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过后,王果重回女生群,非常刻意地避开秦真燐。她猜到严阳整她的意图,因为事前事后唯一有改变的只有秦真燐。

答案很明显,是为了秦真燐才整我的。

令王果想不透的是在保健室的吻,如果严阳想把她和秦真燐送作堆,为什幺最后又要吻秦真燐?还是那个吻是秦真燐主动的?他在告诉严阳他喜欢他,要严阳不要把他推向王果?还是他们只是存心好玩?看她一无所有或是灰头土脸很有趣?

王果越想越失望,尤其是对秦真燐种种行为举止,更是心痛甚至失望。

关于严阳的传闻一瞬间传遍全校,包括秦真燐为他和江凛舟打架,全校都在猜这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些什幺。严阳从没没无闻变成众所皆知,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有些害怕、有些戏谑,甚至有些闪躲,没人想跟这个摸不清底的人打交道。注意到这点之后秦真燐几乎花了全部的时间在陪严阳,他不想让后者被任何一个人伤害,哪怕只是一个眼神。

离校庆的日子渐渐进了,布告栏布置、园游会主题、班级合唱比赛、运动会各项竞赛,所有人都忙得焦头烂额。为了唱歌考试,王果和严阳照常一起练唱,日子彷彿恢复到最初。偶尔严阳会提起秦真燐,但都被王果巧妙地躲开了。终于,在唱歌考试前几分钟严阳受不了了,他乾脆直接了当的问王果,「为什幺要躲秦真燐?」

在两组就轮到他们这一组上台考试了,这个问题显然问得很不是时机,王果乾楞着,只想拖延回答时间。

「在考试前回答我。」严阳看出了王果的意图,他凑上后者,用全身给她製造压力,逼她面对。这个举动在外人看起来简直无比暧昧。突然一个男生靠的那幺近,王果不自主的泛红了脸颊。「你离我远点…我再回…」王果的眼神左右闪躲,无意间却碰巧对上正盯着他们看的秦真燐,他微微起身表情看起来很激动像是要冲过来。王果心跳漏了一拍,接着补上的节奏急促紊乱。

那明显是在吃醋的表情。

她的眼神也被秦真燐抓住了,但仅仅一秒的对视断在她狠心的不留恋,对他全然不留余地。王果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严阳,开口回答他的问题,「谣言早就满天飞了,你跟秦真燐一天到晚待在一起,大家都传。哪有我介入的余地。」

这倒是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

关于秦真燐和严阳是不是在一起的传闻一直没停过,但都仅止于一些想太多的腐女口中,从来也没有变得太超过,自然也不被两人当一回事看待,毕竟没有的事就是没有。但这次情况不一样了,谣言简直炸开了锅,传得天翻地覆,大家都在讨论这两个人的关係。

这是王果躲秦真燐的理由吗?害怕成为众矢之的?

严阳听的出王果话里藏着讽刺,但他搞不懂这个讽刺的动机。

「什幺意思?」

「下一组,严阳、王果上来考试。」

「你自己心里知道你们做过什幺,别再拿我开玩笑了,我不是你们的玩具。」最后,王果快速的把话说完,若无其事地走上台,没在给严阳开口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