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学校的课业越来越忙碌了,可能渐渐步入轨道,老师们不会再让我们那幺好过了,报告一堆,还要準备powerpoint上台,照本宣科的唸,也要做个简报唬烂老师。

我渐渐的跟这个物理系学伴熟络了起来,他都是主动CALL我,他曾说他还满习惯跟我聊天的感觉,因为他不曾跟女生聊天聊的那幺久过。

他也常常问我女生喜欢什幺的,因为他说以前从小到大都是读男校,很不了解女生,而且他很诚实的跟我说,他看过A片,而且很喜欢里面的女生嗯嗯阿阿叫,还介绍我哪几部片还满好看的,而且可以借给我。

我也想跟他说,学伴你嘛太诚实了吧!还好你是遇上我,如果你是遇到别的女生一定把你加入黑名单的。

不过他是一个色大胆小的人,永远只敢偷偷的观察喜欢的人,偷偷收藏她的照片。

「学伴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去自动接近她。」

『呃……』

「你就这样默默的用她的照片放在你的显示图里,然后默默梦到她,你这样就很满足吗?」

『我不敢,因为我怕….,我跟她之间都还没说过话,我想我应该没希望吧!』

突然之间,我想对这个非常没种的人发飙。

「你…你有我惨吗?如果当你喜欢的人,叫你别再接近他时,你才知道什幺叫作没希望。」

『对不起。触碰妳伤心的事情。』

这个物理系学伴是唯一知道我以前不堪感情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的除了我家人,唯一知道的外人就只有电脑对面的学伴。

而且我和他从来没有见面过。

其实,不是他没提过要见面,是我不敢。

他常常跟我说要一起出来吃饭吗?我都以我不想吃饭为理由推掉。

某天中午,我又用这种理由推掉他。

『那妳需要我帮妳买吃的吗?我可以送到女宿门口喔!』

「不需要,因为我要减肥哪。」

其实是我不想见面。

『不知道为什幺,女生都常常嚷着要减肥,好奇怪。』

「我是真的胖呀!」

『可是我觉得中午一定要吃饭才好,而且我不希望妳的身体变糟糕。』

「为什幺呢?」

『因为我不知道耶,我希望妳很好,然后不要一直想起以前很难过的事情,这样会很忧郁、很难过。』

「嗯。」突然有一种想掉泪的冲动,因为很久没有人说这种话给我听了。

『因为妳是唯一一个会听我说话的人,我觉得妳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我希望妳快乐一点。』

「喔。」

『不知道妳有没有在生气,我知道我真的很不懂的,怎幺跟女生讲话,希望我说的话没触犯到妳,如果真的有,我说一声对不起。』

「没有。谢谢你,谢谢你关心我。」

『那妳答应我要好好吃饭喔!那我出去了,掰掰。』

其实,当他打这句话,已经掉眼泪了,而且我对着黑暗的电脑萤幕发呆,而且我还是没听他的话吃饭。

唉!只不过是有人叫我去吃饭而已嘛!这种话,琴矜常常都听到烦,而我却觉得很感动。

而我知道见面之后,这个人将会变的跟现实的人一样,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蹤,不会固定聊天,更不会希望我中午要好好吃饭,可能还劝我节食十年,我不希望这种惨剧再发生了一次。

然后,我想起那个初恋的他,他常常跟我说,我不需要减肥,这样就很刚好,而且他觉得我很好看,以后要多笑笑。

结果没过多久一通电话打来,叫醒陷入回忆的我。

慌忙之中,我忘了我的破手机在哪里,而且手机响着恭喜发财歌,非常刺耳,我翻遍了床铺、衣柜,却讽刺的发现它就在我的书桌上而已,我连忙接起。

「喂。」

「神猪,哇哈哈,好久没听到妳的声音啦!老妈和我都很想妳,尤其我好久没看到妳狂吃的样子,最近过的怎幺样?有没有比较瘦啦!」

眼泪还没流乾,却在听到电话另一头熟悉的声音,伤感的眼泪又直奔而下,冻在嘴里的话都说不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