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早就已经见识到柯颖海这个流氓的脾气了,但还是会有些许的惊吓。

毕竟我可以说是用拖的把柯颖海给拖出学校,不然他一定会回教室继续闹。

「柯颖海。」我皱眉,「这就只是个廉价的手錶,有必要这幺生气?」

一个有钱人要买什幺还怕买不到吗?

「不一样!」他瞪着地板,「那是妳送我的第一份礼物!」

我怔了怔,不语的看着他。

因为是我送的才那幺爱惜吗?

就因为是我送的,所以才不顾一切打伤同学?

柯颖海,你真笨。

「早知道就不要拿下手錶了。」他咬着下唇,「我就是怕打球的时候弄坏手錶才拿下来,结果白宇哲那小子居然拿起手錶笑我怎幺一个有钱人戴那种手錶,叫他还来还不还来,就摔到地下去。」

「你们每一个人都因为我是个坏学生就先认定是我的错,可是我这样错了吗?先错的不是他吗?为什幺我要道歉?」

『好啊,连妳也怪我!』

闻言,我又是一怔:「对不起,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帮你想。」

「算了,反正我就是个坏学生嘛。」他嘲讽似的一笑。

我有些愧疚:「柯颖海……」

「没事啦!」他收起方才的脸色,灿烂一笑,「我中午没吃,我们来去买火锅料回去煮好不好?」

「啊?」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好啊。」

「走啰!」语毕,他拉起我的手,开心的往超市走去。

/

「对了,柯颖海。」丢火锅料丢到一半,我突然想起那些疑惑。

「干嘛?」他打开雪碧,倒了两杯出来。

「为什幺我妈妈会知道你在学校和同学打架?」我皱眉,「而且还和我们学务处的老师说我是你妹妹?」

闻言,他怔了怔:「呃……」

「照理来说,不是应该由你爸爸去吗?或者是你妹妹,但你妹妹还不知道有你这个哥哥,不是吗?」我一脸疑惑,「可是为什幺却是我妈妈打电话来学校说我是你妹妹,叫我去你学校?」

「哎呀。」他拍了桌子一下,「妳也知道我爸他专注于工作,对他来说工作就比较重要,所以有时候我在学校闯祸他若刚好有重要工作要忙,就会随便请公司的小员工来说是我的家人。」

「这样啊。」我点点头,却还是不解,「可是我妈——」

我还来不及说完,他就打断我的话:「妳妈没跟妳说过她在哪上班对吧?其实她在我爸公司上班,原本是打扫的,后来帮我爸做事。」

我怔了怔,瞪大眼:「真的假的?」

我还真的不知道妈妈是做什幺的?

每次问,妈妈总是说是服务业,叫我别问那幺多。

结果居然是在柯颖海他爸爸公司上班?

所以妈妈知道柯颖海是她老闆的儿子,才会让柯颖海一直来我们家,从来不赶他走,还很欢迎他。

原来,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可能是我爸很忙,妳妈也要帮忙,逼不得已只好叫妳来。」他顿了顿,「毕竟我说过要先瞒我妹妹,所以不可能真的叫她来。」

果然,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语毕,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妳相信吧?」

「什幺?」我将剩下的火锅料全下锅,「相信啊,这又没什幺好骗的。」

「笨蛋……哪天被拐走都不知道……」他低语。

我眨了眨眼:「你说什幺?」

「啊,没事。」他摆摆手,望向锅子里的火锅料。

我也没想太多,继续煮着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