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巧了,怎幺就这样让他遇到。

一进到电视台的柳时澈,看见她站在柜台跟柜台小姐讲话,从那时开始他的双眼就离不开他。

他故意接近她们得知她们的对话,她是来找闵致皓的。

她上搭电梯的时候,他立刻按了下一班电梯跟上前。

熟悉电视台环境的他,很快地找到闵致皓的休息室,一到休息室门口他就发现她的背影。

他偷偷地把门关上,让这空间只剩下他跟她两人。

当她对自己露出惊恐的眼神时,他的心情顿时複杂,明明该是开心愉悦,因为这是他想要的不是吗?

为甚幺还有股失望的感觉?他不明白。

「很意外我在这吗?」他控制好他的表情,一步一步走向她。

「……」尹乔茵没有答话,她不知道该回答什幺,或者她脑子一片空白所以想不到任何可以回答的字句。

会在这里遇见柳时澈是她意想不到的,要是如果有想到的话,她就不会来这一趟。

「不说话吗?」柳时澈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让他的视线与自己平行。

「不、不是……」

「还是说很开心能和我重逢呢?」他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当指尖一碰触到她的脸,她以迅雷不及的速度迴避。

「喔?」柳时澈的手停在半空,他先是握紧手,然后收回,「不喜欢我摸妳?」

「妳以前可不是这样,乔茵。」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尹乔茵终于回话,她正视柳时澈,「我们已经结束了。」

她的回答,让他挑起眉,「结束吗?我可不认为我们之间结束了,妳忘了。我们俩的关係不会有结束的那天。」

他抓住她的双肩,把她压在椅子上,「要是真结束的话,妳现在还会有脸出现在我面前吗?」

「放开……请放开……」尹乔茵伸手想要把他推开,却发现两人的力气实在相差太多,怎样也无法把他推离自己。

这时,柳时澈发现了戴在她右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

他不禁加紧他手的力道厉声问:「这戒指……妳该不会跟闵致皓结婚了?」

「痛……」尹乔茵忍不住疼痛叫出声,这一声让柳时澈把力道缩回。

「回答我,妳跟他消失的这三年,已经成为了他的女人?」

见尹乔茵逃避自己的眼神,避而不答,他就知道了答案。

柳时澈放声大笑,「原来如此……所以为了对我复仇,才会在闵致皓的身边,藉由他的地位回来向我复仇是吗?难怪在这时间点,闵致皓竟会突然宣布重回歌坛……我就觉得奇怪,原来就是因为背后有妳在操纵啊。」

「不是的!并不是这样,我没有这种意思!」她含泪反驳,他的话伤到了她,她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想法,从来没有。

「妳少骗人了!」他怒斥,现在的柳时澈脑子里只有愤怒,还有忌妒。

「我不会相信妳的任何话,真是被妳小看了。」柳时澈冷言道,「原来妳是这幺狠毒的女人呀……」

「毁了我的家庭还不够是吗?还打算回来毁掉我的人生?」

他的这番话,成为压垮尹乔茵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柳时澈……」她呼唤他的全名,他一颤,对此时她叫自己的称呼感到陌生。

「你不相信我就算了,我很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她泪流满面,全身不停发抖,「你家人的死,我知道就算用我的命怎样也无法偿回。」

「可是……我并没有那种想要毁掉你的想法,对不起……我……」尹乔茵的话还没说完,霎那间有人从外破门而入。

那人一个箭步冲到柳时澈身后,把柳时澈重重地推倒在地。

「致皓!」尹乔茵叫了那人的名字,只见闵致皓一个气愤抓住柳时澈的衣领,举起手準备揍下去的时候,她赶紧上前抓住闵致皓的手,停止他的动作。

「住手!致皓,不要这样……拜託不要这样。」尹乔茵哭着请求闵致皓住手,闵致皓怒气十足瞪视着同样瞪着自己的柳时澈。

「拜託……致皓。」他叹气,用力甩掉柳时澈起身把尹乔茵抱进怀中。

「没事吧?有没有怎幺样?」闵致皓疼惜地问尹乔茵,她摇头啜泣声依然没有停止。

看着这幕的柳时澈,更是愤怒。

「原来闵致皓你……特别喜欢别人用过的女人啊!」柳时澈故意说这话激怒闵致皓,闵致皓只是冷冷回头瞪着他。

「离开这里。」他冷声道。

柳时澈缓慢起身,拍掉沾附在衣服上的灰尘,「我会离开的。」

「然后从今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女人面前。」

柳时澈瞇起双眼,扯动嘴角,「究竟是谁出现在谁的面前,请搞清楚好吗?」

「竟为了她重新复出歌坛,爱情还真是伟大呢,闵致皓。」他的话字字句句都充满讽刺,「还真以为我的位置会轻易的被你抢走吗?」

「真正搞错的人是你才对。」闵致皓脸上的愤怒从来没有消失过,他紧紧搂住在自己怀里的尹乔茵,「我并不是为她重新复出,而是为了夺回三年前你从我这里夺走的重要东西。」

「你是说……那首歌?」柳时澈挑眉。

「不只有那首歌。」他低头看向尹乔茵,「还有乔茵为你流的那些泪水。」

语毕他拉着尹乔茵去拿自己的包包,离开这间休息室前,还回头睇向被自己反将一军不发一语的柳时澈。

「顺便告诉你。」闵致皓把尹乔茵挡在身后,「喜欢用过的又如何?懂得珍惜才重要。」

话音落下的同时,门也被重重地关上。

柳时澈咬着唇,随后放声大笑,他不知道为什幺自己要笑?是在笑闵致皓的话,还是在笑……那个愚蠢被自己狠狠践踏的自己呢?

「啊!可恶!」他使出全身力气踹向那张椅子,椅子因为被踹那幺一脚而撞上墙壁。

车上,闵致皓跟尹乔茵之间没有任何的谈话。

「节目……录完了吗?」

第一句话即是这句跟刚才发生的事无关紧要的问题。

闵致皓选择沉默不答,现在的他什幺都不想说。

「对不起……擅自去电视台找你。」尹乔茵握着还挂在身上的工作证,因为走得太急,连工作证都来不及换就被闵致皓带离开电视台。

「没有事先联络……真的很对不起……」她哭了,现在的她心里很难受,虽然刚才哭过了,可是想哭的情绪源源不绝地一拥而上。

闵致皓漫无目的地开着车,直到把车开到无人的山顶上。他把车停下来,解开安全带下车走到副驾驶座。

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繫紧尹乔茵的安全带同样解下。

他把尹乔茵抱入怀中,「不要说对不起。」话落他把尹乔茵拉下车,然后关上门的他,打开后座的门。

把尹乔茵推进后座,「我说过了……我最讨厌听妳说对不起,尤其是对那个男的说。」

没有等尹乔茵回应的他,就激烈吻着尹乔茵把她的嘴给堵上,不让她有发言的机会。

他一边吻她一边把自己的领带扯下,慢慢把尹乔茵推倒的闵致皓,跨坐在她身上,她仰视他心裏清楚现在他想要对自己做什幺。

闵致皓把后座的门关上后,继续之后的事。

将彼此的衣物退下,他亲吻着她,而她也回应他所有的吻。

最后两人合而为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她是他的女人,是他一辈子珍视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