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他沉声说,「但妳必须答应我,就像之前,绝对不可以告诉卫子莫是我说的。」

「我知道了。」

罗义旻看着我的脸庞,先是沈默了一阵,接着再度叹了口气。「这真的是一个複杂的故事。」

我没搭腔。

「夕芢没有用卫子莫的名字参赛。反而,」他转开了目光,「原本参赛的人,正是卫子莫。」

我即使听的雾煞煞,也没有插话,静静等他说下去。

「卫子莫一直对美术抱持热忱,也很喜欢欣赏艺术,为了这次的大赛更是準备了好长一段的时间。」罗义旻的语气很平淡,「而他最好的朋友兼青梅竹马夕芢,当然很支持他,甚至製作一些给他加油的传单,在各种社群上发文表示她相信卫子莫一定能赢得比赛。」

「然后呢?」我咽了咽口水。

「后来,比赛的结果出来了,卫子莫并没有得奖。他虽然有点失望,但也觉得自己已经尽力。谁知道,这场比赛还会带来另外一场风波。」罗义旻的声音,很低很慢,我彷彿能看见那些画面在我眼前呈现。

「得到首奖的于雅青,突然爆出是盗取别人作品的消息,听说是被盗者自己举报的。」听见雅青的名字,我的心跳了一下。「经过调查,得奖的那张作品,原本为另外一位参赛者——张莹萱所创作。」

「但于雅青可聪明了呢。」罗义旻突然勾起了我没看过的冷笑,「她极力否认,在媒体面前讲得头头是道、装可爱又装可怜,平时就是善良天使加老师雅青的乖宝宝,怎幺会有人在她再三哭喊:『我没有,我发誓没有』之后,还再去怀疑她。由于张莹萱并没有确切指出于雅青的名字,于雅青便去浏览许多其他参赛者的作品,然后,惊喜的找到了一张,与张莹萱的作品相似度90%的创作,而那正是卫子莫的参赛作品。她马上告诉大众,张莹萱所指的盗取者,其实是这个人,不是她!」

没想到当罗义旻谈起雅青,竟是这样的口吻。

「卫子莫可是百分之百原创,只是碰巧真的太像了。口才一向不佳的他,面对大众的质问,百口莫辩。」罗义旻的口气越来越阴冷,「于是,大家渐渐开始相信于雅青的那套说词,相信她是无辜的。而卫子莫则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与指责,但由于他始终未上过镜头或公布任何照片,没有人看过他真正的模样。」

我仍然静静听着。

「就在这个时候,夕芢实在看不下去她爱慕的卫子莫再受到这样的待遇,于是自作主张,告诉主办单位卫子莫其实是她的暱称,她的真名是黄夕芢。她替卫子莫顶上所有的罪,甚至公开自己的长相。于是大众开始肉搜她,攻击她,最后夕芢受不了这样的生活,选择自杀。」

我听得胃一阵紧缩,不禁颤抖着问:「她只是失蹤,你们怎幺能确定她自杀了呢?」

罗义旻看着我,微微一笑,「妳说,还能是怎样呢?」

我哑口无言。

半晌,我悄声开口:「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罗义旻望向我。

「你说的,全部都是真的?」我的声音很不稳。

「嗯。」他别开了视线,脸色很凝重。

就在这时,走廊上突然传来广播,请全校同学立刻聚集到操场上。

我和罗义旻对看一眼,最后什幺也没说,我率先走出教室。

我走到了操场上,被学生们挤得水洩不通,我被迫跟着人流到处移动,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班级。

我四处寻找着雅青,却完全不见她的身影。我原本想问问平时跟雅青较好的一个女同学,看她知不知道雅青的下落,但我正欲开口,讲台上的主任却突然要求整队,只好作罢。

不同于平常兇巴巴的大便脸,此刻的主任笑着,只是,是非常尴尬的那种笑。这令我感到匪夷所思。

他有些敷衍的说,今天聚集各位同学是要宣布一个好消息,然后就将麦克风交给了校长。

此刻的状况让所有学生看得一头雾水。

校长脸上堆满了笑容,但同样也是尴尬的笑容。接着他开始进行一般的废话,已经听过几百遍的我,无聊到想翻白眼。包括纪律的重要,守时是良好印象,尊重师长同学......等等如此的废话。

就在我去神游了四圈回来发现他还没讲完,转而準备要去找周公时,校长的话却突然将我狠狠拉了回神。

「一直以来,我们学校能够拥有今天这样良好的学习环境,实在要归功于于先生啊。」校长说道,也在此同时,掌声响起,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人走上了台。校长继续:「于先生提供了我们学校许多重要的设施,相信学校的教职员们也都诚心感谢于先生。」

我微微瞇起眼睛。于......

「于先生一直很看重我们学校,他也认为我们学校有几名优秀的学生,是他专门想要带去国外培育的。」校长道,我越听越觉得离谱——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第一位,正是于先生的女儿——于雅青!」语毕,掌声响起,我看见雅青神色黯淡的走上了司令台。我看见她的视线左右飘动,最后,正正好对上了我的——

那一刻,我似乎看见一丝惊惶从她脸上闪过。

「再来,于先生亲自挑选的第二位学生——卫子莫!」校长提着嗓子宣布。

我登时傻眼,感觉脑中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