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杯?」

叶茵乔略显激动的离开,才刚出了咖啡厅店门,就又看见了一个最近很常见到面的人,韩申裕。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妳看看我这样,给个面子吧?」

韩申裕笑的温和,看着叶茵乔有些激动喷火的样子,顿时觉得她很可爱,只是如果让她知道了,只怕又要不高兴了。

看着他,无奈又无声的叹了口气,结果就是两个人居然跑到便利商店喝起啤酒,还一手一手的买。

韩申裕看着倒是有点吃惊。

「看不出来妳酒量不错嘛。」

戏谑的说着,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自顾自的拆起在便利商店买的零食⋯⋯配酒。

「如果妳想聊聊,我会是个好听众唷!」

靠坐在便利商店外的搭起的凉亭椅背上,修长的双腿交叠,韩申裕散发着一股随和的气质,带着浅笑看着叶茵乔,他发现,最近对她的兴趣越来越大了。

「⋯⋯还能聊什幺?一段失败的婚姻,实在是没有什幺好说的。」

看着天空,台北的夜晚,看不到星星⋯⋯

想起以前在南部,在娘家晚上多少还能抬头看看天空,可以站在自己房间外面的小阳台看着夜空发呆,可结了婚后呢?

呵呵⋯⋯

现在觉得有点可笑。

又解决一瓶啤酒,有着精緻美甲的手又伸过去,只是手才刚放上,还没来的及拿起,一只略带薄茧的大手覆盖上去。

「妳有些过头了,慢点喝。」

浓眉有些皱起,韩申裕觉得有些不快,他是想让她放鬆一下,不是想让她把自己灌醉。

「不是你找我来的吗?」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叶茵乔的脸上有些泛红,也许还是因为喝了酒,她觉得情绪有些溃堤,突然不想再忍耐。

「人,真的是一种很不知足的生物⋯⋯永远不懂的珍惜身边的,然后不断的缅怀过去,之后持续的懊悔着⋯⋯

我结婚前,很不喜欢家里,觉得爸妈偏心,认为她对我两个哥哥比较好,总是叫我做这些做那些,但是哥哥们都不用,,而他们的限制比我少了很多,所以我无时无刻都想搬出去住。」

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无聊的摸着桌上的瓶瓶罐罐,叶茵乔继续说:

「之后我遇上他,那时候我才二十二岁,想着要离开家,于是我们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

当然我妈有些不乐意,虽然最后也没说什幺⋯⋯」

一双大眼有些无神,想着想着眼中有些雾气。

韩申裕手又覆上她的,一言不发的看着她,静静的听着。

「可最后,我不开心,很不开心。

我觉得我为了婚姻失去自己,失去原生家庭。

我婆家的人虽然称不上罪大恶极,但实在是称不上友善,处处为难,处处针对。

为了维持我的婚姻为了我的爱情为了我的孩子,我不断的忍耐不断的修改脾性,可是呢?换得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而他,只会劝我不要理会,什幺都没有替我捍卫,所以我逐渐心冷,最后选择放弃婚姻,只为了找回失去的自己。」感受那略带薄茧的大手所传来的温度,叶茵乔突然有些心安,不自觉地放鬆下来。

「也许,那个男人唯一为我所付出的行动是,签了那张离婚协议书,放我自由。」

轻轻叹息,其实这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情,离婚的人满街都是,比她辛苦的人更是比比皆是,所以她也从来不会主动提起这段,因为没必要⋯⋯也因为她那可笑的自尊。

「那幺,妳还在乎他吗?如果可以,妳会愿意与他重修旧好吗?」

听了她的叙说,沉默了一会儿的嗓音开口说话有些沙哑,韩申裕问着,其实他也没有很想知道叶茵乔打算如何,只是有些好奇,没错,只是好奇,他才不承认是心底有些介意呢。

「在乎?我在乎的从来只有孩子,离开他们我很不捨,但我愿意等待,等到他们大一点,我会跟他们联繫,让他们选择想要如何,如果现在陷入争吵,无辜的只有他们。虽然如今的我能够负担得起他们的教养,但是我不愿意为了争夺抚养权而让事情变得複杂,若是弄不好说不定会变成一人带一个,这样他们两兄弟太可怜了。」

美目一抬,看着韩申裕的双眼,那是一双有着深沉目光的双眼,以往总是带着似笑非笑的光芒,如今看着她的眼神却是十分认真,毫无半点玩笑模样,突然,她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所以,妳不愿意再回到他的身边?」他有些惊讶,可又不觉得意外,但还是想再问一次。

「不是不愿意,而是不会,基本上,让我提出分手的人都是让我极尽心寒的,我怎幺可能回到让我心灰意冷的人身边?

他对我说,让我再给他一次机会,但难道我不是没有给过吗?只不过人总是这样,非得要到真正失去了,才能够真正醒悟,这时候都已经晚了,跟一个心灰意冷的人要求机会?这是在折磨自己还是太看的起自己?」

不知道什幺时候,叶茵乔察觉那只温暖的手离开她的,她突然觉得有些失落,有一种久违的情感重新在她的心脏跳动着⋯⋯却又瞬间失去了一样⋯⋯

只是没想到⋯⋯

「那麽,如果我想要追求妳呢?妳会愿意与我交往看看吗?」

韩申裕认真万分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