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小语,闭上眼睛。

好~做得很好。

想像一下,蓝天青草鸢尾花。」

「看到了没?」

「看到。」

「草地上有甚幺?」

「兔子」

「还有呢?听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吗?」

「听到。」

啪!的一声,文时打了个响指,晓语静下来了。

文时在她耳边小声的説了一些话

***

「身体觉得怎样?」文时关切地问刚醒过来的晓语

「没甚幺啊!总觉得睡得特别好~」晓语伸了一个大懒腰,甜甜的笑。

「对了,姐説明天来带你出去玩啊!我开车送你们吧?」

「你不用工作吗?不好意思啊!嘿嘿~」晓语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甚幺不好意思,其实她早就想赖着文时接送了。

「谁叫某人又要吃冰淇淋,又要去海滩游泳啊!这边的没车是等于没了腿~」文时説的时候貌似轻鬆,眼睛紧紧盯着晓语。

「还要去买美美的泳衣呢~呵呵!去沙滩看六块腹肌的金髮美男~~~」晓语太期待了!除了没出去过以外,想想能看到美男和腹肌也太让人兴奋了!

文时看到晓语的表情后整个人都轻鬆下来了

“听到关键词也没特别反应了”

文时的存在,就是要把不应该出现在晓语脑中的东西除掉。

某些可能会让她想起发生事故时的东西都要除掉,而现在,更多了一项...要把身体记忆的东西都一一除掉

之后,不知道还有甚幺会浮出来,所以,尽可能多陪伴着晓语观察着

现在,他终于放心了些,因为成功用催眠封锁了身体记忆~

这要报告给教授知道,文时要参与进晓语这个研究计划的交换条件,就是要把一切催眠的效果都要跟他説

八年前才知道有晓语这个计划的文时刚毕业不久,因为知道他们需要一个认识晓语的人做催眠治疗,于是果断再攻读了心理谘询,里面包含了催眠这个项目,就是为了不想再有遗憾...

「小语,你跟亚历士好像关係不错啊?他算不算是六块腹肌金髮美男?」

「谁知道他有没有六块腹肌还是有八块啊?首先,他的头髮已经不是金色,而且,我又没看过他的肚子!」晓语呶起嘴巴,有点不满

「可能他肚子上只是一大块腹肉也説不定~」文时还是耍了点心机,借机诋毁一下亚历士

「哈哈哈哈哈哈~~~~~~这种话你别在他面前説...只跟我説就好啦」晓语笑到不行

没办法,光想像一下亚历士阳光帅气的脸下有着一个不合衬的大肚子就觉得太好笑了~

「你...没有喜欢亚历士吗?」

晓语听到抬头看向文时,看到文时的脸变得好严肃,完全没有在笑...

「喜欢啊!

朋友嘛~」

心脏重重的呯呯跳了两下,当文时听到前面三个字时

然而,听到了朋友这两个字心就落下来了

晓语看着文时的脸一忧一喜的,总觉得这个曾经的邻家小弟一点也不适合“小弟”这两个字了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房间一下子静下来了

渐渐地,晓语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很,心也跳得有点快,手就按在胸口上了。

文时也察觉到她的不妥,趋前问她「没事吧?又不舒服了?」

「我..我...你...别靠这幺近啦~」脸红得像蕃茄,手足无措

这种感觉晓语觉得很陌生,不过她也不是白痴,知道她这是甚幺回事

她...喜欢上这个曾经是邻家小弟,现在是成熟男人的董文时?

文时凝视晓语一双眼,抓起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咚咚咚咚咚咚

「我的心脏也一样,因为靠近你而急速跳动!你知道这是甚幺意思吗?」

「你.....」晓语看着自己的手按在心时的胸口上,眼睛都瞪大了!

...他的心跳比自己的还要快得多!

「我一直一直都在看着你,你知道吗?

今年我已经三十三岁了,我用了大半生在追逐你,一直等你回头看我一眼

现在,我终于比你大了,你可以喜欢我吗?」

文时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他害怕听到否定的话语,可是这个情况下也不説,不知道下一次的机会是甚幺时候。

听到文时的告白,晓语的心酸了一下

她觉得只是睡了一觉的时间,他已经过了十九年

在漫长的日子里不知道他是怎幺过的?

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能得到他将近二十年的等待呢?

眼睛笑得弯弯的,眼角有点点泪光.....

「可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简体

「小语,闭上眼睛。

好~做得很好。

想像一下,蓝天青草鸢尾花。」

「看到了没?」

「看到。」

「草地上有甚幺?」

「兔子」

「还有呢?听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吗?」

「听到。」

啪!的一声,文时打了个响指,晓语静下来了。

文时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了一些话

***

「身体觉得怎样?」文时关切地问刚醒过来的晓语

「没甚幺啊!总觉得睡得特别好~」晓语伸了一个大懒腰,甜甜的笑。

「对了,姐说明天来带你出去玩啊!我开车送你们吧?」

「你不用工作吗?不好意思啊!嘿嘿~」晓语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甚幺不好意思,其实她早就想赖着文时接送了。

「谁叫某人又要吃冰淇淋,又要去海滩游泳啊!这边的没车是等于没了腿~」文时说的时候貌似轻松,眼睛紧紧盯着晓语。

「还要去买美美的泳衣呢~呵呵!去沙滩看六块腹肌的金发美男~~~」晓语太期待了!除了没出去过以外,想想能看到美男和腹肌也太让人兴奋了!

文时看到晓语的表情后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

“听到关键词也没特别反应了”

文时的存在,就是要把不应该出现在晓语脑中的东西除掉。

某些可能会让她想起发生事故时的东西都要除掉,而现在,更多了一项...要把身体记忆的东西都一一除掉

之后,不知道还有甚幺会浮出来,所以,尽可能多陪伴着晓语观察着

现在,他终于放心了些,因为成功用催眠封锁了身体记忆~

这要报告给教授知道,文时要参与进晓语这个研究计划的交换条件,就是要把一切催眠的效果都要跟他说

八年前才知道有晓语这个计划的文时刚毕业不久,因为知道他们需要一个认识晓语的人做催眠治疗,于是果断再攻读了心理咨询,里面包含了催眠这个项目,就是为了不想再有遗憾...

「小语,你跟亚历士好像关系不错啊?他算不算是六块腹肌金发美男?」

「谁知道他有没有六块腹肌还是有八块啊?首先,他的头发已经不是金色,而且,我又没看过他的肚子!」晓语呶起嘴巴,有点不满

「可能他肚子上只是一大块腹肉也说不定~」文时还是耍了点心机,借机诋毁一下亚历士

「哈哈哈哈哈哈~~~~~~这种话你别在他面前说...只跟我说就好啦」晓语笑到不行

没办法,光想像一下亚历士阳光帅气的脸下有着一个不合衬的大肚子就觉得太好笑了~

「你...没有喜欢亚历士吗?」

晓语听到抬头看向文时,看到文时的脸变得好严肃,完全没有在笑...

「喜欢啊!

朋友嘛~」

心脏重重的呯呯跳了两下,当文时听到前面三个字时

然而,听到了朋友这两个字心就落下来了

晓语看着文时的脸一忧一喜的,总觉得这个曾经的邻家小弟一点也不适合“小弟”这两个字了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房间一下子静下来了

渐渐地,晓语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很,心也跳得有点快,手就按在胸口上了。

文时也察觉到她的不妥,趋前问她「没事吧?又不舒服了?」

「我..我...你...别靠这幺近啦~」脸红得像蕃茄,手足无措

这种感觉晓语觉得很陌生,不过她也不是白痴,知道她这是甚幺回事

她...喜欢上这个曾经是邻家小弟,现在是成熟男人的董文时?

文时凝视晓语一双眼,抓起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咚咚咚咚咚咚

「我的心脏也一样,因为靠近你而急速跳动!你知道这是甚幺意思吗?」

「你.....」晓语看着自己的手按在心时的胸口上,眼睛都瞪大了!

...他的心跳比自己的还要快得多!

「我一直一直都在看着你,你知道吗?

今年我已经三十三岁了,我用了大半生在追逐你,一直等你回头看我一眼

现在,我终于比你大了,你可以喜欢我吗?」

文时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他害怕听到否定的话语,可是这个情况下也不说,不知道下一次的机会是甚幺时候。

听到文时的告白,晓语的心酸了一下

她觉得只是睡了一觉的时间,他已经过了十九年

在漫长的日子里不知道他是怎幺过的?

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能得到他将近二十年的等待呢?

眼睛笑得弯弯的,眼角有点点泪光.....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