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集中,嘻闹的人群来来往往,叫卖声音不绝于耳,但往市集里冗长的街道中,人群像是看到稀世真宝一样围在不起眼的摊贩前驻足不去,男人满足的呻吟声穿过人群传出,不知道的人还真会害燥脸红。

虽然索洛国民风开放,对于男女这挡事毫不避讳,但男人依旧是这世界的霸主,女人在及笈之前可算是自由之身,可以随意抛头露面、工作养家,但只要一及笈,就可以任男人订下,简单来说就是男人只要喜欢就可以娶走当妻或为妾,之后女人一切就以夫为天,没有任何自由,当然,为保持贵族权力\'慾\'望,贵族大可任意选取贵族之女甚至挑选美貌的平民之女,而平民就只能找平民之女。

但这摊位传来的声响却让人想入非非,是哪家的男人如此心急,竟由他的女人在大街上帮他\'解决\',好奇的人都围观了过来想要一探究竟。

摊位前儘摆放一张椅子,对这里的人来说,这椅子长的极为特别,这椅子上方立了两根细木头,木头的上方连了一块包着厚棉布的挖洞木板,人是坐在椅子上没错,但要跨坐在上头,双手垂放在身体两侧,头则以脸部朝下的方式趴在挖洞木板上,任身后的女人在背颈之处按压。

而在摊位后方则挂了一层布帘,布帘上写了\'肩颈一次五十银币、全身一次二百银币\'

「呜~~~啊~」

令人酥软的叫声这次是从布帘后传出,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一名男人边整理衣物边走出布帘,满足舒服的笑在脸上从未停过,让一旁等待的众人期待到心都痒痒的。

「十号~~~」

站在门边的年轻女子嗲声叫到,柔细的声音让在场的男人无不酥软,只见人群中一名身穿素面蓝青色长衣,腰繫银边绣鹰织带的高大男子高举着木排兴奋的跑了出来。

「肩颈?全身?」

女子俐落的问到

男子先是看了一旁坐在椅上舒服的被按压男人,很安静,又朝布帘的缝隙瞥了一眼,想到刚刚离开男人的声音,他咧嘴扯开一个淫笑。

「先付款后享受,二百银币」

不等男人回答,女子伸出白晰的手等着男人付出银币,但男人却只是看了她一眼。

「我是虎执事,还需要付钱吗?」

此话一出,原本一旁哄闹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个个收起笑容立定不动,好似有人丢了一颗炸弹在他们之间,只消一动,便会炸的粉身碎骨。

「二百银币」

女子皮笑肉不笑的将手伸的更长,稚嫩清纯的脸蛋突然引起了男子的注意,他向前抓住女子的手,用力一拉,女子当场撞近了他的胸膛,此时他嘴角的淫笑更浓了,他低哑着声音问

「几岁了?」

女子一怔,秀眉微蹙,随即像是想到什幺一样舒坦了开来,她露出微笑恭敬的对男人点了点头,细柔到让人软脚的嗲声再次响起。

「原来是奥鹰将军府上的虎执事,小女子多有得罪」

「哈哈哈~没关係,没关係,妳15了吗?」

女子的娇嗔让男子巴不得马上就把她\'脱\'进去吃了,他放鬆他的嵌制,正想要一把抱起女子时,布帘后传来悦耳却略带警告的声音

「这位先生,你把我的人带走了我要怎幺做生意」

名叫虎执事的男子瞪向布帘,一脸粗旷的他此时正因为有人挑衅而狰狞了起来,他扯开喉咙大声吼到

「混帐,我是虎执事,叫你的主子出来!难道没人告诉你在市集摆摊都要经过我的同意吗?」

诺大骂声震的人耳膜都要破了。

「ㄟ~这位大爷,你这段时间都不在城里,那我要找谁问去?」

布帘后传来的悠悠回答让虎执事的眼神露出了杀气,他要揪出这个无礼的人,他推开怀中女子,突来的力道让女子像纸片般飞了起来又像自由落体般落下,眼看瘦弱女子要撞到石墙时,一个黑影述地从布幕缝隙中闪出,穿过虎执事的身旁停在女子身后。

虎执事粗壮的手臂悬在半空中,不敢相信他是否眼花,竟然有人可以从他眼前一溜而过?!猛一转身,朝方才被他丢出的女子方向看去。

「若宁,妳还好吧!」若莞烟扶起略受惊吓的女子担心的看着她,这大块头,满脑精虫也就算了,还不懂的怜香惜玉,要不她动作快恐怕若宁就断骨裂皮的,她抬起黑眸双手插腰,右脚蹬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按摩一天也累了,竟还要搞定这看来活像只熊的\'奥客\',她深吸了口气,大声骂到。

「王八蛋,不给钱你还给我捣乱,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要按摩我这边有,但要女人我这边没有,要女人去妓院找,前面拐个弯就到了,不过在你去之前请先跟我妹妹道歉,或虎只是.」

「虎执事」若宁的声音在若莞烟背后响起

「虎执事,请道歉」

匹哩啪拉的一长串骂完,若莞烟双手交叠在胸前等着有人道歉,一旁的众人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他竟然当众要奥鹰将军府里的虎执事道歉,谁不知道战功彪炳的奥鹰将军不但身为王上的弟弟,更是掌有全国兵力的人,而虎执事不但是首都市集的地头,更是奥鹰将军的属下,这一等一的贵族可是头一次有人敢不要命的去招惹。

默默的,摊贩前的人群像是蜗牛一样开始缓慢的散开,这摊位的老闆可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这下对上鸭霸的虎执事,认谁都不想成为炮灰。

「喂!我还要做生意勒,你是道不道歉~~还有,你们...」

若莞烟伸出手指向正要偷偷摸摸离去的众人,严厉目光让他们的嘴角有志一同的抽动了几下。

「拿了号码排就要给我乖乖的排队,老师没教你们要诚实吗?我最讨厌被欺骗的感觉」

若莞烟半瞇起眼,只要谁敢让她心爱的银子飞走谁就死定,阴狠的寒气飞射了出来,紧接着,蜗牛们像是装了机械脚一样答答答的整齐排成一列,这简直是地狱来的恶魔嘛!而这恶魔下一刻俊俏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怎幺,你还在这?!」

若莞烟斜睨了一眼,这男人怎幺一脸呆滞的看着她,是她的男装扮相出了问题吗?她低下头检查身上衣物,白色连身布衣和内里长裤,腰间繫了黄白相间的织带,没错啊!十足的男性打扮,虽然她不得不称讚这里的皇帝真的厉害,规定平民只能穿黄色、白色的衣服,还有制式规格勒,有朝一日她一定荐言皇帝开放服禁。

被那小伙子的轻蔑眼光一扫,虎执事顿时从惊讶于他那面相如女却气势如男的模样里惊醒,差点忘了他是来翻桌的,他大步一跨左脸兇狠的抽动了一下。

「你..呜~~」

这画面差点没让在场的人吓掉了下巴,一名少年丢出一团灰色的东西,啪!正中魁武的男子準备开骂的大嘴,接着一闪身躲在男子身后,抬起右脚几近完美的将高他一个头的男人飞踢出摊位~~~

哇~~

像看到烟火般的惊讶声在众人心中响起~~好一个强龙飞踢地头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