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莫莫醒来时发现肩上盖着一件黑色的外套,是那天杜子阳去车站接他们穿的那件。

膝上的小莫不知何时跑掉了,莫莫呆怔的抱着外套好一会儿,才把外套丢在床上,起身去吃饭。

席千宸出门去了,但桌上却放着一盘咖哩饭,还用盖子罩着。莫莫打开盖子,一阵扑鼻的香味传来,咖哩饭还有着一些温度。莫莫拿起汤匙,想趁还没完全冷掉之前赶紧吃掉。

「睡得还好吗?」正当莫莫吃到一半时,杜子阳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

「唔!」莫莫被忽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一口饭呛在喉头。

杜子阳递给她一杯水,又帮她拍拍背,等莫莫好了一点才在她身边坐下。

「看到我这幺兴奋,被饭呛到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杜子阳撕开巧克力的包装纸,丢了一颗在口中。

「我才不是咧...我是被你吓到...」莫莫喝了一口水,辩解着。

杜子阳笑了笑,伸了个懒腰,「好啦,我为我吓到妳道歉。咖哩饭好吃吗?」

莫莫点了点头,继续低头吃着。

「好吃就好,这可是我第一次煮饭欸,虽然也不算我煮的...」见莫莫疑惑的看他,他继续说道,「咖哩是我在冰箱看到拿出来煮的,饭是妳哥煮的,我只是帮妳把两者加在一起而已。」

莫莫挑了挑眉毛,「你专程弄这些给我吃...?」

「当然不是啰,我已经吃饱了,顺便帮妳而已。」

「...喔。」

杜子阳喝了一口水,把口中那略带苦味的味道直接吞下肚,站起身,準备回房继续工作。

然而当他走过莫莫身后时,却停下脚步。

「妳总是那幺安静吗?」杜子阳问道。

「...咦?」莫莫顿了一顿。

「因为每次我们单独时,都讲不超过五句话。」杜子阳淡淡的说。

「...」莫莫是真的不知道该说甚幺。

见她不语,杜子阳微微一笑,「如果妳想和我聊聊随时欢迎喔,我会洗耳恭听的。」

莫莫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怔怔的吃了口饭。

...是指,她有事都可以跟他说吗?

莫莫在心里想着。

八月,暑期辅导开始。

莫莫刚回台湾和席千宸去了台东回来后,过了两个礼拜,便是八月了。

席千宸早帮她办好入学手续,是所离家不远的高中。

暑期辅导第一天,莫莫穿上高中制服,在席千宸的目送下上了杜子阳的车,让他顺路载她去学校。

「莫莫,当高中的第一天有甚幺想法吗?」杜子阳在后照镜中看看望向窗外发呆的莫莫,不经意的开口问着。

莫莫望着窗外一阵,并未马上回答他。

杜子阳笑了笑。

他已经习惯她的安静,他知道她现在不说话是在思考着他的问题,等到她有答案,她就会回答他,所以他并不急。

「...嗯…终于长大很高兴吧。」莫莫想了一阵,说出她的想法。

「...长大吗...?莫莫小时候希望赶快长大吗?」

「希望。」

杜子阳看着后照镜中的她,在她眼里发现一股属于成长的淡淡喜悦,不禁莞尔一笑。

「为甚幺呢?」

「...大概是...不喜欢一直被保护吧。尤其是哥哥...」莫莫说到着里时顿了一下,而车子刚好也停在校门口。

杜子阳没有要她继续说下去,而是微微一笑,「嗯,我知道。以前我也是着样想。」

莫莫看着他的笑容,并没有赶快下车,而是静静的听对方把话说完。

「但长大以后,就开始怀念以前了。」杜子阳转过头,脸上挂着怀念。

「赶快下车吧。先祝妳的高中生活精彩又顺利啰,去好好想受着三年吧!」

莫莫点点头,漾起笑容,「谢谢,那幺我先走了。」说着便开了车门下车。

「下午自己回家小心喔。」杜子阳对她说。

「嗯!」

见莫莫走进校门,杜子阳收回视线。

「...去尽情的享受青春吧..」.

他喃喃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