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允,小允,起床了,别睡了。」

睡梦中的我,依稀听见有人叫我。

那人的声音,怎幺如此的熟悉?

意识模糊着,一个念头下去便又睡着。

「黎晨允!妳可不可以不要再睡了!」

「唔...」

眼皮半开半模糊的视线里,我好像...看到向炎翼了欸!...

是他吗?

我揉揉眼睛,想仔细看清那人的样貌。

「看什幺?」那个人勾起令我想念的嘴角

这个笑容,这个声音,我没有忘记。

「向炎翼..?是..你吗?」我仍不确定地想更确认一些

「再不起床,那我走咯!」那个人故作起身离开

我连忙从床上跳下来,从后背紧紧抱住了他。

「向炎翼,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肯回来了!」我雀跃着同时也哀伤着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梦,但我没有勇气去问,这是不是梦,因为我害怕倘若这是一场梦,那幺醒来后我身边依然没有他。

「你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眼泪在看到他的那刻瞬间淹没我的眼睛

他转过身用双手环住我的腰捆住我,低下头:「怎幺又哭了?我会心疼,别哭了。」他用指腹轻轻拭去我脸上的泪

他在我额上轻轻落下一吻,他说:「对不起,我太晚回来了。」

我捶着他的胸,无比的忿恨他的晚。

他轻笑着,「受苦了,今天带妳出去玩,赔罪怎幺样?」他用着温柔的面容取得我的回应

「向炎翼,你明明就知道我很喜欢出去玩,每次都用这招。」不过不得不说,他的这招每次都很有用

「是吗?那不然再加我一个吻好了。」他看着我的反应

我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不说话?那再一个拥抱?」

拥抱?刚刚也抱过不是吗?我纳闷地想。

向炎翼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孩,傻乎乎的样子让他萌生起整她的念头。

「是...」他故意到她耳边用着非常轻的声音说:「没有半件衣服的抱抱哦!」他勾起唇噙着一抹坏笑

我的脸在他靠近我的那一刻起又更加的红,心也不受控制地异常加快着。

「这样还不够噢!嗯...那..」他佯装思考

「闭嘴!」我大声喊了声

他若再讲下去,我可能会直接休克。

可是...这样的甜蜜,让我好幸福。

「小允,妳真的很可爱。」他笑了声,将额贴在我额头上,「好啦,赶快去刷牙洗脸,我们吃完早餐就出门。」

我点点头,转身要离去时,又折返回来紧紧抱住他。

他知道她害怕着什幺,也是,是他让她有这样的不安的。

「小允,我不会走。」

听着他用沉稳的嗓音说着,照理说我该相信的,但那一次,他也是像这样说着的,所以我更紧紧抱住这个可能一放手就会不见的他。

他也紧扣住她,他也很想她,所以也不希望她离开他任何一秒。

「不然我帮妳刷牙?」

「好啊!」

「来~伊~」

我伊着牙齿让他替我刷牙,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帮我刷着牙,我的嘴角扬起幸福的微笑。

向炎翼看着眼前的女孩看着自己犯花痴,故意将沾有牙膏的牙刷故意往嘴唇上抹去。

「唔,相烟印,你灾乾嘛啦...」

因为嘴巴里全是泡泡,吐出来的话全都变不清不楚。

「帮妳刷牙呀!」他理所当然的笑着

向炎翼,你故意的是吧!

好啊!看我怎幺弄回来!

「向、炎、翼,好、乾、净、哦,谢、谢、你!」

我故意每一字都用力喷出我嘴里的泡泡。

所谓的「口沫横飞」应该就是这样吧!

「黎晨允!」他用力叫着我名字

「干嘛?」我无辜地看他

我见他无奈的抹去脸上的泡泡,捏了捏我的脸颊要我赶紧漱口。

哼,想跟我斗,再来啊!

「爸爸妈妈,炎翼他回来了欸!」我开心的从楼上蹦跳下楼

「哈哈,我们知道呢!而且你们不是还要出去玩吗?赶快吃一吃去吧!」妈妈笑着摸我头

我转头看向炎翼,发现他好像早就和爸爸妈妈他们串通好一样。

吃好早餐炎翼说要带我到一个地方,拿着眼罩要我负责睡觉就好。

「小允,到咯!」

这里...

我愣了三秒,「哇!!!海边!」

我正準备跑去和海水玩耍的时候,炎翼拉住了我。

「干嘛?」我一脸问号

他拿了一顶帽子替我戴上,又拿出墨镜挂上我的脸,接着,他拿出一罐东西,放到我手里。

我看着那罐东西,知道那是瓶防晒。

他用着:不要告诉我妳不知道这是什幺的表情看我。

「我要你帮我擦。」我赖皮地说

他像是没辄般拿起防晒乳,「妳真懒。」「要你管。」我伸出双臂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体贴。

他认命地帮我擦起防晒。

「干嘛準备这些。」我玩着我的帽子

「没看到太阳这幺大吗?」他没好气地说

我张着眼睛看了他整整三秒,他不明所以回望。

我没做任何反应就朝着海水跑去。

「最晚跑到那边的要被泼水十下。」我在跑之前用着很快的速度说着这句

向炎翼无奈的看着那个已经跑到海水边玩水的女孩,默默的收起防晒乳走了过去。

还好这罐防晒乳一抹就吸收,不然那个已经在玩水的女孩刚刚肯定都白涂了,向炎翼心里这幺想。

「哈哈哈,向炎翼你要被我泼、十、下。」

我猛地一连泼他五下的水,然后两下用脚故意用力踏水让水溅湿他的裤子。

还有三下我正思考要怎幺泼时,倏地,腰边湿了一片。

「向炎翼!我还有三下欸!你竟然泼我!」

「当然,我一身都被泼成这样了,妳那个跟我比起来算什幺?」他啧了声

我还想说些什幺却被他突如其来的水给堵住话。

「向炎翼!」

好啊!要玩是吧!

我用双手大力在海水里尽量围个大圈想圈住更多的水泼他。

只可惜我弄不了那幺多水泼,我懊恼着。

「妳投降吧!」炎翼笑着

他看她的那双小手在海里捞啊捞,却捧不出多一点的水,那他忍不住笑出声。

「不要!」

我开始大力泼着炎翼,非要弄到他全身湿为止。

「喂!妳现在是怎样!开马达噢!」他躲着我的攻击

「怎幺样!要认输吗?」我得意的说

「是吗?」他又勾起他那抹坏笑

「你..你要干嘛..」我不明所以

「要...这样。」

他从远方朝我这方向冲来,等我想跑的时候他抓住了我将我拉入他怀抱里。

「我看妳湿不湿,哼。」他用力抱住我

「向炎翼!你很卑鄙欸!哪有人这样的啦!」我受不了的叫着

「哈哈,新招哦!」他嘿嘿的笑

时间没有静止,因为脚边的海浪依然一滔一滔的打来。

但我和他彷彿凝结了空气,我们都不语着,享受着每一分每一秒。

多希望,我和他是在一个巨大的手錶里,能够将手錶一旁的扭拔起来,时间就是停止在那一刻。

因为不能,所以我们要珍惜每一秒。

「等等到车上弄乾身体吧!我车上有带衣服。」他的声音从我头上传来

「好。」

换了一套新衣服,他牵着我的手,走到海一旁的小巷里。

走进去,便是一大座美丽的花园,令我惊叹的是,那花圃就写着“I♥U”。

我摀住嘴巴惊讶的站在原地。

他走到我身旁,「怎幺样,喜欢吗?」

我点头,再点头,再点头。

点着点着就点出了眼泪来。

「妳怎幺这样也哭,那等等怎幺办?」他弯下腰捧着我的脸无奈的说

「我泪腺发达不行吗?不要看啊!」

「不行!我的眼睛也只能看妳!妳不要我看,我能看什幺?」

「走开!」我自顾地走到花圃前

「这些,你弄得吗?」我对走到我身旁的他说

「当然不是,妳也知道,我手很不巧,艺术也烂的,怎幺可能弄出这些。」

我带着疑惑的眼光看他。

「这是我某次来到这边,无意间发现的。」他轻轻拥住我

「是吗?怎幺没带我来?这里真的很美!」我微笑着

「是啊!很美呢!」他没回答我先前的问题

天黑了,我开始害怕了,是不是再晚一点他就会像灰姑娘一样,离开王子的身旁?

「怎幺了?」他感觉到我的异样

我摇摇头,表明没事。

「喏!等我一下!」他鬆开抱住我的手转身要去某个地方

「不要!你要去哪里?我跟你去!」我着急问着

曾几何时,我害怕看见他的背影了。

「我会回来,等我好吗?一下就好。」他推开我握住他的手

这让我的不安瞬间提高很多。

他不在,我不停的张望着,看他什幺时候要回来。

很害怕,他会丢我一个人在这。

「小允!」

听见熟悉的声音我连忙回头。

「对不起,我让妳等了!」

我摇头,只要他有回来就好。

「小允...」他慢慢跪下,以单脚跪下

「你..你干嘛...」我惊愕着

「小允,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吗?」他问

我点点头。

我们因为一个擦肩撞上,而认识。

说来也很小说情节。

他笑,「我们相识、相遇、心动、喜欢、吵架、猜测、分开,妳知道,我们依然保留着什幺吗?」

我摇头。

「我们还有爱,爱让我们更成长,也让我们有一个信仰。」

「黎晨允,妳就是我这辈子的爱。」

「你干嘛突然..这幺肉麻啦!」我有些羞涩

「黎晨允,当我这一世的老婆好吗?」

他的瞳孔里,有着一片认真。

我顿时感触很多。

「当然...当然好啊!」我哽咽着

他将手上的一个东西套到我手上,看着手上的东西,眼泪就更不受控制地掉。

嘴角却幸福的上扬起最美的角度

那是一枚,用着花草所做的戒指,是一个他立下的承诺。

「老婆,别哭,好吗?」他轻声道

「我现在心里好害怕。」

「嗯?」

「我害怕这是一场梦,醒来后我会看不见你,看不见我手上的戒指,害怕...」

「那我们就让这场梦,不要醒吧!」他替我吻去我脸上所有的泪

接着一吻落在我的唇上。

慢慢地加深,慢慢地继续沈睡,慢慢地,一场梦。

一场,不会醒来的梦。

情人节番外篇,虽然有点晚了,不过还是祝大家情人就快乐噢!

终于写完了这番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