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他进到了她的寝殿里。

初入王宫的她对一切声响都变得敏感,才刚听到有人进来就从床边跳了起来,待看清是他才匆忙地喊了句「王子殿下」,然后侷促不安地站在他身前;他好笑地看着她的举动,目光在望见她的表情后又柔和了些许,「妳可以喊我的名字就好。」

她愣了一瞬,方讷讷地低了头:「还是不用了。」

他也没说什幺,只是很自然地走到她的床缘坐下,动作随意而轻鬆,「那我就叫妳娜菲了。」

她静静点头,同样走到了床边坐下,和他隔着一个人的距离,「殿下今天不留在伊瑟诺那里过夜吗?」

那是他的另一位王妃,是现任王后亲自为他选的妻子,他理应对她更好一点才是。但他只是摇头,笑容有些苦涩,「她是母后为我选的,之前我也只见过她一面,根本谈不上喜欢。」

「但殿下同样不喜欢我,不是吗?」她知道自己不该这幺说,却仍忍不住冲口而出,「殿下和我也只见过两次,但您却愿意坐在这里跟我说话,难道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我是底比斯的王族后裔吗?她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只是忽然沉默了;而他看着她,黑眸略略惊讶,复又很快平静下来,轻声开口:「妳相信一见锺情吗?」

忽然被这幺问的她有些不知所措,但他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只是平静地继续说道:「我的确是因为需要一位家世辉煌的王妃才娶了妳,因为母后的安排才娶了伊瑟诺,我不认识妳们,更可以说是对妳们毫无感情。但就算我没办法给妳们爱情,我也会让妳们过上最好的生活、尽力对妳们好──我本来是这幺想的。可是,那天我在莲花池边遇见了妳。」

他有些感慨地笑着,「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除了妳以外,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爱上其他人了。我可以听从母后的安排娶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但是只有妳,我想真心对妳好,就算妳永远都不会喜欢上我,那也没关係。」

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他说了这幺多话,也因为他话语里的深情而动容;她愣愣地看着他,不自觉伸手轻轻触碰他的脸:「王子殿下……」

他握住她伸去的手,牢牢地,就像话语中的无比坚定:「娜菲,妳相信我,我会让这场婚姻不只是政治联姻。」

她没有回应他,只是缓缓抬手搂住了他的后背,将脸埋在了他的颈窝里。窗外无数恢弘神殿在月下映照着埃及的荣光,在黄沙漠漠里显得无比壮丽;迷堕的黑夜里,她模糊地想着,若真能如此,那就该是圆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