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五零年三月

时间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半秒钟的时间──有时,司徒望还挺感谢这个世界这般的公平。

每个人活着的时间相当有限,而正因为所以,更应该把握每个片刻、要知道自己并没有那幺多的时间去后悔。

随着傅天涯下线,当司徒望拿下游戏主机,就看见傅天涯坐在自己的床上,低着头,语气懊悔地向他说:「……我看我跟她八成是闹翻了吧。」

照理来说他应该要安慰,可他现在,却不想要他打起精神、不想让他觉得,自己与沉歌还有机会。他知道身为傅天涯最要好的「朋友」,他不应该这幺做……但是,他无时无刻都想打破朋友关係的束缚。

哪怕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

「也没关係,说到底,她早该走了。」明知道傅天涯听见这些话,心情也不会因此变得更好,但他还是希望他能够尽早接受这个事实,「公会有没有她都无所谓,她既不能配合,我们又何必强留?少了她的公会,并非无法运作。」

「不是,我是指……」傅天涯欲言又止,重重叹了口气,又躺回了床上,缓缓开口:「比起生气,现在的我更觉得难过。我其实真没有那意思,但我不知道为什幺还是因为面子而说出了那番气话,不小心伤害了她。」

与自己对话的人,一点儿都不像是方才那个在游戏中气得发疯的尘缘,此刻一点儿都见不着愤怒,只能感受到他满满的愧疚与无助。司徒望淡然地看着他,又再一次说:「……天涯,说再多也没用了,其实我觉得你们俩分开其实是更好的,毕竟你们之所以在一起,起初都是因为要一块破任务的关係。我不否认沉歌是一个可靠的战力来源,但我认为是时候放手了,再继续纠缠不清,到最后不过误会更深。」

「我清楚……」傅天涯虽知道这道理,可是他还是没办法原谅自己。他知道自己在游戏中的脾气实在太硬了,但他一点能够克制的办法都没有──当初到这游戏里头,只是打算消遣打发时间,但后来玩着玩着却玩出了一番心得、有了公会、有了战友、在游戏中有了稳定的人际关係──从那之后他便将游戏看得更重,同时也希望身旁的人,也是认真投入游戏的。

而久而久之、不知不觉,他就成了旁人的眼中,一个对于游戏过分热衷的公会会长。

宿舍里头就他们俩,司徒望看着他用手肘遮着自己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便出声邀约:「走吧,我们去吃点好吃的,别再难过了。」

「不了……没那个心情。」傅天涯翻了个身背对司徒望,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在游戏里头待那幺久的时间,早饭中餐都没吃,你是要饿肚子到什幺时候?」司徒望的语气带着责备,向前扯了扯傅天涯的身子,要他赶紧从床上起身,「走了,我都听见你肚子在叫了,别把身子搞坏好吗?要是被你家人知道了,我可是会被骂一番的。」

「又拿这个来威胁我。」傅天涯又叹了口气,坐起了身子之后,还是愁着一张脸,「走吧,我不想出门太久,吃点东西就想回来睡觉了。」

「嗯,走吧。」扬了扬笑,司徒望便带着傅天涯离开宿舍房间,找了一间有傅天涯喜欢吃的菜色的饭馆。

虽然已经有一点存稿了,但挑战现打现更能不能日更好了!

粉专都不会放更新的连结,顶多发个文提醒,若觉得存稿充足无压力,隔壁的II也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