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被捉住肩膀的绿冰害怕的退后了几步,眼眸里闪过一丝丝的委屈和难过,不过之后马上变成了隐忍似的表情。

眼泪满满的在眼框打转,小绿冰却忍着不哭,涨红了脸颊。

「……啊,学弟?对不起啦,我是想要证明……」夏嘉冬开始紧张了起来,赶紧把他的双手收回,一脸愧疚。

他最害怕看到别人哭了……

尤其是自己那粗神经惹出来的……

还记得前一个女友佩佩就是被自己的粗神经气跑的,他那时候还每天传简讯给她,还做便当给她吃,要她回头呢。

不知道是他太烦还是菜太难吃,最后被说是变态什幺的,因为这件事情还被叶藤取笑了好久,而且是冷笑耻笑的那种,男人的自尊心会受损的。

啧啧,看看现在谁是变态啊?谁摸了学弟的OO!──

「没事啦,只是吓到啦。」摇摇头,憋泪的绿冰有气无力的暗暗回道。

那副模样真的让人好想安慰好想拍拍好想亲亲啊!──

「……好…好吧,那走吧!我们快点去浴室!」迅速的检起了自己的盥洗用具,夏嘉冬突发奇想的用空着的右手牵起了小绿冰,带着半尴尬的灿烂笑容说道。

不过这种安慰的方式反而让男子气概爆发的绿冰感到很不开心!──

他马上用力的嘉冬的手甩开,赌气般的站在原地,气愤的看着他:「我不是女生!」

谁知道闹起脾气来的绿冰那幺难搞?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又不是女生,牵手干麻?」

「危险啊……」

「哪里危险?哪里?」

嘉冬惊慌的手足无措,然后又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那这样的话……学弟你就…就牵住我的食指就好啦!」

愣了一下,小绿冰撇开了头,噘起了嘴巴。

他这幺一想,嘉冬说的也没错……(不,等等,你这样的思考逻辑没问题吗?)

「好吧……」

向前牵住了嘉冬的食指,两个想法都异于常人的呆瓜就这样朝等等会让他们陷入地狱的浴室前进。

其实浴室离刚刚的草丛不很远,走几分钟就到了,而一到了目的地,嘉冬就被拒绝于门外,他只能乖乖的坐在门口,看着满天的星星叹息,然后时不时的和里面的绿冰对话。

他本来想再提提叶藤的事情的,不过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疑问留到之后好了,以免学弟会不开心,被自己的粗神经给坏事。

「喂,学弟,你什幺星座啊?夏季的星空很美哦!」

「哈啊,牡羊座啦!──」

或许是因为其实浴室里面的设计并没有很靠近门口,所以绿冰回话都要大声一点。

「是哦,我是天秤座哦!帅哥星座!」

「……」

「欸,学弟你几公分啊?感觉好矮哦!」

「……我有快一百七!──」

嘉冬大笑了几声,然后接着回道:「是这样吗?或许是因为我太高了以为你只有一百五欸哈哈,我真是高富帅!……」

「嘉冬你!……啊!」

『碰!──』

不知道怎的绿冰好像发生了什幺事情,本来想对夏嘉冬回嘴,却传来了碰撞声和有点大声的惨叫。

原本蹲在地上用手托住下巴正在大笑的夏嘉冬跳起了身子,马上打开了浴室的门!──

「「学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