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2009年5月7日

「你来啦,钥匙还你。」

「嗯。」

「这次可以上车了吧。」你看着我淡淡的笑着。

   我盯着手上崭新的墨绿色安全帽,突然想起过去你唠叨不停地幸运色,此刻遥远的宛如隔世。你说晚上的风有点凉,要我把手伸进你的外套口袋里,你的声音挟着呼啸的风声,摇摇晃晃地;我的手在你的口袋里,却因为环抱着你的身体,而感觉扎扎实实地。你空出一只手,隔着口袋轻轻的拍了拍,没来由的忽然觉得想哭,但眼泪还没有流在你的肩膀上,就被夜风吹得在脸上蒸发了。

「对不起,本来要给你上次準备好的生日礼物,但我忘了带。」

 「没关係,我不喜欢过生日。」

   我随着你的视线,直直地看向你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到达的大海,你点了点头,带着一贯得寸进尺的口气笑着说你知道,所以才没有带。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我们谁都没有再说话,全身的感官只感觉到你缓缓地将我的左手往右边的口袋里轻轻的放着,紧紧的握着。那道当时留下来的伤口,因为你手指的抚摸微微的发着热,口袋里好像有颗太阳。

「我们好久没有没有像这样说话了。」你看着我眨了眨眼,伸手拨去我脸上被海风带来的沙子。

「嗯。」

    我点了点头,好像从来没有这幺认真的看过你的脸,你的眼角下原来有颗小黑痣。好像掉进时间的断层里,明明身体在这里,但视线却在遥远的青春里。海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搔刮着耳朵,感觉浪已涌至脚边,但过去我们却害怕失去地平线,谁都不肯轻易往前一步。

     

「你会好好跟他工作吧。」

「嗯。」

「你很关心他。」我看着你带笑的眼睛说着要我安心,你不会因此跟李家麒闹翻。

「高中时曾经在ㄧ起过。他是个温柔的人。」

「嗯。」

「后来被学校跟家里的人发现,所以匆匆的转学了。」

「嗯。」

「对不起。」

「嗯,没关係。」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像现在这样,用着事不关己的口吻讲出描述这些过往的事。你的视线一直放在遥远的海上,只是缓缓收紧了口袋里的手,随着我的每一个停顿点了点头,像是在跟我说不要害怕,你没有在看我,没什幺好丢脸的。

「我发现我今天讲嗯的次数好多,好像你。」

   你拨着被海风吹乱的头髮,缓缓地点起了一根菸,而我则因为你突如其来的话,忍不住笑了出声。

「你还是笑比较好看。」

「白痴。」

「你没有鬍子的样子也很好看。」

「白痴。」

「嗯。」

    像是发现自己又多说了一次「嗯」一样,你噗哧的笑了,然后我也跟着笑了起来。过得太久了,我都忘了你笑起来,圆圆的眼睛会有两条皱纹。你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后煞有其事眨了眨眼睛,伸出空着的左手小指跟我约定谁再讲一次「嗯」,就要罚50块。我低低的笑了出声音,伸出右手回应了你孩子气的小指。

「上次李家麒说他大概喜欢你。」

「是吗?」,

「嗯。」

   你大骂了一句髒话,掏出口袋中的零钱,我瞇起眼睛毫不客气地伸手讨着。而当那枚硬币放到我手掌上时,你却趁势的将手指穿过我的指缝。

「我可以亲你吗?」你抬着头温柔地询问着。

「嗯。」

   你被海风吹凉的嘴唇缓缓覆盖上来,鹹鹹软软的,而你的舌头有着淡淡的菸焦味,甜甜涩涩的。不知过了多久,感受到嘴唇再次被风吹过,我眨了眨眼睛,看到你露出得逞的笑容,附在我发红的耳边小声地说着「欸,换你欠我50了」。我也低声的骂了句髒话,看着你神气的从我们交扣的手上,拿走那枚原本属于你的硬币。

「亲你没有被揍的感觉好奇怪。」你无赖的搔着头髮笑着。

「我没有那幺喜欢揍人。」

「才怪,生日那天你打得我超痛的,你平常一定很常揍人。」

「因为你欠揍。」

   你露出极其夸张的委屈表情要我摸摸你的脸。不知道为什幺,当我轻轻触摸着你的脸时,那时你脸上因所受的伤,彷彿透过你的肌理一点一点地渗进我手掌的毛细孔中,随着血液的流转扩散到我的脸上,使我双眼以及鼻头都感觉到如阵痛般的酸楚。

「高中时,我其实满喜欢你的,说不上什幺喜欢的死去活来的那种,但确实是喜欢你的。欸,你想那时候如果我跟你告白会怎样?」

「大概会更惨。」

「我想也是,因为我很白癡。」

   你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看着天空,搔着头髮说着好冷,可能要感冒了。我顺着你的视线看着此刻正闪烁的恆星,跟着吸了吸鼻子表示,自己也可能要感冒了。

   

「王瑞京,你知道现在看到的星星,其实大半都已经是死去很久的。」

「是吗,像是太阳毁灭那件事情吗?」

「类似吧,但应该不至于会世界末日。」

   我抬头看着天空淡淡的说着。你放开口袋中的紧握的手,爬上我冰凉的脖子,轻轻地将我的脸转向你,颤抖地问着「我可以再亲你一次吗?」。

    这次,你没有等到我的回应,便将脸靠近了过来。

   啊,你的眼睛好像进了沙,在闪烁着白光的星空下微微的泛着红。你捧着我的脸细细碎碎的吻着我,曾经是我所有梦想的你,此刻彷彿也化成了沙入了我的眼,使我只能闭上眼将你含在眼眶内。

   恍恍惚惚地,在我眼前的你好像正穿着浅蓝色的学生制服。你喊着我的名字,开心的问着我等等补习班下课要不要一起去打电动。我们合作无间的在电玩间里靠着20元,击败了所有的挑战者,并且在惹出麻烦前,你拉着我的手赶上最后一班回家的公车。

   我们坐在末班的公车上,紧紧牵着手,趁着没人注意时偷偷的拥吻着。

    你红着脸笑着,然后我也笑了。

「王延安,我好喜欢你,你咧?。」

「你白痴啊,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