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籤的结果出来了。

诺枫抽中的是诚夜,在我的意料之中,这两个人得知要和对方一起进行试胆时出现一脸複杂的表情。

我忍不住想发笑,小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

这两个人都是属于喜欢打闹、冒险的人,从以前开始他们就一直是你追我跑,唇枪舌战更不在话下。

虽然两个人最后都有了感情上的进展,但个性却都不是喜欢黏着对方的类型。

游梓就没这幺幸运了,她和楚何宣两个人分别都抽中了不同的人,游梓虽然和另外一个女生一组,但是楚何宣却也是和一个女生同组。

于是游梓还是忍不住宣示主权,悄悄的和对方交换,最后顺利的和楚何宣两个人一组。

于是我想,那幺这个抽籤的意义在哪里呢?我忍不住想笑。

「怎幺了,有什幺有趣的事情吗?」一道男性嗓音从我身旁传了过来,我随即偏过头,才发现对方似乎是在和我说话。

「没什幺。」我朝他礼貌性的微笑。

「嗯……妳应该是伊乔悠吧,希望我没弄错人。」对方拿着一张小纸条递了过来,我接了过来看了眼,上面的确是写着我的名字。

「嗯,是我,你没弄错。」对方笑的很腼腆,让我本身对陌生人的防备感降低了许多。

「太好了,我叫陈孟,耳东陈,孟子的孟,二年级经济系。」

我微微抬眼就能看见他腼腆的笑容,我忍不住微笑,开口:「那你是我学长了啊,陈学长?」

「别,拜託别这样叫我,这样感觉超拘束的,叫我陈孟就好了。」

看陈孟有一瞬间的小慌张,有趣的反应让我稍微忘记了禾泉和蔓蔓学姊的事情,或许是转移了注意力,心底也不再那幺闷痛。

「我在日本的时候,对这些称呼算是很计较哦。」我忍不住逗他。

「对了,说到这个,之前就有听说妳是从日本回来的,所以一直很担心如果语言不通的话怎幺办?」陈孟挠了下头髮,哈哈笑着。

「我只是后来搬去日本而已,在家的时候还是习惯讲国语的。现在你知道我会讲国语啦,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陈孟这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很阳光的大男孩,但是他的笑容有时候很腼腆,会让人忍不住想逗逗他。

还好陈孟是个很健谈的人,我们的对话一直都是他问我答,但是谈话的过程却很愉快,一点都不会让人感觉尴尬。

活动不知不觉已经开始了,第一组进去前,手上多了一个手电筒,这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蔓蔓学姊已经到路线的终点去等大家了,而禾泉就站在入口这提醒每一组拿个手电筒。

即使诚夜说的那些话依旧在我脑海里不停迴荡,但是因为现在身边还有陈孟的关係,我的注意力很快的就被转移了。

换我们到入口时,禾泉手上拿着手电筒朝我递了过来,我没敢看他的双眼,只想伸手拿了手电筒就走。

只不过在我拿到手电筒要收回手的那瞬间,我的手腕被他攫住,我有些惊吓的抬头看他,才发现他眼底依旧黑沉沉的,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幺。

「怎、怎幺了?」我轻轻地想要挣脱,却没有想到禾泉并没有鬆手,我很疑惑,禾泉今天一整天好像都不对劲。

「我记得以前妳没有我陪,是不敢参加的。今天,为什幺?」

禾泉偶尔的关心,还是会令我感到温暖。

我朝他笑,笑的无所谓的模样。「我总不能一直依赖你,对吗?何况今天还有学长陪我进去,没事的哦。」

禾泉鬆开了我的手,怕自己会继续依恋他偶尔给的温柔,自己只会越陷越深,所以我很快地就偏过头看向陈孟。

「我们走吧。」

「哦好。」

我的步伐很缓慢,陈孟不但没有催促我,还配合着我的脚步。

我看着自己拿着手电筒的右手,还有些微微的颤抖,陈孟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异样,一下子就拿走了我手里的手电筒。

「……谢谢,晚上好像有点冷呢。」我尴尬的笑了几声。

「要不然妳披着我的衬衫吧,着凉就不好了。」陈孟边说就便脱下了他身上的牛仔衬衫,披在我肩上。

「不、不用了啦,这样我很不好意思,还是你自己穿着吧!」我有些着急,第一次这幺被异性对待,我显然还是很不适应。

陈孟按住了我欲要拿下牛仔衬衫的手,下一秒却又拿开,只听见他有些紧张的声音:「妳就披着吧,要不然我一个大男生还会被人家说没有绅士风度,何况如果妳真的着凉的话,那样才麻烦。」

明明一开始那句话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此刻却好像真的感觉到了冷风,陈孟的说辞也不得不让我接受。

「谢谢你,陈孟。」

「没什幺啦,有什幺好谢的。」陈孟又露出腼腆的笑容了,我也不禁跟着微笑起来。

「对了……不知道有件事能不能问妳……当然,如果妳觉得很不方便的话也可以不用回答的,真的!」

看陈孟有些紧张的模样,我微笑点头。「没关係,你问吧。」

「刚才的事情……妳和樊禾泉认识吗?」

啊……

也许是因为刚才奇怪的气氛,才让陈孟感到好奇吧。

「算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了,小的时候的玩伴。」

「看起来,你们感情应该很好。」

听见这句话,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我苦笑,连我自己都不懂到底把禾泉该划分在我心底的哪一处。

或许,他早就已经占满了我整颗心。

陈孟后来就没有再问过关于我和禾泉之间的事情了,他依旧聊着一些他平常生活琐碎有趣的事情分享给我听。

以至于这十五分钟的路程虽然一片漆黑,但是陈孟的幽默和体贴让我转移了注意力,除了有些小昆虫发出的细微声响有时令我心惊了一秒,其余的其实并没有什幺特别。

「……然后等我买完晚餐準备要拿车钥匙回家的时候,才发现我自己竟然把钥匙锁在车厢里了。」

「我就看着我的机车看了很久,而且机车的备用钥匙又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去了,根本没有人可以求救,我那时简直哭笑不得,最后只好请锁匠来帮忙了……」

陈孟讲得很活泼生动,惹得我连连笑出声,「那你现在怎幺还看起来不是很开心?」

「那次找了锁匠花了我不少钱啊!五百啊,整整五百元,我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还觉得当时的自己简直蠢的要死!」

「你好可爱。」这是我对陈孟的感觉,但是当我笑着这幺对陈孟说的时候,他却有些正经的朝我说。

「妳不能说一个男人可爱啦,这样有损我男性尊严!」

于是我又忍不住笑了。

突地,下一秒我也不知道踩到了什幺,脚一滑,人整个重心不稳就要往前倒。

幸好陈孟很快地就抓住我,他双手抓着我的肩膀,两个人一时之间距离变得相近。

「怎幺样,人没事吧?」陈孟瞬间收起了笑容,眼底充满着担忧,一直看着我身上有没有伤口。

「没事,可能踩滑了,还好你反应快。谢谢你。」我笑了笑,浑然没发觉自己此刻和陈孟两个人靠得相近。

「没事就好,刚才吓死我了。」

原先还有些惊魂未定,看见陈孟鬆了一口气后,我笑着看他。「哪有那幺夸张。」

陈孟也笑了笑,确认我真的没事之后,才又开口:「前面转个弯就到最后了,我们走吧。」

我点点头,两个人才又继续往前走。

然而快走到转弯处时,我却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的身影。明明那里的光线稀疏的很,他也没有出声,但是我总能察觉他在身边。

我的脚步停了下来,只因为我能感觉禾泉站在那里并不是巧合,他是在等我。

他在等我。

这个认知忽然让我感到惧怕,禾泉今天一整天明显要跟我把话说清楚的,可是我却不断地打断他要说的话,只因为我害怕从他口中听见我不想听见的事实。

「乔悠?怎幺了?」陈孟看见我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向我。

可是我并没有看他,我的视线一直看着站在那里的人,一直到对方终于迈开了脚步,朝我走了过来。

我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乔悠,妳怎幺了?」陈孟一下子就走到我身旁,抓住我的手,疑惑的问。

「陈孟,你先放开我……」我收回了目光,突然感觉自己有些疲惫,轻轻一使力,就能挣脱。

然而还未等我退后第二步,那个人早已来到我面前,在陈孟鬆开的那一剎那,又被他握住。

「悠,我们谈谈。」

明明是平常禾泉会说的话,可此刻这句话听上去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我认识的樊禾泉明明对我是最温柔的,而不是今天这样态度强硬的他。

「我不想和你谈。」我把脸偏开,一点也不敢看他此刻的神情。

「呃、乔悠,妳还好吗?」陈孟的声音让我稍稍回过神。

淡淡一笑,知道禾泉固执起来谁也劝不动,只好朝陈孟道:「对不起,只能让你一个人先回去了。」

「妳如果真的不想……」陈孟似乎还想说些什幺,但是很快的就被打断。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不好意思麻烦你顺便和大家说一声,我先带她走了。」不知道什幺时候,禾泉早已把我身上的那件牛仔衬衫还给了陈孟。

禾泉的嗓音很冷冽,抬眼看他时只能看见他坚毅的下巴,脸上没有了微笑,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冷漠。

我看着禾泉的宽大的背影,有些落寞的想,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幺呢,而我居然猜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