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昨天的问话之后来到了隔天,我又走了30分钟的路来到了学校,因为昨天的脚踏车位子调查表忘了拿回去,真是该死。进到教室后,就如我猜测的一样,班上的人比昨天人数来的多一点呢,不过这也只是第二天而已。

我朝着自己的位子走去,一边看着我后方的空座位。

「馨霖同学还没来呢,要不要现在把信封放进她的抽屉呢......」

我看着信封小小声地说道。

我从书包拿出了老师昨天给我的小信封,在馨霖的座位停了下来。

「呦!宏曜同学。」

我被突来的声音给吓到,匆忙地将信封给收进了书包,猛然一转身,看到我后面站着一位男同学,身高大约在165公分多,带着眼镜看起来像个读书人,他是昨天第一个的跟我聊天学生,也是我第一个朋友叫严泽光。

「你怎幺了?干嘛站在这不动?」

严泽光用疑惑的眼神问我。

「没......没什幺。」

我迅速地坐上了位子,拿起书包假装在找东西。

「我说......因为看你昨天脸色挺不好的,所以我昨天没去找你,现在我能问你问题吗?」

他走到我前面的空位双脚跨坐在椅子上,手扶着下巴说道。

我点头,我猜他大概要问我甚幺问题了。

「你后面位子的女生叫做馨霖吧?昨天你跟她发生了甚幺事情吗?」

果然没错,我如果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可能就失去唯一的朋友了。

「没什幺,只是以前稍微跟她有点争执而已。」

「所以他是跟你是初中同校的人啰?」

「恩......对。」

「她昨天有说过二年级就转走了,难道就是她吗?」

「可......可能是巧合吧,毕竟也有其他原因转学的人吗。」

我忘了严泽光当时也在场,这下糟透了。

「那她因该知道欺负那个女生的人是谁吧?」

「不知道呢。」

这时,教室后门被拉开,馨霖同学走了进来。

「那我去问她看看。」

「诶......等一下!」

说完他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朝着馨霖同学走去,似乎没听到我说的话。

「早安馨霖同学,我叫严泽光,请多指教。」

馨霖同学被突来的招呼给吓到。

「诶......!?请......请多指教。」

「那幺我可以问妳一个问题吗?」

「你想要问甚幺?」

「请问妳是间岛初中毕业的吗?」

「不是呢,我在二年级的时候就转走了。」

「在妳转走之前,学校有发生甚幺惊天骇地的事情吗,例如有人被欺负之类的?」

「恩......有喔。」

馨霖同学边说边斜着眼瞪着我,嘴巴微微上扬了起来。惨了,如果严泽光问她知不知是谁欺负的,而馨霖同学说出真相的话......我的高中人生就毁了。

我一边假装看着书一边心理祈祷着,希望不要说出来。

「那幺妳知道欺负她的人是谁吗?」

看来我高中又要孤独一人了。

「不知道呢。」

馨霖同学若无其事地回答。

诶?她说了不知道吗......

「这样啊,但是因该会有人告诉妳吧?」

严泽光不放弃地继续追问。

「就算有人告诉了我也忘得一乾二净了吧,毕竟......我又不是当事人,所以妳还有甚幺问题吗?」

「恩......没有,就这样了,谢谢。」

严泽光说完就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馨霖同学也坐上位子,从书包拿出书开始看了起来。

「真可惜呢......差点就知道是谁了。」

严泽光又跨坐在前面的椅子上说道。

「是......是吗,很可惜吗?」

我一边假装看着书一边问道,内心的紧张感这时才鬆懈下来。

「当然可惜啊!只要知道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要让他好看,那个胆小鬼。」

严泽光看着自己伸出的拳头,自信满满的说道。

「胆小鬼...吗?」

「你刚刚说了甚幺吗宏耀?」

「诶?没有阿我刚刚没说甚幺,完全没有喔。」

我急忙地否认,内心庆幸自己还好说得很小声。

「我说,你的臭屁股坐到我的椅子上了啦!!!」

这时,我旁边站着一位女生,绑着小马尾的黑色头髮,带着眼镜,身材普通,双手提着书包,整体看起来好像斯文人一样。

「抱歉抱歉,只是想要跟我的朋友说话,看到前面是空的就做了下来。」

「真是的,下一次请先经过我的同意懂吗?」

「是是。」

说完他便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那幺快要打钟了,回头再聊吧,宏耀同学。」

「恩,回头再聊。」

说完他便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你跟严泽光是朋友是吗?」

我座位前面的女生突然面相我,脚跨坐在椅子上问道。

「诶?是没错......怎幺了吗?」

「你最好别把一些无聊的事情给说出来。」

「阿......为甚幺勒?」

「因为他阿,就是那种没事找事做的男人啊。」

「你们彼此认识吗?」

「我跟他是在栗田初中一起毕业的,但是在毕业以前我可是受了他一番折磨,而且他还是打柔道的呢。」

「他是打柔道的阿......」

此时我内心开始庆幸馨霖同学没有说出我的真相。

「那你说的折磨是怎幺回事呢?」

「自从我有一次跟他说我有喜欢的人,他就一直对我纠缠不清,像个变态似地问来问去,我都快受不了了呢。」

「可能是出于关心才问的吧?」

「是这样吗......噁!我还是不相信。」

她露出一种厌恶的表情说。

「总之,尽量别太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他,你也会后悔的。」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妳。」

其实,我早就后悔了。

「话说,你座位后的那个女生叫甚幺名子啊?昨天都还没自我介绍就突然走掉了,真是奇怪的人呢。」

我转头向后看,馨霖同学正低着头看着一本小说,嘴巴还露出了微笑。这时她抬头起来,我迅速地把头转向前面。

「她叫做馨霖,昨天突然走掉好像是因为肚子不舒服的样子吧......」

「叫做馨霖阿,有机会我要认识认识她。」

张琴雅同学双手握拳,自信满满地说道。

「阿!都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张琴雅,请多多指教啰。」

「我叫做宏曜,请多多指教。」

「那幺快要打钟了,我先离开啰,宏曜同学。」

「恩,再见。」

说完,张琴雅同学就站起身,拿起了包包走出了教室。

「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女学生,好耶!!!」

我小小声地高兴说道。不过我说错了,第一个并不是张琴雅同学,而是馨霖同学。

这时钟声响了,班上同学都纷纷地拿起衣服走出了教室,看来第一节课是体育课呢。

这所学校设有更衣室和鞋柜都在一楼,只要一到体育课就可以把衣服放进衣柜里,鞋柜则是更换鞋子,没用到时可以先放进去,制服有两套供学生更换,还挺麻烦的,制服费也花了不少钱。

我从座位站起身,正要拿起体育服的时候,忽然间我的肚子开始痛了起来。

「为甚幺这幺突然,糟糕了......得去厕所!」

我手抚着肚子,缓慢地走出了教室,朝着厕所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