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跟着打开车门,这时,一辆黑色Lexus休旅车,从我们车旁行驶而过,车窗玻璃正徐徐向上,即将把车内封装成一个闭锁的世界,但我还是清楚地看到Lexus车里正副驾驶座上的一对男女。男人专心开车,女人穿着黑色蕾丝薄纱洋装,项鍊上花朵型红宝石鍊坠垂在胸口上缘,颜色和她的唇色都是艳到快出血的红,而她黑白分明的眼眸,直直对上我的视线。

她迅速别开脸,涂着鲜红指彩的嫩白手指,摀住她自己的嘴巴。

那是赵文谈常董,和王秋蓉经理。

我钻进车内,跟许成薇说:「我刚刚看到……赵常董欸,就在刚刚那辆Lexus里。」

许成薇发动车辆,将收折的后照镜打开,「常董啊?和他太太吗?」

「太太?」

「年纪和他差不多,明明身家上亿,但老是穿HangTen的平价服饰。」

「不,不是他太太。」

「不过有传闻说,赵常董离婚了,不知是真是假。」

我看着右侧后照镜,那台Lexus早已远去。而方才王经理的衣装摆明是在约会,我从来没见她打扮得如此妖娆性感,她的表情好像在说──窦妙真,妳意外撞见了不该知道的事情。

星期一早上,我睁开眼睛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要请假,我不知道怎幺面对王经理。

第二个念头是:就算今天请假逃过去了,明天仍然逃不了。

第三个念头是:我会不会被灭口?

第四个念头是:明明看起来心虚的是王经理,为什幺我要害怕?

于是我仍旧骑着破摩托车,戴着我的粉红色凯蒂猫安全帽上班了。

到了公司,我一坐定,王经理就喊:「妙真,进来一下。」我看看手錶,八点二十八分,我没迟到啊。

「把门关上。」王经理交代。

我轻轻阖上门,端着茶杯走过的梅满姊,眼神飘过来,似乎对我们的谈话内容很有兴趣。

「嗯,星期六,我们在七星集,巧遇了吧。」王经理穿着米色套装,十只纤纤玉指上,涂着雾银色的指彩。

「是的。」我难得对王经理讲话这幺镇定,我心里想的是──王经理,我很怕妳但我更尊敬妳,希望妳没有做出不符合「诚信正直」价值的事情。

王经理不停地拉着耳畔银色的圆形耳环。「怕妳误会所以跟妳说明一下,妳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吧,我离婚很久了,现在小孩也大了,去年赵常董和他太太,因为个性不合分开了。今年因为公务关係我和常董接触比较多,最近我们有了共识,也许可以一起走下去。」

她脸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我们九月就会去登记结婚。」

我摀住嘴巴,「不会吧!恭喜妳!经理!」

「但妳要帮我保密,可别张扬,对慧黎、霈瑶、梅满,都不许说。」

「没问题!」

我兴高采烈地回到座位上,觉得鬆了一口气。教我诚信正直的王经理,没有违反这个核心价值,我想,星期六巧遇时,她应该只是纯粹的惊讶,毕竟要不是许成薇带我去联谊,我根本就进不去七星集这种高档场所。

另一方面,虽然我和牛魔王之间没有发展的可能,但牛魔王传说中的昔日恋人,有了新的姻缘,我感觉好像少了一桩阻碍──至于联谊那天,他在配对志愿卡上填了三次我的名字,究竟是真心还是玩笑呢?

我端着水杯,满腹胡思乱想,去茶水间泡了一杯提神醒脑的花茶。

「妳在想什幺呢?」一个清朗的男声,熟悉又彷彿久违,将我唤回现实。

我抬头望向声音的源头,是安东尼!

「你回来啦?」

他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我,好像正试图读取与辨识我的心情,「妳──看到我,好像没有很高兴?」

「不不不,绝对不是,只是刚刚解决了一个疑问,心思还被那件事情佔据。」我努力挤出一个「看起来超-高-兴」的笑容。

「我在苏州工厂看到妳写的採访搞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登上刊物,好感动。」

「真的?」

「真的,今天有空吗?我请妳吃饭,作为答谢。」

「应该是我请你吃饭,给你接风!」

「怎幺能让女士破费,我请!」

最后我们协议晚餐他请,我请他喝饮料,我们约好六点见。

「这是我无意间发现的店,很好吃,他们的香料是从泰国进口的。」我领着安东尼走进ThaiCafé,他和第一次踏进来的我一样,瞪大眼睛环顾四周,整间店只有我们一组客人。

我压低声音:「店员好像也来自泰国,服务不是他们的强项,但我保证东西真的超好吃,别担心。」

安东尼跟着我走进最里头的一张桌子,我们面对面坐下。打开菜单,依照他的意见,点了「最适合」我们的菜色,但是没点到我最喜欢的辣炒牛肉饭,没关係,是他请客,我就没吵着要点这一道。

「除了我自己的专访,之前妳採访徐姊的文章我也很喜欢,以前我都埋怨徐姊战力很高却都不配合加班,常常跟她意见不合,原来她的背后还有这样感人的故事。」

安东尼帮我补了好大一桶血。

「还有,谢谢妳帮忙成立路跑社和志工社,研发中心的工程师有起身运动、走出户外后,变得更健康了。」

这时,店门打开,一位客人只身走进店里。

明朗白皙的俊脸,镶着抑郁的圆眼和浓眉,呃,是牛魔王!

「又遇到你们,真是太巧了。」牛魔王面无表情,他打算在邻桌落座。但安东尼邀请他:「刘经理,一起坐吧。」

「这样不是打扰你们了?」

「怎幺会?我们点了很多菜,互相分享嘛。」

牛魔王还真毫不客气地坐在安东尼旁边,一次面对他们两个,理论上不过是同事一起吃饭,但我超想穿上连帽针织外套,拉起帽子,逃避他们两人的眼神。转念一想,ThaiCafé冷气很弱,穿上外套又吃会让人飙汗升温的泰国菜,我肯定会中暑。

牛魔王扫视了我们点的菜,正确地说,是安东尼点的菜,而后起身以泰语叮咛店员两句。

「妙真,最近『相佑OLOnline』专栏採访谁呢?」安东尼想打破尴尬僵局。

「会计部的许成薇。」

「哦,她有什幺特别的故事吗?」

「为了採访她,我还陪她去联谊。」我看了牛魔王一眼,「没想到还遇到刘经理,刘经理是当天参加联谊的未婚小姐们高票选出的最佳人气王呢。」

「哦,联谊!妳有配对成功吗?」

「没有。有人叫我刊物出刊前应该专心工作。」

「那,刘经理呢?」

「我也没有。我想配对的小姐根本不理我。」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牛魔王的语气,比泰式凉拌青木瓜还要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