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las所谓的「靠你啰」,基本上等于从架炊具到打包成存粮的完整过程,其他事都自告奋勇帮忙,举凡铺睡袋、照料马匹、寻水取水、防野兽侵扰的设置、狩猎採集……他都忙得不亦乐乎,甚至在亚拉冈表示可以分担时,语重心长地劝告他别过意不去,这是专业分工,若还是很介意,那就大展厨艺吧!

在Legolas的坚持下,他们每餐都準时开饭,有几次还因为多绕了点路打猎以加菜,会在下一次用餐前加紧赶路,务求不担搁行程、不拖延三餐。而Legolas最喜欢的是晚餐时间,因为比较没有时间压力,可以好好做一些琐碎的活动。

没住旅店的第二个黄昏,亚拉冈才说「可以扎营了」,他就立刻下马开始行动,将沿路打的猎物全数卸下,然后哼着小调做杂事打发时间,不时还会向亚拉冈的「临时厨区」投向几眼,例如装水过来时、铺睡袋时、洒草碎渣设置粗浅防护时、和康佩拉谈心时。

亚拉冈一边翻转串在架上的半熟兔子,一边无奈地叹口气,因为Legolas终于没事忙了,「又」蹲在不远处小心翼翼、目露兴奋期待地看着这边;他想了想,突然开口问:「Legolas,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那边的土堆挖开?我估量里面的东西差不多了。」

乍然被点名他有些愣住,因为他一向只负责「吃」以及「评论」的动口阶段,对料理的过程从来不插手,不过他没想更多,只迟疑一下便点头称好,换一个地方蹲。

因为有一直偷看亚拉冈的行动,所以他知道该用树枝翻开。

甫被推散开,闷在里面的热气立刻蒸腾而出,好险Legolas闪得快没被冲到,蒸气较淡之后凑过去看,是一个个用树叶包裹的椭圆形物体,叶片上还有湿濡热软的泥土附着。

Legolas有些疑惑,此时亚拉冈的声音适时为他指导:「可以用两根树枝挑起来,或是任何物品夹出来,直接放到地面上,要吃的时候在剥开叶子就好。」

依言将七个神祕物体夹出来,Legolas好奇地问:「这里面是什幺?」但亚拉冈只是笑笑,回答:「再等等,这只兔子终于好了。」这样避而不答却让他眼睛一亮,更加期待。

等一切準备就绪,Legolas就欢呼一声率先挑起已经不烫手的「神秘物体」,同时讶异道:「比想像中好剥……啊!是鱼!而且皮跟着叶子一起撕掉了,完全不用去鳞!我还在其怪鱼到哪去了。」他迫不及待地吹了两口,就小口咬了嫩白的鱼肉,然后再度发出讚叹:「这是新的调味料吗?」

亚拉冈颇自得地回答:「是,混了你昨天採的植物,虽然不知道它是什幺,但嚐味道我就觉得很适合烤肉,而且这种作法即使将酱料涂在鱼皮也能够渗进去,是简单实际的烤鱼方式。」说完他递出撕下来的兔腿,「也嚐嚐这个,同一种酱料却有不同感觉。」

Legolas接过后咬了一口,细嚼之后疑惑问道:「这真的是同一种酱料吗?多了一点酸甜、更鹹、以及细细的辣,配上软嫩的兔肉很爽口,但跟鱼的那种、把淡淡的味道积聚在味蕾上又不一样。」

「这就是我要的效果!」亚拉冈兴奋地说:「因为抹在鱼上虽然也会入味但多少会淡一些,较细的味道难以察觉,但兔肉我可是帮牠用酱汁做全身按摩,可说是完全浸染。」说完,他自觉太激动,不好意思地低咳一声,放缓语气说:「呃、抱歉,这是第一次把自己的实验让人品尝,难免会忐忑以前的成功只是自我感觉良好,所以能让美食家如你称讚,简直比剑术突破难坎来得高兴。」

「原来如此。我非常不介意当每一道新料理的实验者,欢迎以后多多尝试。」

晚餐在如此愉悦的气氛下结束,Legolas将餐具盘碗拿去沖洗,亚拉冈则把剩下的食物做了点加工,以便保存到明日,这样就能省下一餐的準备时间。

由于昨晚各自完成琐碎的事情后,Legolas提议来运动运动帮助消化以及睡眠,两人选择提武器打一场,但在洗完澡之后就只简单拉筋,接着双双疲倦得直接睡去,导致早上晏起而且肌肉酸痛,于是今晚他们学乖了,决定散散步走走就好。

他们沿着月光银洒的河边来回,漫无边际地聊着,从Legolas刁钻的舌头居然偏爱亚拉冈的手艺,到塞斯拉与康佩拉的命名,随心乱谈,直到两人停下脚步,被银光闪闪、波光粼粼的河面吸住目光,不约而同地提议来夜泳。

相视而笑,他们悠哉悠哉地晃回营地取衣物。

Legolas毫不介意与一名人类一同裸泳,爽快地三两下剥除衣服,月光下,Legolas的金髮更是与月晖相应,让他好似站在一团柔和的光中,毫不保留地展露精灵战士精瘦而颀长的身躯,而亚拉冈发誓他没有注视很久,只是刚好从后面能见到Legolas的腰身结实、腿型修长特好看。

然而他没有障碍,亚拉冈却突然莫名地彆扭。

尤其是在Legolas先他一步跳下水后,一会儿又唰一声从水中站起,优雅地抬起手将湿髮往后梳,闭着眼让不让水流进眼里,睫毛却轻颤着眨下水滴,沿着脸颊滴落锁骨、顺胸沟肌理曲线滑下肚腹,没入河水。

亚拉冈察觉喉头乾涩,回过神来却见他一脸不解地站在那里,已然睁开纯净带笑的蓝眼,连忙掩饰性地笑了笑,迅速将最后的裤子也脱下后慌忙走入河里。

当他下水的时候,Legolas已钻入水中,只有金髮的飘扬能看到他在哪里;水的流速不算急,优闲而舒缓地流向远方,能让人安稳站直,然当亚拉冈才适应水的凉意,就冷不防地被袭击──是幼稚的泼水攻击。

「Legolas……你几岁了……」亚拉冈虽然口里如此无奈指责,却在对方探出头刚开口辩驳「与岁数无……」,就狠狠地拨水泼回去打断,引来笑骂抗议,接着两人开始了令亚拉冈事后回想都会掩面呻吟的月下戏水。

当两人终于都气喘吁吁,Legolas才主动投降,懒洋洋地躺在河畔浅处,任水流轻薄。

「我先上岸了。」亚拉冈打了个呵欠,从Legolas身旁走过,心想他大概也有点饿了,回去切一点肉好了……然后迅速地将衣服穿上。

因为亚拉冈心虚在先,所以没注意到他背对着的Legolas翻过身,支着下巴大方观赏穿衣秀,心中还暗下评论:嗯、腿型匀称,臀部窄实,背部线条优美。

回到营地后,亚拉冈替未灭的火堆添柴,两人肩并肩坐在旁边烤乾头髮。

亚拉冈注意到Legolas并不将小辫子拆下,吃了点兔肉后只是呆着打瞌睡;他忍了忍后还是问,却收到回答「手没力了,懒得动。」亚拉冈莞尔一笑,说:「我帮你把头髮放下吧,这样乾得比较快。」

Legolas也不矫情,只是倦着眼糊里糊涂地点头。

亚拉冈半跪在他背后,动作轻柔地解下湿缠在一起的头髮,细细将它们一一梳开,此间小心翼翼不拉疼他。

「好了……Legolas?」与湿漉漉的头髮纠缠到半乾,终于让Legolas一头金髮完全散开,然他呼出一口气宣告完成,却发现头髮的主人已经抱着膝睡去,呼吸均匀绵长。

亚拉冈堪堪把视线从他英挺的鼻子上移开,思索后决定把睡袋搬来,摊开其中一张铺在火堆旁,另一张则作被子,扶Legolas躺下后轻轻盖上,自己也钻进去,果不其然地被他四肢并缠抱住,同时将头髮继续对着火堆热源。

这是亚拉冈能想到最好的方法。

回拥住Legolas,他在淡淡的香气中睡去。

///

鱼是个无可救药的老梗爱好者

特别喜欢月光沙滩海浪你追我跑哈哈泼水~

这一节,两人之间的心动开始增强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