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才醒悟,原来幸福,不过就是我们能够在一起。」

听说樊禾泉和徐蔓蔓两个人在一起了。

明明是前阵子发生的事情,但是每每想起的时候却又感觉离我很遥远。

他们两个人究竟有没有在一起,我一直没去探究。

仰起头,微微瞇着眼看着蔚蓝的天空,然后,有两三只燕子飞过天际。伴随着一道嗓音:「乔悠!」

我露出微笑看向来人,朝他挥了挥手。

陈孟长腿三两步就来到了我面前,他身高很高,一下子就遮去了照射在我身上的阳光。他微微喘着气,却仍是带着笑容,「抱歉,等我很久了吗?」

「没关係,是我早来了。」

我微微仰起头,看着陈孟的面容,他眼底有着不难察觉的温柔。

游梓的话语突然就这个浮现在我脑海里,心一紧,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被其他人这样看着。

有时候陈孟高大的身影都能让我恍惚,可是看见了他充满阳光的笑容,就好像又再提醒着自己,陈孟和樊禾泉终究不是同一个人。

禾泉的笑容那幺淡,他总是那幺冷静,生气的时候会句句带刺、冷嘲热讽,记忆中那个真正开怀大笑的笑脸,好像逐渐被我忘了。

刚到日本的那会儿,明明过得很开心,都要以为自己或许能这幺平淡而幸福的过下去了。

可是,为什幺最后却还是变了?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出了差错?

从奶奶骤然去世、检查出抑郁症、白衣相继走了以后……最后,连禾泉也离开了。

我知道是我亲手推开他的。现实层面的阻碍太多,理想中的美好总是那幺不堪一击,现在的我连自己都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又何必再去想现实的问题?

我知道自己总是在逃避,但是至少我很清楚现在自己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幺。

即使是要放弃樊禾泉这个人。

「一开始还很怕妳不会想去游乐园玩,怕妳想说这幺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去游乐园。」

我和陈孟搭上了公车,讲起这话的时候有些腼腆。

「不会啊,我觉得在游乐园里总是能够留下很多回忆。」

「妳以前在日本的时候玩过吗?有什幺不一样的地方?」陈孟的眼眸闪闪发亮的,此刻的神情倒是有点像充满好奇的大男孩。

「我想应该没有什幺不一样,但我想风格上肯定有些不同。在日本的时候我只去过一次,印象深刻的大概也只有朋友们的笑脸了。」

那一次,也是离开前大家出来玩的最后一次。

那个回忆包含了太多太多,而我想的,却总是事与愿违。

陈孟的眼角弯了弯,「总觉得妳每次提起日本的时候,眼底都闪闪发光的。」他歛下眼眸,语气很温柔。

「但是妳的表情却总是很悲伤。」

我猛地一抬眼,就这幺撞进陈孟深邃的双眼里,他的神情很认真,彷彿在告诉我,「对,这不是妳的错觉,他真的一直这幺注视着妳」。

我扯了扯笑,有些迴避陈孟认真的双眼。「我只是,有些怀念而已。」

陈孟没有说话,两个人的话题就这幺停在这,最后他只是伸手摸了我的头,像是什幺也没发生过,笑着对我说:「游乐园到了,我们下车吧。」

陈孟的动作又让我忍不住想起了禾泉。

难过的时候他会摸摸我的头,说一些安慰我的话。我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他会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戳我的额头,笑着说我犯傻。在我对面前的道路迷惘的时候,他会紧紧牵住我的手,给我厚重的温暖和力量。

伊乔悠,妳根本忘不掉他。妳甚至都能把陈孟的身影恍惚的当成禾泉。

我紧紧咬着唇,不想要再因为自己的关係,而让其他人受了伤。我也不想再眼睁睁的,看着谁和谁逐渐分道扬镳了。

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就没有所谓的失去。

保持这样子的现况,那幺即使未来禾泉和蔓蔓学姊继续在一起,或是我离开了,我们不也没有失去彼此?

这样想可以吗?可以吧?我如此卑微的希望是这样。

「乔悠!」

陈孟的声音终于将我唤回,用力地眨了好几次眼,才能仔细的看清陈孟的脸。我拍了拍自己窒闷的胸口,才抬起脚步跟了上去。

陈孟玩得很疯,几乎要把所有设施都玩过了一遍,就只差儿童设施不能玩而已。

认识了他一段时间,有时候我都有一种感觉,他总是能不经意地撩起我心如止水的湖面,却又在下一秒后,安然无事的跳开这个话题。

有时候陈孟的试探,总是能让我思索好久好久。

他的试探,究竟想要从我这里得出什幺样的讯息?

将近一整天的时间,因为陈孟的外向和笑容,连我也不禁被他感染了这种魔力。一种,轻飘飘、无忧无虑的感觉。

坐上刺激的游乐设施时,甚至能笑出眼泪来。

就这样一路玩到了晚上,游乐园里晚上有游行,因为人潮多的关係,陈孟一把拉住我的手逕自往前走,硬是从人潮中走到了最前面。

靠近栏杆的外面是一片湖,再外面一点,就有一长排的游行正在进行着。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

「乔悠,有些话我一直想跟妳说。」

渐渐失去光亮的天空,只剩下沉沉的深蓝色,我默默收紧了手,轻声地朝他说:「陈孟,这样说或许是我自己的自作多情。但是我……我目前的状态并不适合谈感情。」

「我知道。」

「乔悠,妳别低着头,看着我的眼睛,好吗?」陈孟的声音很温柔,他很有耐心的等我抬眼看他,只见他微微一笑,嗓音里有些宠溺。「看,其实妳很勇敢的。」

我欲要开口,陈孟却抢先说话。「从露营那天开始,我的目光就不自觉的被妳吸引住。妳脸上的表情总是很淡,眼底总感觉藏了很多心事。我并不否认自己因为妳的特别而被吸引,但是这段相处的日子里,我只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让妳开怀大笑一次。」

「陈孟……」眼眶有些酸涨,我忍不住喊他名字。

「哦对了,妳穿裙子真的很好看,」陈孟低低的说,缓慢而深入,带着深情。「很漂亮。」

他微凉的手指轻轻拂过我的浏海,浅浅的笑痕还留在那里,只是他的眼底有些悲伤。

「我知道妳喜欢的人是谁,别问我怎幺发现的,因为这并不难察觉。妳的目光其实一直都在跟随着那个人。」陈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想就这幺放弃妳,我喜欢妳,我有那个自信和妳心里的那个人比。」

「但是因为我很清楚妳有多在意那个人,明明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希望的,可是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对于这样子的我都感到很可笑。」

「我也想过的啊……」陈孟低下头,声音很嘶哑。「能被乔悠一心一意喜欢上的人,如果是我就好了。」

我看着看上去很难过的陈孟,心底很焦急,我想说些什幺去安慰他,可是却又不知道自己能用什幺方式,因为这样子的陈孟,不就很像是现在的自己吗?

我很混乱,不管是禾泉和蔓蔓学姊之间的事情,还是陈孟突如其来的告白,一时之间我都没有办法去思考。

不就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却又没有办法得到回应,是多幺痛苦的事情,所以才想尽量避免这种事情发生的吗?

为什幺、为什幺我好像总是在伤害别人?

我突然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很害怕。

「他现在身边有了人,你们也会渐渐地减少联络,我能陪妳忘掉他,我能等妳喜欢上我,而我只有一个请求。」

陈孟的额头贴近我的。「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站在妳身边,好吗?」

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陈孟……我真的很对不起……」

为什幺我终究还是伤害了身边的人?我只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痛,眼泪不停地往下坠,嘴里一直重複说着抱歉。

「我也想忘,可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陈孟也红了眼眶。

他哑着声音,心疼地对我说:「别哭,我不想看妳哭。」

「陈孟,我……」

「不、等等,拜託妳不要那幺快就说出口!」陈孟抓住我的双臂,那一瞬间,他眼底的悲伤无处躲藏。

「可是我真的……」

「为什幺啊……明明这一切都还没有下结论不是吗?乔悠妳也有可能会喜欢我的啊。」

陈孟靠在了我的肩上,低吼着:「……喜欢上我啊!」

他的身体在颤抖着,声音里充满着悲伤,而我只能紧紧咬牙不让自己哭出声。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我也能喜欢上陈孟就好了。

或许,我现在就不会这幺痛苦了……我在心底这幺喊了好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