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站在自己的座位旁愣了一下。

没想到坐在旁边的人竟是前天撞倒的......不,是自撞跌倒的那个女生。

程拉开椅子坐下。她似乎在想什幺而没注意到程的到来,始终沉默地盯着桌面。

即使下课有几个女生找她聊天但都被她无视,肯定是个麻烦的人物。

......就这样来到了国文课。她被点到唸课文时还是坐在位置上,老师以为她没听见而再叫了一次,没想到她只是看了老师一眼后便移开视线,这举动完全激起老师的怒火。

「对不起......」突然从她口中传来蚊吶的声音。很小声很小声,小到只有程听见。

「竟敢无视我!我说妳啊!」

「老师我唸吧!」程赶紧站起身引起老师注意。因为他看见了,她正用右手抓着左手手背,血丝都从伤口渗出来了。

「好,但我先处理......」

「圣人无常师,孔子师......」程不顾老师的发言逕自唸起课文。

老师不再多说什幺而是顺着他的意,不过不久后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这位同学等一下,唸错地方了,有没有在上课?来,过来给我看下你的笔记。」老师察觉不对劲而出声打断。

......冷汗从颈部滑落,程这时才赶紧翻到一旁同学所翻的页数。程望着那页的内文发愣......如此乾净整洁的课本该怎幺给老师看?

程一边痛恨挖洞给自己跳,一边缓慢地走上讲台,只见老师双眼慢慢挣大......

「白的,都白的!你有没有在上课啊?才第三天而已欸!这样你以后日子怎幺过?现在的人真是,明天的小考最好考一百分,否则你就知了!」

听完老师的训话,程烦躁地走回位子坐下。视线落到她手上,血液已经停止泌出,登时几滴水落在她手上,程把视线往上移。虽然她把头压低到能让头髮遮住她的脸,但程还是明白。

那是泪水。

*

「欸,手给我。」下课时,程对着奕娟提出要求,不过她似乎不领情。程不悦地扯开OK蹦,粗鲁的把她的手拉过来,在伤口处贴上OK蹦。

因为基于习惯,程会把简单的医药包带在身上,为了应付像这样的小伤口。

奕娟一脸不解地看着程,程头一次与她对上眼。好混浊,她的眼睛,许多事情、想法、情绪互相混在一起。现在她的脑中一定很乱吧?

程吸了一口气,「我叫王新程,妳的邻桌同学,以后有什幺困难就和我说吧!兴趣是看书和听音乐,是属于比较休闲的那种,然后运动方面非常烂。」他自嘲着,向亦娟说出自我介绍没说出的部分,「然后我有时血糖会比较低,所以会随身带着糖果。吶,要吃吗?」

程从医药包拿出一颗糖递给她,面对程的热情奕娟仍沉默以对。见状,程说出他的目的,「吃了之后心情会变好喔,真的。」

奕娟的眼睛动了下,伸手拿起糖果拆开包装......含住。

「好点了吗?」

闻言,奕娟将头转向另一边看着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