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飘蕩在黑色的深渊中,仿佛追寻的一切都无关重要了,忽然一滴泪水在自己的脸庞上绽开。

谁在流泪?他试图睁开眼睛,却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只看见她眼角的那颗泪痣。

“再见了!”

。。。。。。。。。。。。。。

“不!”

北极一下坐了起来,却只看见眼前华丽的房间,阳光洒进来,照亮了一切。

皇宫?他的卧室?

他揉了揉昏沈的脑袋,他记得自己杀了米迦勒之后因为反噬力量过于强大,便没用地晕了过去。

对了!罗盘呢!

他一下子跳下床,自己身上已经卸下了盔甲,正穿着睡衣,疑惑间他伸出手遮住了自己的右眼,看得见?

不对啊!他明明记得自己左眼因为拓维纳什之力反噬已经瞎了啊!

怎幺回事啊!谁来告诉他,为什幺自己可爱的媳妇会出现在天界,而且还超帅气地一枪杀一个炽天使,那个时候自己简直要跪下膜拜她了好吗!

他连忙找了件衣服穿上,拔腿就往塞顿十三世书房跑去,谁知道一打开书房,没见到自己的哥哥,正想前往议政厅时,他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

“北极亲王!北极亲王!你醒来啦!你知道吗!你都睡了三天了!”

北极大喜,这不是小黑吗!只见他一个箭步沖上去抱起小黑,激动地问道:

“小黑!罗盘在哪?”

小黑听了北极的话,面露难色地回答:

“罗盘现在应该还睡着吧!”毕竟现在纔早上七点,她哪有那幺勤奋啊!

“什幺!”北极惊讶地抓着小黑,罗盘还昏迷着!

“喵!!!”小黑觉得快要被他勒死了,手劲真大!它拼死挣脱出北极的束缚,跳在沙发上说道:

“北极亲王你千万别紧张!罗盘没事啦!倒是你眼睛好些了吗?你一回来罗盘就用法术帮你修复了眼睛,国王说要等你醒过来纔让罗盘走,所以她一直住在王宫啦!”

北极摸了摸自己的左眼,是罗盘帮他治好的,呜呜,他就知道自己的小罗盘不会不理他的,当时她不来送行自己还有些失落呢,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傻,自家媳妇不是跟着去天界了吗!送什幺行啊!

对了!北极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那她为什幺现在还睡着?”

为什幺还睡着?总不能说她本来就很懒而且喜欢赖床之类的吧!

小黑为难地说:

“额,你知道的,她在天界战斗消耗了很多灵力嘛!回来又给你治眼睛,肯定会累着……”

小黑正在圆,没想到北极居然一下转身跑去,嘴里还叫着“媳妇 ̄”

小黑不禁摇了摇头,这北极亲王风风火火的性格也不知道像谁?看看他家的塞顿国王吧,成熟稳重,今天一大早就去部署王都重建工作,它一想到塞顿十三世,不禁赞赏地点了点头。

。。。。。。。。。。。。。。。

罗盘舒服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王宫就是爽啊!这几天待在王宫,包吃包住,除了要去照顾那个混蛋亲王之外,罗盘基本上就是閑着。

早上不用硬橕着起床去上班的感觉真好,这种宁静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

“罗盘!”

一声熟悉的叫声打破了这种宁静。

好烦!罗盘生气地把被子盖上自己的头上,那家伙居然醒了?!哼!

北极激动地看着自己媳妇,娇小的身躯只佔那张偌大的床的小小位置,黑色的头髮被被子遮盖,只露出小小发尖,勾得他心痒痒的。

罗盘没事?!他一打开门就看见罗盘拉着被子转过身去背对自己,应该是生气被自己吵醒了?

北极小心翼翼地脱了鞋,慢慢爬了上床,从后面隔着被子抱着罗盘,委屈巴巴地凑上去说道:

“小罗盘,你知道吗?我梦到你哭着跟我说再见!一想到再也见不了你了,我心里就急的慌!”

她哭?有什幺好哭的?

被北极抱着的罗盘默默想道,虽然理由很无聊,但从背后传来他紧凑的心跳声,那份紧张的心情无可置疑。

她叹了叹气,把被子拉下露出头,转过去看着那个银髮家伙,只见他翡翠色的眸子里全是紧张和心疼。

“你左眼好了吗?”她幽幽地问道。

“嗯嗯!好了!”北极见罗盘主动关心自己,连忙像小鸡啄米那样点头。

“好了就给我出去,我还要睡觉!”罗盘没好气地说着,早上她必须赖床,不然脑袋会缺氧。

“不要!我三天没见你了!都快想死你了,让我再抱一会 ̄”北极无视着罗盘的逐客令,搂着她的手更加紧。

什幺三天啊!他不是睡过来的吗?罗盘的昏睡的脑子开始缺氧,连吐槽都懒得了,算了!只要他不烦着自己睡觉,爱咋咋滴。

北极见小罗盘就这样睡在自己怀里,嘻嘻!小姑娘赖床了吧!这幺说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

虽然他已经睡了三天,但是并不介意再陪自己的媳妇睡多一会啦!

北极看着在自己怀里熟睡的罗盘,像个小兔子那样温顺,不禁动情地在她的额头上一吻。

“啪!”

罗盘闭着眼睛,瞬间伸出手,準确地拍在北极的脸上,喃喃地说道:

“大白天哪来的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