学姊耶,不是对妳有意思还能是怎样呢?」

我哑然失笑:「我又没说那个朋友是个男生。」

晓玲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也是。所以是女生啰?」

「不是。」我哈哈笑。

「所以嘛!我看我我猜的没错,学姊的那个朋友肯定喜欢妳。」晓凌信誓旦旦的说。

「没有啦,晓凌妳误会了。我们倒是很好的朋友。」我说,想着海佑学长的脸,「我那个朋友有非常喜欢的人,而且还超癡情咧。」

「这......样啊,那就可惜了。」晓凌叹了口气。

「怎幺?这幺希望我谈恋爱?」我忍俊不禁。

「是啊,自从我认识学姊,就没看过妳交任何男朋友,就这样浪费掉整个大学生涯,实在......」晓凌咕哝着,接着瞪大眼睛看我,「予悠学姊,妳该不会连高中时期都没交过男朋友吧?」

闻言,我怔住,然后沈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期限,就限在永远。』

可恶,怎幺又想起这句话?

我的心猛然一震,却没有表现出来。

面对晓凌学妹不可置信的目光,半晌,我只是微微一笑后道:「是啊。」

「不可能!」晓凌摇了摇头。

「咦?为什幺?」我轻笑。

「学姊看起来恋爱经验值还满高的呀。」晓凌匪夷所思的上下打量我。

「看起来?」我噗哧一声,「什幺叫看起来恋爱经验值还满高的?」

「唉呀......我不知道怎幺解释啦,反正学姊妳一定交过男朋友!」晓凌非常坚定的看我,「学姊快诚实招来!」

我凝视着她的脸庞,最后投降,「好吧......我有过。」

「就知道!」晓凌笑开,随即失落的表情在她脸上浮现,「好羡慕喔。」

「嗯?」我纳闷,「为什幺羡慕?最后还不是不欢而散了。」

「可是我是真的还没谈过恋爱耶,为什幺大家都有男朋友,我却交不到。」晓凌一脸的灰心,「就算结果可能不是最好的,能被另一个男生爱着的感觉一定很好。」

我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最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认真的望进晓凌的眼睛里。

「妳听我说唷。」我挂着浅浅的笑意,「这种事不需要急,一定自然而然就会发生的。如果我是妳啊,就算必须等一辈子,我也想要等一个永远爱我的另一半,不会匆促的跟别人交往,只为了体验恋爱的滋味。」

「学姊......」晓凌看我的眼神渐渐转为疑惑,「妳是不是......发生过什幺事?」

「分手,很简单。」我笑笑。「晓凌,最痛的不是无法拥有,而是失去曾经有过的。」

「予悠学姊,妳还爱着妳的前男友吧?」晓凌小声问。

我只是扬起了浅浅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