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见的话语》

番外01~

(小玉视角)

-

小的时候爸爸就告诉我他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当时妈妈正不在家,客厅的灯光很昏暗,我站在客厅一脸疑惑地看着爸爸在收拾着大大小小的行李。

“玉宸啊,爸爸这一次要去长途旅行,可能要过了很久你才会回来。”当时的他对我这幺说着,由于灯光太暗的关係所以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庞,只能隐约看出他魁梧大汉的轮廓。

我没有开口问他去哪里,他就对我继续说道:“可能当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长大成人了,所以当我回来的时候说不定会忘了我……”

“爸爸,我不会忘记你的。”我挽住了他粗壮的手臂,长满着老茧的手掌给予了我温暖。现在一听到他亲口说他要离开这里很久,我难免会感到恋恋不捨。

爸爸在那天的话不多,告诉我要好好顾着妈妈就这样走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为我留下的,是无助与落寂。

妈妈回来之后,讶异的是她并没有开口提问爸爸到底去哪里了,原本想找机会跟妈妈说一声爸爸的事情,却在我刚要开口提出来的时候妈妈动作迅速地转移了话题。

不知道是真的那幺巧合,还是刻意的。

妈妈平时由于工作的忙碌很少在家,就算在家里也会躲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面处理自己的公事,我们之间谈话的内容也就只有简单的问候而已。

上幼儿园之后待在家里一个人的我每天要不对着墙壁发呆,要不翻阅爸爸离开前为我留下的那些故事书,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我也因为落空空的生活而开始觉得孤独。

在幼儿园还好,至少还能和几位说上话,但是一回到家我也只能面对冷冰冰的物体,鲜少能见到妈妈直视我的面容。我经常在幻想,如果我能有个弟弟或妹妹来陪伴我的话,我的人生会不会比较那幺不无聊?

至少能有多一个顽皮的脸孔在对我咧嘴笑、至少能有多一个玩伴和我一起打闹玩乐。但是,一切都只是不切实际的臆想而已。

但直到有一天,当妈妈终于脱离公司的忙碌答应和我一起出门的时候,有一个身影如同一头犀牛一般直直向我冲过来,我来不及闪避他就被他撞得臀部落地,手掌伏在地面跌坐着。

我的表情写满了我的不满,到底是谁那幺横冲直撞?

那人知道自己撞到人了,抬头往我这里一看,我仔细打量那男孩的面貌,有些浑浊带有冷漠的目光、他摆着一副一号表情看着我不说话,眼前的这人个子比我矮一点儿,但是他的气势并没有比我逊一丁点。

“喂,我说你走路不看路的啊!”见他不反应我颦蹙住了眉头,想对他表现出我强烈的不满让他看出我的脸色,“喂……你连道歉都不会说的哦?”

“哦……对不起。”他那幺随意的道歉令我有些恼怒,这个人怎幺就这幺傲慢无礼啊?

“你这算什幺道歉啊?”我把坐在地面上的他拉了起来,眼光逼人地盯着他不放,“站起来给我好好道歉。”

他重新低下了头一言不发,这幺目中无人是吧,看来我得好好教你才行。

“算了吧……先不要逼他了。”却在这个时候我的妈妈上前阻止了我再继续训下去,并且上前为那男孩用柔声劝道,“那个……小弟,以后做错事情就应该好好道歉,知道吗?”

那男孩开口就好像跟撬开门锁一样困难,封住了他的金口呆滞地看向我的妈妈。

“那阿姨和这个孩子就先走了,这幺晚了还没回去,你妈妈会担心的。”她对那个男孩说了最后一句话后就带着我离开了,原本我想要就这样不再理会那男孩的,但是潜意识控制住了我的思想,让我回眸一望。

男孩呆立在那边,全身在哆嗦,可能是因为现在天气比较冷的关係。

不知怎幺的在这个时候的我在凝望着他低着头的身子时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并不坏,就好像是内心那些期许已久的渴望化成手掌抚弄着那男孩的脸庞。

在这样的驱使之下,我微微皱了皱眉,将头转向我的妈妈。

“妈妈,他看起来好像很冷。”

“怎幺了?”

“不如请他到我家吧。”

我不等待妈妈的回复就向那位男孩小步小步地跑着,跑到了他的面前,我才看清他脸上正满满地不解。

“诶我说,你干嘛还不要回去。”看他呆在这里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便对他问道。

“回去哪?”那男孩毫不犹豫地对我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难道他不知道他要回去哪里?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是看着他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深意。

“家啊。”

他听到这竟然沉默了,我感到有些意外,现在月亮的月光并不算明亮皎洁,小孩独自一人在夜晚的道路溜达可是很危险的,要是遇上了什幺不法之徒怎幺办?

我看着他的双眼,想要看透他的灵魂,他的眼眸很迷人,同时却也藏着无数的悲伤韵味。

“你是不是……不想回家?”大概猜测到了这男孩的情况之后,我决定小心翼翼地向他问,“还是……没有家?”

他闻言整个人都顿住了,神情有些呆滞地看着我。这时的我从他的眼中,彷若能望见他在阳光的余辉下被拉长的影子、寂寥的身影。之后的他好像意识到了什幺,急急忙忙地低下头不看我。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决定伸出援手,“要不要……跟我们一起住啊?”

我知道我口出狂言,让他这幺轻易地跟着我们绝对是没有可能的,而且看他这个样子,想必不是一个很容易受他人矇骗的孩子。但是潜意识却强制控制我的脑袋思想,渴望早已佔据整个脑袋的运转。

“啊?”他重新抬起了头。

“反正……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家,来我们这里……也无妨。”我在说完之后又发现自己的发言太过不恰当,便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自己的脑袋,“不过……你不要当然也可以啦,抱歉提出这幺奇怪的问题。”

我握紧拳头心里在想着接下来男孩对我的反应,有可能他只是用冷漠如铁的表情瞥了我一眼就离开,有可能他会开口说我对他有企图接着就开始对我退避三舍。

不过我的这些猜想都没有出现,反而一个最令我觉得不可思议的答案传入耳中。

“可以啊。”他把小小的手掌放在我的手心上,他掌心那样凉凉的触感注入到我的心中让我醒觉到这不是一场梦。

他说可以?

迎着他冷淡如冰块的脸,他的眼神却温暖了我孤独寂寞的过去,心里的兴奋可不是能用一言一句来勾勒出来的。

其实妈妈也明白我的意思,不过好在于妈妈很好心,也不讨厌小孩,所以在一个夜晚之下,我的家里就多了一个新的成员。

我不知道他的姓氏,他也没有要亲口告诉我的意思,所以我便把他的名字添上了我家的姓氏,代表着我再也不会把他当成外人看待,而是亲弟弟。

一时之间我还是未能反应过来他即将会抚慰、抹去我心中的孤寂,接下来的日子,也是我彻夜都在期待着的。

在软软的床上和他同床共枕,观察他的面部、他平稳的呼吸和起起伏伏的腹部,不知怎幺的,心里有一种暖意。

到底是什幺奇怪的情感呢?

……

弹指间已经多年过去了,流逝的岁月在树叶间流泻,空气中的清风使得树叶在摆动着。

从小我便对音乐抱有浓厚的兴趣,小时候在感到孤寂的时候我便会听音乐,认为音符的律动在陪伴着我至少我不会那幺难过。

现在我是一位音乐家,而我身旁跟着一位编辑。她的名字叫做笑笑,负责帮我处理排版的工作,偶尔我比较忙碌的时候笑笑也会为我打杂。

她有着接近麦色的皮肤,光泽也特别漂亮,她笑起来颊边会有浅浅的梨涡,虽然不爱奢华,但是她的眼睛总是透着一股灵韵。

平时我和她都相处得相当的愉快,即使有时候会有一些工作上的冲突,但是很快地我们就可以平息下来恢复原本的模样。她工作效率不错、也非常的负责任,是我挺欣赏的人。

日子久了,我们也比较合得来,我认为我们同事之间日后也会持续一起努力奋斗,不过我却错了。

几天前,就在我正专心致志地工作时,笑笑突然对我说:“诶。”

“什幺?”我往旁边一看,笑笑两颊晕红,黑漆漆的黑珠子丝毫没有焦距一直横瞥其他地方,双手摆在前方。

“我……”笑笑红红的嘴唇颤动着,接着便对我喃喃着什幺,但是我听不清楚。

“你说什幺?”我皱了皱眉,表示想要她重新说一遍。

“我……喜欢你很久了。”

销魂蕩魄的柔语令我随之一惊,脑袋在这个时候变得空白一片,我几乎都忘了思考。

笑笑她喜欢我?

可是……

回忆往昔我和她相处的日子,我也只是把她当成同事来对待而已,却没有想过另一方却对我有这种意思。

“但是……我并没有对妳有这样的想法。”虽然不忍心但是为了不让自己过于暧昧不安我决定决绝地拒绝了她。

笑笑见我拒绝了,如清泉般的眸子黯淡了下来,但是表情上依旧在强颜欢笑说了没关係就离开了。一眨眼间,我能看到她眼角泛红,就好像快滴出泪水了一样,看着她假装坚强的背影,罪恶感油然而生。

就在我还在埋首想着明天到底还能不能面对她的时候,她双手捏着一封信件正递到我面前。

我接过那封信,并瞄向信件上的文字——辞职信,再诧异地将目光往上移,她双睫微垂,抿住嘴神情沉寂,我呆呆地看了她几眼,她怎幺会这幺突兀地想要辞掉呢?

“为什幺啊?”我们这段期间配合得恰到好处,基本上火花也不多,难道笑笑觉得这份工作很辛苦吗?我认为比起其他的行业来说根本不算什幺了。

笑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秒两秒过去了,她还是保持沉默不说话,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她却转过身子踩着脚步走了。

“笑笑?”

明明应该追上她的,但是脚板就好像被固定住了一样完全无法动弹,我只能坐在办公椅上,轻声地叫了一下她的名字希望她能够回头。但是并没有,她只是渐渐地远离了我的视线、离我越来越远……

自从那天之后,笑笑就真的没有来了,我也再也看不见她那样清秀的影子。

……

“你就是尊的哥哥吧。”

眼前的这位少女长髮如墨倾泻而下,犹如杨柳的刘海垂挂在前额,嘴角那丝矜持作态的淡笑让她浑身散发出高贵的气质,从外人视角可以猜测出这位少女是有涵养的。

“找我出来干什幺?”我实在是不明白,既然有事的话昨天在客厅说也行,为什幺得偏偏来到这幺偏僻的荒地谈呢?

就在昨天黄昏的时候我的弟弟竟然带了一个少女回家,那位少女就是我眼前的这个人。她的名字叫做恺萱,身世也可以说是非常不简单的,不过令我意外的一点,便是恺萱现在已经和我弟——尊交往了。

我实在是难以理解这一点,我记得尊几乎不会和异性接触,甚至连看都不看几眼,可以说是已经忽略这世上还有女性的存在了。但却在昨天尊却带来一个我看都没看过的恺萱,恺萱开口说她和他交往了。

前后有这幺大的反差,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太过于异常了吧。

“你应该知道放火是谁吧?”那少女对我开口了。

一听到恺萱的话我的脑海闪过了无数小时候放火的模样,尊上幼儿园的时候经常把放火带回家做客,我经常看他们都很兴致勃勃地聊着天,有时候他们也会在房间里像个疯子一样嬉闹。

当我一开始看到放火靠尊靠得这幺近的时候我的心里不是很滋味,不知道是来自于心底的什幺情感,每次看他们这幺亲密互动,心就会感觉到酸酸的。

到底是为什幺?

“知道。”我点头回应恺萱。

“那你讨厌他吗?”

恺萱突然这幺一问倒是问倒了我,我怔怔地看着恺萱,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才好。

每一次看见放火来到我家的时候我的心情都不是好的。一次又一次地望着尊这幺温柔这幺和善地对待放火,毫无顾忌地和他亲近,我的心情总是跌落谷底,也伴随着嫉妒心的啃食。

我算是讨厌放火吗?

“……不知道,应该吧。”到最后我给了这幺一个不明确的答案,是不是讨厌放火自己都搞不清楚。

恺萱勾唇笑了笑,那抹笑容似乎还带着什幺。

“我啊,可是恨他入骨。”说着,恺萱撩了一下鬓角处的髮丝,原本甜美的笑容不知怎幺的在此刻带着几分冷意。

什幺?恺萱恨放火入骨?为什幺呢?

难道恺萱和放火之间有产生过什幺纠纷吗?

不过面对恺萱冷漠的笑容,我不敢开口直面的问,只是不说话看着她。

“既然你也讨厌他,那不如这样好了。”恺萱弯了弯好看的眼眸,眉梢眼角皆是令人畏惧的气息,“不如我们一起联合陷害他如何?”

什幺?

联合陷害放火?什幺意思?

“你的意思是……”

“想尽办法让放火过得痛不欲生。”她像是在想着什幺似的魔鬼般的笑容不停地扩大,“这样的话一定会很过瘾的。”

让放火……过的痛不欲生?

为什幺要这幺做?即使讨厌一个人也没有必要陷害他吧?

“放心吧,只要你肯和我联手,报酬是一定有的。”恺萱打开手掌,对我很豪气地说,“五万怎幺样?”

难道他以为我会为了一点点的金钱就贬低自己的人格?

“你这是在贿赂我?”我笑吟吟地说着,语气满是对她的嘲讽,就算我真的讨厌放火我也不会做出只有心肠狠毒的人才会做的坏事。

“不够是吗?那多一倍,十万如何?”恺萱以为我太过贪婪,便笑着再对我涨一倍的酬劳,这次我打算直接不理她,便神情冷漠地对她道,“你找我就为了这事?那我走了。”

我把双手放在外套上的兜袋里打算就这样离开,却刚迈出一步就被如玉的纤手给抓住了手臂。

“那不如,我可以让你得到你弟。”

恺萱的这句话让我蓦地回过头。

什幺?她刚刚说她可以让我得到尊?意思是指……尊能够真正的属于我?

从小到现在我总是觉得自己对尊的感情不只是对弟弟的疼惜而已,好像还带着其他的什幺感情。但那种感觉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判断,还是摸不透,只是拥有无限的猜测。

我认为最贴近的猜测,有可能就是……我喜欢他,不是那种兄弟之间的亲情,而是和他一起会无法完全平息、偶尔会带点邪念的那种感情。

“你打算怎幺做?”

“我自有办法,只要你肯和我一起联手的话我保证会让你得到他的。”在阳光直射的映衬之下,恺萱的瞳孔显得更湛湛有神,不知怎幺的,恺萱的话竟然让原本坚定不移的决心开始动摇了。

让我得到他……吗?

只要我能得到尊的话……

“说话算话?”我不敢太过轻易相信她。

“嗯嗯,说话算话。”恺萱点点头,一字一句都说得铿锵有力。

我看着她,她的明眸中正泛着淡淡的柔光,好像在尽全力告诉我她会守信用一样。

在她炽热的目光下,我竟然就这样和她展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利益关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