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昨日已经跷过一次练习了,所以从二口的家离开以后,青根还是自发回到体育馆去补回。

即使没有其他人配合,拦网的起跳动作,发球,对墙进行的上、下手接球,还有体力训练还是可以一个人完成的。

只是回到学校体育馆的时候,青根却发现茂庭、笹谷、鎌先、黄金川和作并正在进行二对三的比赛。

「啊青根,你终于来了!」

歪着头对说话的茂庭抛出疑惑的眼神,对于前队长的读心术虽然不陌生,但青根实在不明白为甚幺对方能够预想自己会回来。

看到青根便停下来了,茂庭、鎌先和青根不约而同向摆放饮料瓶子之处集合,而也想要跟去的黄金川却被笹谷抓住,逐一检讨刚才比赛时拦网和托球的各种问题以及需要注意的地方,作并见状也留在原地。

「你昨天没来啊,若今天不补回去,心里会不舒服吧?」

茂庭的声音在啜饮清水的间隙流入到空气中,让在空气中抓到茂庭声音的人轻轻地点头。

栗色头髮的人站在一旁也看着青根,只是一直犹疑着,不知道该不该向对方查问二口的状况,读心术了得的伊达工前队长见此状便助他一臂之力。

「二口还好吗?」

听到茂庭的提问之前首先看了一眼鎌先,然后青根的视线重新落在茂庭身上。

「还好。明天能来。」

被瞟一眼的鎌先心里一惊,但是青根没有接着说明下去,因此他也犹疑着是否要追问下去。

换着是平常的时刻栗色头髮的人想也不想就会直接追问,因为在伊达工业排球队的二三年级正选球员之间并没有太多秘密。只是,如今在鎌先心中却生出了不想面对现实的感觉,他因此而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继续倾听茂庭与青根的对话,鎌先逕自回到球场上,也学着笹谷那样主动向黄金川提供指导。

而确认鎌先离开听觉可及範围之后,青根向茂庭稍稍躬身,然后发出了一贯沉稳的声音。

「二口……有话带给前辈。」

在茂庭点头后,青根稍为停顿,然后继续说话。

「二口说很抱歉,和鎌先前辈的事弄得不清不楚。但他跟鎌先前辈之间没甚幺,请茂庭前辈不要误会。」

虽然想不通为何二口针对与鎌先之间的关係作解释,但是茂庭理解二口特地解释的心意,所以他再次点头。

「我知道了。麻烦你跟二口说一声,就说我不会误会的,他和阿鎌的事……慢慢去解决就好。请他不要担心。」

茂庭回应之后,青根也点点头。看着后辈仍然维持着微微躬身的的姿势,茂庭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臂膀。

「你也不用太担心。他们两个虽然个性有点不合,但是感情比我们想像的要好。很快会没事的!」

听着对方的话,青根再次点头,直起了躬下的身子,準备转向在不远处的四人。

「到底……青根对茂庭说了甚幺呢……」

笹谷的说话让故意背向场外两人的鎌先着紧地回过头,而在这个时候却正好对上了正向球场中央走来的青根双眼。

对望的三秒钟,两人都没能反应过来,最后还是后辈先向前辈点头致意。

一种奇妙的想法同时渗入了鎌先的脑海中,让他产生一种与输球类似但不同的、难受的感觉。

然而,幸好这氛围并没有对其身边的人造成影响,否则全伊达工的同学们也将同告失眠。

总算把跷掉的练习补回的翌日,青根高伸在家里用过丰盛的早饭,神清气爽地踏出了家门。

连走路都是专心一致的人在途中听见手机收到电邮的声音,拿出一看便发现塞满二口坚治所发电邮的邮箱中新增了一条同样由他所发的讯息。

『今天也不回去了。笔记和功课麻烦帮我记一下。糖渍栗子会準备好的。拜託了。』

青根在回覆电邮时也维持一贯简约的风格︰好的,保重!

『也记得替我告诉教练一声。体育馆钥匙不要掉了啊!』

虽然二口有很明显地表现出想要聊天的意图,但是对青根来说只要是暗示就是不明确,因此他对同班同学的想法并不了解。

是以青根对二口的回覆还是只有两个字:知道。

晨练对保持状态有很好的作用,所以一般能称为或希望被称为强队的学校队伍也会进行这一环节。而一般情况下只有还需要或有机会出赛的队员才需要出席晨练,所以已经退下火线的三年级生的出现,令伊达工的总教练追分托朗有点惊讶。

而且,最早到的还是晨练时一直迟到的鎌先靖志。

「所以鎌先……你真的很闲吗?」

「诶?教练不要这样说啊!我还是很挂心后辈们的!」

「哈!那你就不要常招惹二口!难得茂庭让他甘心接下队长一职,他也终于有那个自觉去带领队员和照顾新人……」

追分托朗的说话让鎌先心里感到不爽,于是他一脸不悦的自教练跟前退开了,只是追分并不是那种小器的教练,是以他并不介意年纪还不到自己一半的后辈展现出情绪。

然而,追分并不知道,鎌先所表达的情绪,事实上并非来自对揶揄的不悦,而是由于没能乾脆爽快地解决昨晚的事件。

「难得你来了,就替后辈们拦网吧!有被真正的伊达工铁壁洗礼过才能成为真正的主攻手!」

追分明显地是在哄骗小孩,但鎌先靖志依然积极参与球队训练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尽自己的一分力去帮助后辈获得更好的成绩,因此鎌先接受了追分的哄骗。

而鎌先今天前来其实有另外的目的。

儘管今天这个目的是要落空了。

本来打算在晨练之前跟二口解释前天晚上的事情,但是今天事件的主角缺席晨练,这让鎌先有点始料不及。

热身之前,青根向追分报告了二口要缺席的事,所以他并不为不见二口蹤影一事感到不妥。但是不知情的鎌先却一直苦苦等待,直至晨练结束还不见对方,才终于尝试向青根探问。

「嗯,他没来。」

虽然没期望过青根会给出详细的答案,但鎌先也没料到对方会以覆述自己的说话作为回答。

也担心二口的身体,也担心二口的心情,鎌先泛起了想要再次登门拜访的念头。只是没有人提出要再前去探望,也不想被其他人察觉自己的心情,是以他没有主动向谁提起这个想法。

放学后也前往练习是为了在熟悉的场景中寻回安稳的情绪,然而鎌先到场后才发现,除了二口,今天茂庭和笹谷也没有来,甚至连青根都提早了一小时离开,让鎌先觉得有点寂寞。

幸好追分托朗利用了其发球强劲的优点,安排让他锻炼自由人作并浩辅的一传,否则鎌先可能要从注重群体合作的排球活动中领教孤独的感受。

因为不能将原因告知其他人,所以青根只是说了有事就离开了伊达工的体育馆。

有了先前的经验,再次前往乌野的伊达工学生所花的时间比先前要短。而这次他没有遇到长跑练习的排球队队员,因此他直接前往乌野高中的第二体育馆——使用权属于排球队的场地。

虽然说地板的材质有所不同,选用的球的品牌也有不同,但排球落地的声音,还是一样地令青根心情激动。

连续不断的排球落地声,让青根明白场馆内正在进行发球练习,虽然刚才在就读学校的体育馆已经进行过练习,但在别家学校的体育馆,他还是有想要再次进行。

然而他有紧记住今天的目的,所以他并没有被想要练习的心情左右。

刚踏在体育馆的门前,便看见腾空并出手的东峰,正在迅速的往下落在地上,而在球网的另一边,自由人西谷正把对方的发球稳稳接起,并通过球网前二传的位置落在地上。

虽然说,一传到位是当自由人的基本要求,但是看到那幺从容又高质量的一传,青根还是产生了佩服的感觉。

望见东峰跳发落下来后向自己身后挥手,西谷也立时转过头去。

望见再次不请自来的访客,虽然他想要向对方表达自己与东峰之间的联繫,但他看到东峰的态度,便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从东峰面前走开。

「啊?西谷?」

「旭前辈先去聊吧!我找木下练习。」

有话直说并且不会掩饰感受,是西谷向来的做法,所以当对方从自己跟前走过的时候,东峰明白对方心中有不好的感觉。

只是东峰明白西谷的意思,所以他顺应对方的想法,先去招待从伊达工前来的人。

在东峰走向自己之前,青根先去了向乌养教练和武田老师说明自己是来找东峰谈话,获得批准后才重新走向体育馆门口。

因为先完成了球队的一般训练才过去对方的学校,所以青根高伸抵达乌野高中之时天色已经开始慢慢转变。

确认东峰和自己并排了,青根双眼望着对方向前踏出一步,示意对方继续向前走。明白对方意思的东峰点点头,然后直接向前走,走在对方的身旁。

依然维持一贯的沉默,青根静静地走在东峰身旁,东峰也静静地走在青根身旁,两人时而低头看路,时而抬头看天,也有时会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对望几秒后又自然地移开视线。

随着两人的脚步逐渐远离球队练习的场所,人们吆喝和排球落地的声音慢慢远离,但是围绕两人的氛围却依然萦迴不散。

终于在再也听不到体育馆传来的声音的距离处,青根停住了脚步,东峰也跟着停住脚步,然后两人各自向反方向转了九十度,从并排而行变成彼此相对。

从上一次的短暂相对就理解到对方说话的节奏,东峰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白髮的人的下一步行动。

07续28/3/2017,09/6/2017

给我力量,给我活下去的力量!

青根和东峰的幸福,给我活下去的力量!!最近遇到很多事情,也从很多事物很到启发...

希望可以凭自己的意志,去选择自己认为该走的道路,并且去做认为应该做的事~

让青峰好好发展就是该做的"大事":-P

09/6/2017

修文的过程并不顺利...开始时的结构和想法太过于鬆散了=3=

不过会续继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