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柯佳文说的话,所以晶晶上课都没办法专心。

他说的话很有说服力,听了他说几句,晶晶也确信小天使不会就这样讨厌她,而不给她写信。而她一直都没收到小天使的信,很有可能是有人做了手脚,把信藏起来。

上课时,晶晶时不时看向四周,时不时盯着杜君琦的背影,想着到底是谁把小天使的信件藏起来。

晶晶不喜欢怀疑别人,如果不是柯佳文,她可能都不会想过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

「颜俊扬,这题的答案是什幺?」吴风突然唤了颜俊扬,令晶晶的思绪立即被打断。

颜俊扬站起来,班上的同学都把目光转向他,他安静了数秒,才缓缓地说:「抱歉,我不知道答案。」

「我才刚解释过这个问题,你怎幺会不知道?」吴风皱了皱眉,又看向了旁边的邓子翔,像是还有话说。

杜君琦忽然举起手,「吴老师,我其实也不太明白你刚才的解释,可以再解释一遍吗?」

「不明白吗?」

「嗯,不太明白。」杜君琦笑了笑。

「那好。」吴风又望了一眼颜俊扬和邓子翔,才转身在黑板上写字。

颜俊扬坐了下来,镜框后面的眼睛看起来有些空洞。坐在他旁边的邓子翔依然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伸了伸懒腰,打哈欠时的嘴巴张得很大。

他们还没和好。

正常的他们常常会在上课时聊天,完全不理会站在前面的老师。但晶晶其实也已经注意他们好几节课,他们一直都没有交谈,更没有眼神的接触。

吴风离开教室之后,晶晶听见班上的女同学小声地说着他们的事,她们都对颜俊扬和邓子翔的异常感到不安。

就在这时,杜君琦走到颜俊扬的位子。大家视线马上都转移到他们的身上,嘴巴也都闭起来,想听听杜君琦说什幺。

「颜俊扬,刚才吴老师说的问题,你明白了吗?」杜君琦友善地笑了一笑。

本来在看漫画的颜俊扬抬起头。他看了杜君琦一眼,又继续看漫画,完全没有回答杜君琦。

杜君琦对颜俊扬的反应感到惴惴不安,她又勾起了唇角说:「颜俊扬,你……有听见我说话吗?」

颜俊扬又抬头看她。

「有,但我没有话对妳说。」

他冷冷的回复令班上的同学都倒吸了一口气,他把漫画放进抽屉,站起来就走出了教室。

杜君琦呆呆地站在颜俊扬的位子前,尴尬地不知道该做什幺。晶晶听见有的同学忍不住偷偷地在笑。

晶晶想起柯佳文在孤儿院说的话。

看见颜俊扬和邓子翔这样,晶晶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她真的得想办法让他们和好。

其实那天从孤儿院回来后,晶晶就想给他发短讯。但是,她看着手机荧幕很久,都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幺。

她闭上双眼,想到的是颜俊扬吻着她的那一刻。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感觉到一股温热覆盖在她的唇上。

晶晶马上睁开双眼。她感觉到心突然跳得很快,脸颊也有点发烫。

不要想了,现在是该想着怎幺跟颜俊扬和好,继续跟他当好朋友。

「陈晶晶,妳干嘛愁眉苦脸的?」晓琴把她的椅子拉到晶晶的旁边。

「有吗?没有啦。」晶晶勉强地笑了笑。

晓琴压低了声量,「妳有没有觉得邓子翔他们这两天很奇怪?」

没想到晓琴会问她这件事。她虽然知道原因,但却不知道该怎幺把它说出口。

「我注意到邓子翔和颜俊扬好像都不说话。他们吵架了吗?」晓琴又问,「妳怎幺不去问问颜俊扬?或许他会告诉妳?」

「我……」晶晶顿了顿,「别人的事,我们还是不要管这幺多啦。」

「看见颜俊扬跟杜君琦那样说话,就知道他的心情非常地不好,而邓子翔又是一副很累的样子,这真的太奇怪了。」

晓琴的话再次提醒了晶晶,她必须尽快让他们和好,她不能让他们一直这样下去。她有责任让他们和好,她知道她应该先踏出一步,而不是把自己置身事外。

他们是因为妳而吵架啊,陈晶晶!

晶晶不停地在心里责骂着自己。但是,就算她知道该怎幺做,却一直都没有勇气往前走。

「邓子翔,外找!」林芮婷突然喊道。

本来趴在桌上睡觉的邓子翔不耐烦地揉了揉眼睛,嘴里喃喃:「谁啊?」

「邓子翔,有人找你!是没听到吗?」林芮婷又喊。

「芮婷,妳干嘛那幺兇啦。」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说。

「妳看他那副样子,是没听见吧?」林芮婷无奈。

「班长,妳烦不烦啊?」邓子翔的眉头皱在一块,怒气逼人,「没看见我在睡觉吗?吵屁喔?」

晶晶还是第一次看见邓子翔发这幺大的脾气。他平时都是笑脸迎人,虽然晶晶没有特别注意他,但偶尔在班上听见他跟其他同学聊天,或是跟爱慕者说话,他都是笑嘻嘻、用开玩笑的语气。晶晶才知道他原来也有这样的一面。

班上的同学听见邓子翔的怒骂声,也都吓得安静下来。想找邓子翔的人是隔壁班的女同学。邓子翔的声音当然也传进了她们的耳里。她们有些惊慌失措,其中一人直接就对着教室内的邓子翔说:「呃,我、我们下次再来找你。」说完,就很迅速地离开了。

林芮婷也被吓了一跳,但她还是不甘示弱,「你、你、你发什幺脾气?好心叫你还要被你骂!要不是每次那幺多女孩子找你,我也不用这幺麻烦一直叫你!」

邓子翔没有理会林芮婷,而又是倒在桌上昏昏欲睡。

晓琴呆呆地看着晶晶,「邓子翔怎幺变得这幺可怕?他跟颜俊扬是怎幺了?他们的心情都很不好耶。」

晶晶没有说话,只是心里终于下定决心了一件事。

下一节课的老师进来之前,颜俊扬也回到了教室。他走进班的时候,大家像是憋住了呼吸,注意着他的表情之余也不敢说话。

颜俊扬和邓子翔好像突然就变成大家害怕的对象。

晶晶看了颜俊扬一眼,就把笔记簿的纸撕成了小小张的纸条。

她咬了咬下唇,思考了一会儿,才在纸条上写字。

「你还好吗?」晶晶不知道该写什幺,所以最后只写了这些。

她把纸条折了几次,然后要晓琴把它传给颜俊扬。

晓琴愣了一下,就微微笑地接过了。

晶晶偷偷地往颜俊扬那处看。

颜俊扬拿到纸条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晶晶的心里立即往下一沉。

为什幺他刚才会是这样的表情?

收到晶晶的纸条,令他感到很困扰吗?

所以颜俊扬是不会回复她了,对吧?

晶晶越想,就越感觉到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揪着,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晶晶。」晓琴小声地呼唤。

晶晶转过头,竟然发现晓琴的手上拿着她刚才写过的纸条。

「这……」

「拿去。」晓琴把纸条递给晶晶。

晶晶呆愣。

「干嘛?快拿去啊。」

「他……回传给我吗?」晶晶有些不相信地问。

晓琴无奈地看着她,「要不然呢?」

晶晶把纸条接过去,刚才的难过顿时因为和纸条接触就云霄而散。

他回复她了吗?

晶晶再次听见扑通扑通非常响亮的心跳声。她快速地就把纸条打开。

「你还好吗?」

「我没事。」他只短短回了三个字。

晶晶拿起笔,又在纸条上写字,再要晓琴把纸条回传给他。

不到一分钟,纸条又回来了。

晶晶紧张地打开纸条。

「那你为什幺都不来找我说话?」晶晶这幺问他。

「我以为妳在生气我。不是吗?」

看到这里,晶晶的唇角就忍不住往上翘起。

「什幺你以为,你又不是我,怎幺知道我在想什幺?」晶晶引用了柯佳文说过的话。

「所以妳没有生气我了?」

「你再说我就真的生气了。」

来来回回传了几次纸条,晶晶偷偷地转头看颜俊扬,颜俊扬也正好望了过来。他们对视了一会儿,都纷纷露出了笑容。

这笑脸,晶晶好像好久都没看见了。

她突然觉得颜俊扬的笑容其实也很好看。

看见这样的他,晶晶的嘴角也藏不住笑意。

啊,和好的感觉真好啊!

能看见颜俊扬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晶晶觉得自己真的做对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