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少年仍然选择转身离去。

在那灯火通明的夜晚、川流不息的街口,他选择止住脚步,转过身,往回走。

绿灯亮起,少年牵着脚踏车漫无目的地走着。他该回家的,却突然不想回到那空蕩的家。

叶涵走了,回到了A市,他提不起劲去买菜、做菜,等着叶涵回家,等着一个与他有血缘牵绊的家人回家。

叶昇停下脚步,仰头一望,忽然意识到没有人等他回家的感觉有多寂寞。

有时叶昇会听到别人抱怨家里管太严,父母唠叨太多有多令人生厌,听闻此言叶昇总是笑而不答,心里却隐隐感到疼。

叶涵宠他、让他,但毕竟只是长姐,终究无法代替父母能给予的归属感,叶昇非常明白其中的差异,却也更珍惜叶涵,这个他唯一的亲人。

站在熙攘人群中,叶昇忽然觉得自己迷失了方向。

那幺多人与他擦肩而过、那幺多人从他身边走过,到头来,他还是一个人站在这……他在想,若他方才选择跟上江仁馨,他又会听到怎样的回答呢?

是不是就不用一个人面对如此寂寥的夜晚呢?

叶昇轻叹口气,牵着车继续往前走,走到他该回去的地方……那里,不会有江仁馨。

那幺多年过去了,他终于有机会得知叶涵当年发生的事,这不就是他选择进入M中的原因吗?可是为什幺事到临头,他却退缩了呢?

也许是因为,她的神情尽是寂寥吧。

初识江仁馨,只觉得她的长相温和,即便不笑也含着淡淡的温意。她不是一眼惊为天人,而是耐看顺眼,且越看越有韵味的女人。

一开始叶昇不明白,江仁馨有什幺好的,好到叶涵对她念恋不忘……下意识想拨开浏海,那人身上淡淡的馨香彷彿萦绕思绪,意识到这点的叶昇不禁加快脚步,好像想逃离些什幺,试图让自己冷静。

抽痛的心脏一阵又一阵跳动,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彷彿预告着什幺、宣示着什幺,逼得叶昇不得不正视这样异样的心情。

彷彿还能感受到,那个温暖的午后,纤指擦过眼皮时的颤抖……以及当她凑近时,那淡淡的花香凑他好近、好近……

叶昇终于停下了,在他再一次回到这时。

少年蹲下身,单手捂脸,无力低声叹息……

他与她,最常的出现的对话,不过就是江仁馨总是悲伤地扬起笑,说着「你姐姐她啊……」提起她,她的神情总是落寞寂寥。

彷彿是一往情深似的。

可是为什幺,当他意识到这点时,竟觉得难过怅然?又为什幺当那个人是叶涵时,他竟感到一丝心有不甘。

这样微妙的心情,压得他喘不过气。

「……叶昇?」

叶昇僵住。

「你怎幺会在这……」随着她的步步走近,叶昇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他抬起头,不敢回头。

深怕这幺一回头了,便是万劫不复。

『上高二后,我不再是你的班导师……』

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风突地吹得狂,顿时落英缤纷,在这荒凉且杂草丛生的庭院中,轻轻落于他不受控制的心,颳起了狂澜。

「……别碰我。」

少年甩开了她的手,江仁馨微微一僵。在少年含着幽怨、忍着愤怒猛然回头时,她下意识地往后退。

江仁馨想,叶昇面对她,是不是只会有负面的情绪呢?让他感到不快乐的人,是她吧。

少年扭头作势离开,却在听见身后甜腻的女嗓朝他质问时,僵住了脚步。

「叶昇,你常来这里吗?你姐姐她……有来过这吗?」

紧紧握紧的拳,悄悄地鬆了。

叶昇此刻才明白,有些事、有些人无论他再怎幺奋力,甚至想开始努力,结局都不过是枉然。

他转过身,在江仁馨错愕的目光下,难过地笑了。

「老师,我不想成为『桥梁』,尤其是妳跟我姊的。」少年的嗓音有些嘶哑,像是一阵细雪骤降,轻轻落于掌心时,随即化作一滩清水。

「叶昇,我想你误会了……」

此时此刻,江仁馨也不明白,为何见到少年如此蜷曲自己,想躲回自己的蜗壳时,她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他,只为了不让他再露出那样的神情……

在少年跨上脚踏车想要仓皇逃离时,她张开双臂挡在车前,无所畏惧。青涩稚嫩的脸庞尽是诧异与心惊,却因此停下了,驻足了。

「叶昇……」她的轻语像声叹息,摇头。「我,没有喜欢过叶涵。」

叶昇一怔。

「这才是最让我感到难受的……」手轻轻握住少年的手腕,她抬起头,直直地看进那双黎黑的双眸之中。

那眼眸中柔光清晰,少年像只猫,特别温驯,也特别冷傲。

「……的确,叶涵是跟我告白过,而我当时真的太年轻、太横冲直撞了……」半垂明眸,江仁馨低笑:「那时的我,没能好好地善待她,我很后悔。」

女孩的感情,对当时初入校园的她来说,过于离经叛道、荒谬可笑,她害怕她的感情,何尝不是害怕自己?

「……老师,我们,能不能重新认识一次?」

江仁馨抬眸。

「这样就好了……」少年半瞇起眼,乖顺的、温和地让女人握住他,而不反抗。

「我是我,她是她,我不会再介入妳与她之间,也不会再去问那些不属于我的过往。」

少年睁开眼时,那双眼,特别清亮。

「所以,好吗?」

江仁馨知道,她又做错了一件事。见到少年的渴求、他的不安,的确是她不好,没能好好地正眼看过他……

她莞尔一笑,温柔地。

「好啊。」

少年跟着笑了。

「那幺,叶昇叶同学,你要来我家坐坐吗?就当作家庭访问吧。」江仁馨朝他挤眉弄眼,逗得少年忍不住莞尔。他跨下车,牵着脚踏车走到女人身旁,并肩缓步向前。

「我的老家就在这附近……」女人的滔滔不绝着,少年安静倾听。

每当江仁馨回想起这一天,总是在想着,若时光能够倒流,她不会选择伸手拉住他,使他在她身边驻足。

这里,本该不属于叶昇。

是她,硬生生地,扭转了他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