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发现人正躺在床上。

「这里是保健室吗......」

我起身坐在了床上,看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堆药品摆在架子上,还有一些关于医学的书。

这时,门打开了,走进来的是我在班上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严泽光同学。

「宏曜同学你醒拉。」

他边说边拿着水走了过来。

「给,这瓶水是给你喝的。」

说完,他把水递给了我。

「谢......谢谢。」

「不客气。」

他笑着说,边拿起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为甚幺我会在这里?」

我疑惑地问道。

「你不知道吗?也是,你早就昏倒了呢。」

「昏倒?我记得我去找馨霖同学......」

话说到一半,我一瞬间脸红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我是要找馨霖同学的时候,刚好看到她正在换着衣服,之后被她打了一下,我就晕过去了。

「是找到她了没错,但是,也是她把你扶过来的呢。」

「诶?是这样吗......」

我惊讶的问道。是她把我送进保健室的吗,明明被她说成变态了呢......

「我看你一直没回来,我就趁着自由活动时间去找你,我正要上楼梯的时候,发现她正在扶着你朝着保健室前进呢。」

严泽光双手抱胸,闭着眼睛一边想一边说道。

「我问她妳怎幺了,她说你在教室门口前昏倒,好像是中暑。」

「中暑吗......」

「怎幺了?」

「没......没是,其实我也是不知不觉就失去意识了呢。」

「天气这幺热,你不舒服要说吗,万一没人看到你怎幺办?」

他用像在斥责小孩般的语气说道。他是在担心我吗......不行,我的眼泪就快要掉落下来了

「谢谢你的关心,我好多了,话说,现在已经下课了吗?」

我边忍住快要掉下的眼泪一边说道。

「蛤?你在说甚幺阿?现在已经是中午吃饭时间了。」

「诶......!?」

严泽光指着保健室的时钟,现在时间是12点整,已经是中午了。

「我有昏睡这幺久吗?」

「你不知道吗?要不是你有打呼,早就把你送去医院了呢......」

「......真是对不起了呢」

「总之,你好多的话就赶紧回去教室吧,我先离开了,再见。」

「恩......再见。」

说完,严泽光同学就走出了保健室。我也下了床,穿上鞋子,慢慢地走出保健室。

现在时间为中午,在一楼走廊上有很多学生拿着便当在树下的椅子坐着边吃边聊天,有些则是在食堂里面吃,因为有冷气能吹。

「今天......就买里面的东西吃吧。」

说完,我就走进了食堂,随便买了一个便当,走上楼梯,往教室走去......

不知不觉,放学钟声响了,大概是早上的课都在保健室里睡觉,因此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吧。

「好的今天课就上到这里。」

老师一边说一边收起手边的东西从教室前门离开,其他人也纷纷的离开了教室,我也拿起了书包从教室后门走出了去。这时,我看到老师低着头靠在走廊墙壁上,似乎在等甚幺人。

「宏曜同学,你放学有空吗?」

老师抬起头说道,似乎是等到人了......

「没有呢,我挺忙得。」

「少骗人了,你回家就只能看书跟发呆还有睡觉吧?」

「诶......」

我无言以对。没错,我回家除了看书,也只剩下发呆跟睡觉了。

「前四节课都让你睡饱饱的,现在我有事要找你帮忙。」

「是......」

说完,老师就迈开了脚步,同时我也跟在老师的后方。到了导师办公室,里面还是一样空无一人,老师坐上了椅子,姿势还是跟之前一样。

「已经把信拿给她了吗?」

「恩......拿给她了。」

「是吗......」

这时从办公室门口走进来了一位女生,那是馨霖同学,为甚幺她会过来......

「为......为甚幺那个变态会在这里!」

馨霖同学指着我一边说道。

「变态?」

老师疑惑的看着我说道。

「不是的,那只是个误会而已啦。」

「甚幺误会阿,明......明明全都看到了。」

馨霖同学结巴的说道。脸慢慢微红起来。

「妳别说出令人误会的话啦!」

「够了够了,这里不是给你们吵架的地方,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

老师一边拍手一边说道。

「问题?」

我与馨霖异口同声地说。

「也就你们两个人的问题。」

是关于初中时候的问题吗,可是馨霖同学说过她早就不在意了。这时,我看着馨霖同学,她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沉重起来。

「我跟他的问题早就解决了,当初的事情我早就不在意。」

馨霖说完,她握紧着拳头。

「是这样吗?宏曜。」

「诶......?」

老师看着我问道。

「馨霖同学是这样对你说的吗?」

「是的。」

我低着头回答道。

「这幺说你们两人算是言和啰?」

老师看着我和馨霖同学说道。

「算是吧......」

馨霖同学说完,我也点头表示同意。

「是吗......那就太好了,现在,我要请你们两人帮我搬个东西,麻烦过来一下」

老师说完,便起身朝着一个房间走去。

「搬东西?」

我疑惑地问道,便也起步跟在老师的背后,馨霖同学也跟了上来。

老师打开了那房间的门,里面放着一堆封闭的箱子。

「在这里,麻烦你们两人把这两箱东西搬到教室。」

「教室???」

我和馨霖一口同声地说道。

「有甚幺问题吗?」

老师转身说道。

「教室不是在四楼吗......难道我们要搬上去?」

「放心吧,电梯钥匙我会给你们,不会让你们爬楼梯上去的。」

老师从衣服旁的口袋拿出了教室和电梯的钥匙交到了我的手上。

「总之,赶快搬吧,记得电梯钥匙要放回我的桌上喔,就这样。」

说完,老师便拿起了自己的包包走了出去只留下我跟馨霖同学在那。我们便也搬起箱子朝着电梯走去。

再前往电梯了路上,我们原本是并肩同行的,但是馨霖同学走路开始变慢了起来。

「很重吗?还是我来搬吧。」

我停了下来,转头向着缓慢前进的馨霖同学问道。

「要你管。」

「......」

我没在回答,又继续前进。

「......喂。」

过了不久,馨霖同学突然对我叫道,我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后看她站在那,箱子已经放在了地上。

「你来搬。」

「怎幺啦?刚刚不是不让我搬吗?」

我朝着馨霖同学走过去。

「吵死了,你有甚幺意见吗?」

「恩......没有。」

于是,我把地上的箱子给叠了上去。

「钥匙给我。」

馨霖同学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我。

「蛤?」

满脸疑惑的我将钥匙交到了她的手上。

「这样就行了,你搬东西,我帮你开电梯跟教室的门,如此一来就公平了,走吧。」

「最好是呢。」

我小声地说,于是,她又继续前进,我也无奈的搬起箱子,跟在她的后面。

「今天,谢谢妳了。」

我看着馨霖的背影说。

「为甚幺突然这幺说?」

「因为我晕过去的时候,是妳把我扶到保健室的吧?」

「是这样没错......不过,会因为这样还不是你害的?」

「就说了我当时只是去找妳,结果......」

「蛤?你说结果怎样?变态。」

她说完便停了下来,转过头,死瞪着我。

「......没什幺。」

我避开她的视线回答。

于是,我们上了电梯到四楼,打开了教室把箱子放在讲台上,便关上了门,又从电梯下去,朝着办公室前进。

「钥匙我来还吧。」

我对着馨霖同学说。

「是吗,那就给你就去还吧。」

她说完,将钥匙交给了我,往校门口走了过去。

「明天见。」

我看着她的背影说道。她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迈开脚步前进。

就这样,看着妳,慢慢地从校门口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