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所有人陆续的回到了场上,当然,诚凛的众人并没有忘记相田里子刚刚所说的话,展开了区域联防,目的就是要挡下黄濑凉太的进攻。

本来想运球切入篮下的黄濑凉太,却发现如果莽撞行事,只怕没有甜头吃,无奈之下只好把球穿给了笠松幸男,只见他眼神左右一扫,看来这次不能靠黄濑凉太了,深呼吸后,跳了起来,一个出手后,完美的弧度投出了三分球,然后才回头对诚凛的人说道,「可不要小看了海常的正选了,老虎不发威当我们是病猫吗?」虽然他承认,黄濑凉太确实很强,甚至可以说是他们队伍里最强的一个,然而,这可不代表他们就得一直依靠着他,他们好歹也是全国级别的篮球豪门啊!

「嘛!这样一来,可就得认真点了啊!」日向顺平扶额说道,如果他们不想让还是半个病患的优树上场的话,就得好好努力了。

紧接着的攻防战让人看的目不转睛,然而,因为黑子哲也的视线误导这个能力的过度频繁使用导致效果开始退化了,渐渐的他的位置被人发现,要做出那种神奇的传球不像一开始那样容易了,至于火神大我,则因为只要他攻击就会被黄濑凉太学去然后反击,所以最主要的攻击火力无法发挥,导致比分越差越大。

又一次灌篮再度被黄濑给拦截下来了。

「哔哔,出界,白队掌球。」

「我说啊!你现在应该要承认了吧?想要赢过奇蹟的世代,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远远不足啊!」黄濑凉太有些失望的说道,毕竟是得到黑子哲也不错评价的人,他本来还满心期待的,不过没想到只有这样的程度吗?

「你说什幺?」被黄濑凉太突然这样说,火神大我的眼神顿时又变的凶恶不少。

「这场比赛的比分已经逐渐拉开了,而现在你们是追不上的。」指着那将近十分差距的比分牌,如此说道,「再者,篮球这种运动,与其说是靠战术跟阵型,不如该说更像是拚体格的运动,而我们两方光是在这上面就已经有一定的差距了,虽然我承认可能跟我们对抗的了人就是你了,只不过,我现在也大致上了解你的实力到哪里了,这幺说虽然很打击人,但是我却必须说无论你用任何招式,我只要看一眼就可以加倍奉还,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是绝对赢不了我的。」

被黄濑凉太这样一说,场内顿时静默下来,所有人都在观察的火神大我,他不会因为这些话就大受打击了吧?

「哼哼…」就在这时,突然从他嘴里发出了诡异的笑声,随即转为大笑,「哈哈哈…」只见他好扶额笑得很是开怀,让众人差点以为他是不是因为打击太大而疯掉了之类了,然而,却看到他笑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用手指拭去之后,才说道,「不好意思,我有点高兴过了头了…,毕竟好久没有人跟我说这种话了…」

「…?」黄濑凉太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异常兴奋的他,不明白他的情绪,明明他刚刚所说的都是在贬低打击他,他怎幺还这幺开心?

「嘛!虽然在美国这种事很平常啦!」只见他耸耸肩说道,看样子已经不是一两次遇到这样的事的样子。

「美国?你去过美国啊!好厉害。」黄濑凉太很是惊讶的看着他,毕竟他可从来就还没踏出这个日本国土一步啊!

「回到日本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碰篮球了,还真是不行啊!看来我得来真的了。」笑笑地说着,「说什幺我赢不了之类的话,其实刚好啊!」以前在美国,他可是几乎天天被打击的啊!没想到太久没碰篮球,让他连心态都变了,不过这下刚好,他斗志都来了,「不过,这样一来,我大概也知道你的弱点是什幺了。」

「蛤…?」黄濑凉太有些估摸不了他的想法,什幺叫做知道他的弱点了?

「你说过的吧!只要看的到的就能模仿,那如果看不到的呢?我想就算是你,怎幺样也无法让自己的存在感变得薄弱吧?」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朝着某方向走去,玲起黑子哲也,把他放到黄濑凉太的面前,一只大手覆在他天蓝色的头顶上,说道,「这家伙,就是你的弱点。」

「你做什幺啊?」黑子哲也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现在又是怎幺了?

至于场边─

「嘛!也不算错,火神的猜测。」优树点点头说道,这个人果然有潜力,居然可以发现这一点,只不过他很清楚,其实以黄濑凉太现在的能力而言,他没办法完全模仿的人还有五个,就是包括他在内以及其他四位奇蹟的世代的人。

「我承认,小黑子的那种传球我确实做不到,但是,这样又能改变什幺呢?」黄濑凉太耸耸肩说道,儘管如此,现在黑子哲也视线误导的能力开始下降了,而火神大我的攻击力又因为怕被他学去所以被封住了,局势依然不会改变的。

「哔!第一节结束,休息两分钟。」

「嘛!等着看吧!第二节一定会打的你满地找牙的。」自信的笑了笑之后,走回休息去。

听着对面的监督武内源太大声斥责着他们,看来他们的打击不小啊!而他们这边则是在讨论着战术。

「恩…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行的通…」听着火神大我给出的想法,相田里子点点头表示认同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可终于冷静下来了啊!」从刚开场就一直热血到刚刚,这精力也太旺盛了,「这样一来,火神跟黑子,你们两个的配合就变得相当重要了,能做得到吗?」

「呃…怎幺说呢…」火神大我瞄了瞄自己身旁的黑子哲也,虽然这个想法是自己提出来的没有错,但是实际上的实践只怕并没有这样简单吧!

「我说,你们不是要打赢奇蹟的世代吗?」就在这时候,本来一直没有说话的优树突然开口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他,「既然想打赢,今天才只是第一步,不是吗?」

「啊!好像也是,忘川,虽然很可惜,但是这场比赛你恐怕没机会出场了。」自信的笑了笑,是啊!他们可是要打赢奇蹟的人啊!怎幺可以就在这里退缩了呢?

「呵!我拭目以待。」优树轻笑点点头,果然还是觉得他跟青峰大辉以前的性格有点相像啊!如果…那时候他没有离开的话,是不是有机会让他变得跟这个人一样呢?

两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好了,反击开始。」目送着队员上场,相田里子给予他们一个精神喊话。

刚上场,就是诚凛这方的进攻,拿到球的火神大我快速的运球冲回蓝下,而黄濑凉太也一直紧紧追着他,一边判断他倒底要用哪一招来射篮,然而,他却不是射篮,而是传球,而黑子哲也在碰到球的瞬间时又把球给回传到了火神大我的手中,随即上篮得分。

一开场就先追回了两分。

「好,成功了!」

「漂亮的反击!」

诚凛板凳区的众人发出惊叫说道。

紧接着的进攻,依然是火神大我跟黑子两人一起,正当海常的众人以为他们会用同样的方法时,黑子哲也却把传球的方向给改变了,取得球的日向顺平很快地就跳起,投出一个完美的三分球。

「哇啊!一下子就追回了五分啊!」

「糟糕,那个四号的得分能力不容小觑啊!」笠松幸男如此说着,本来还以为是火神大我过于自信的发言,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做到了。

「小黑子…」黄濑凉太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怎幺也没想到他们两个得配合居然会这幺难应付。

「黄濑君很强,先不说我,就算是火神也不见得赢的了你,只不过,只要结合我们两个的力量,就一定可以战胜你。」黑子哲也如此说道。

「你们真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的了我了吗?虽然没有办法做到小黑子那种传球技术,但是只要你称不了四十分钟,那幺结果就依然不会改变。」取得球的黄濑凉太快速的运球切入,然而…,「你…」

「那幺,如果是这样呢?」

「什幺?让黑子来防守黄濑?」所有人皆是惊讶的看着,要知道,在打完一节之后他们已经大概知道黑子的能力就是只有传球比较让人困扰,其余能力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行,这样的他来防守黄濑凉太,怎幺看都觉得他不可能档的下来。

「没想到居然会跟小黑子这样面对面,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啊!」黄濑凉太嘴角抽了抽的说着,这又是什幺战术吗?

「我也是这幺想的。」毕竟,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跟人面对面对抗的程度。

「虽然不知道你倒底想做什幺,但是你要知道,以你来说是绝对档不住我的。」如此说着,变快速的绕过了黑子哲也,然而,在他绕过去之后,却又马上遇到了火神大我。

「你猜错了,他不是要阻挡你。」计谋成功的火神大我笑了笑的说道。

「…?」不解地看着眼前的人,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一只手从后面将球给夺去,紧接着诚凛又再度上篮得分。

「什幺?」

「哇啊!诚凛又追上来了!」

「好麻烦的组合…」笠松幸男如此说着。

黄濑凉太沉着脸色,再度拿到球后,说道,「既然这样,不要越过去就好了啊!我可没说我不会投三分球!」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把手举高,準备起跳。

然而,他们却算错了,只见火神大我高高跳起,把黄濑凉太準备投出的三分球给盖掉了。

「上啊!快攻!」说着,火神大我便把球抛传出去。

「可恶!」起步準备追上去的黄濑凉太,却因为动作太快,感觉自己的手好像挥到了什幺,回头一看,竟然是站在他身后步远处的黑子哲也,顿时他瞪大了双眼,「糟糕!」

「哲也!/黑子!」看着他就这样倒下去众人发出担忧的惊呼。

「哔哔!暂停!」

「放心,我还好!」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慢悠悠的爬了起来,然而他头一抬起来,就看到涓涓血液从他额头流了下来。

「黑子,你不要紧吧!」最先冲到黑子哲也身边的是日向顺平,看到他流血了,很是担忧的捧着他的脸检查伤势。

「呃…有点晕…」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身体就有些摇摇晃晃的。

「快点把急救箱拿来!」相田里子如此喊着。

「欸,我说你真的没事吗?」火神大我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都流血了,真的不要紧吗?

「恩,没事,比赛现在才刚开…始…」这样说着,人却往前倒了下去。

「真是的,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在众人征楞着看着时,优树已经快步上前去扶住往前倒去的黑子哲也。

「嘛!虽然这并不是本意的结果,不过这幺一来,没有那个一年级的组合,接下来只要把比分拉开就可以了…」笠松幸男如此说道,虽然很残酷,但是从现在开始就是他们海常的时间了。

「很遗憾的,黑子不能再上场了,忘川,麻烦你了。」如果可以,她真得一点都不想让他上场,因为黑子哲也偷偷跟他们说过,优树的状况只要好好休养半年,就可以恢复健康,但…倘若太勉强自己,那幺他前半年来的努力就可能付诸流水。

「知道了。」点点头表示明白,看着那还站在那边有些沮丧的黄濑凉太,走了过去。

「小黑子…」看着晕倒了的黑子哲也,黄濑凉太满满的自责,他真的只是忘记他还在附近而已,不是有意要让他受伤的。

「碰!」

「欸,你做什幺!」看着在黄濑凉太头上送上爆栗的优树,笠松幸男略带责怪的叫骂道,谁都看的出来的吧!那只是意外而已,他难道看不出来吗?

「给我振作一点,凉太,你那是什幺表情啊!」然而,令他惊讶的是,优树一开口便直接破口大骂。

「小优树…」他知道啊!可是他就是难过嘛!他真的是不小心的而已。

「欸,我说那个漂亮的女生不是诚凛的经理吗?他跟黄濑那家伙这幺好啊?」森山由孝如此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一定要叫黄濑凉太介绍给他,这个女孩太漂亮了。

「我说,你眼瞎了吗?那家伙是男的!男的!」笠松幸男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那个人看起来很漂亮,但是他的轮廓隐约可以看的出来是个男性。

「呃…什幺?男的?」森山由孝有些受打击的说道,这幺漂亮的人居然是男的?

安抚完黄濑凉太之后,优树变脱去自己的外衣,穿着背号十三的球衣準备上场。

「喂喂,他不是经理吗?他要上场?」海常的众人皆是很惊讶的看着那正在活动身体的优树,有些难以置信,虽然知道他们是新学校,因此板凳球员并不够多,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让经理上场的地步吧?

「嘛!笠松学长,接下来可是硬战喔!虽然他只会上场十分钟。」然而黄濑凉太的表情却一点都不轻鬆。

「蛤?你在说什幺傻话?」笠松幸男不解地看着他。

「你们对他的长相可能没有记忆吧!但是…小优树可不是个小角色喔!毕竟,他曾经是在帝光里唯一一个能跟我们的队长小赤司平起平坐的人,我们称之为『闇影军师』的人啊!现在如何我不知道,可是在他还在帝光时,可没有人打赢过他喔!」黄濑凉太这样说着,甚至他怀疑,如果那时候不是因为他身体出了状况,加上有那边的问题要解决,搞不好…他现在还是他们之中最强的也说不定。

「闇影军师?」所有海常的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传闻中十年才出现过一次,而且必须由帝光总监督亲自委任的,而这传闻中的人现在就站在他们面前?

「可是你刚刚说十分钟怎幺回事?」笠松幸男抓到了一个重点,难不成他的能力跟黑子哲也一样有时间限制?

「嘛!因为他现在身体还在恢复期啰!所以十分钟是他主治医生给他的最大宽限。」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可以他当然很想跟他打完全场,不过,这方面的胜负只好留到以后再说了。

「凉太,好久没跟你打球了,请多指教啊!」由于对手是他已经一年没见的黄濑凉太,所以他根本不敢小觑,把身上的负重全都拿下来了。

「嘛!小优树要认真了吗?我拭目以待喔!」黄濑凉太笑笑地回到,他当然有发现优树把负重都拿下来了,儘管体力不如从前,但是卸下负重之后的他,可是相当可怕的啊!所以,他根本不敢有丝毫懈怠。

一场属于优树根黄濑凉太的争夺战,即将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