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谚,这边!」姿桦大喊远处正在找我们的允谚。

他听到姿桦的声音,朝我们走过来。

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中,可一点也不像冬季该有的温度,寒流过后,大家都出来晒个太阳。今天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适合野外坐着用餐。

我和姿桦佔到一个野餐桌,观赏校园湖畔生态的好位子。

「等你好久了。」姿桦根本是在等允谚手上的便当。

允谚分给我和姿桦各一个便当盒,把盖子掀开是香浓可口的义大利麵,上面的配料是以番茄为主,再加上些花椰菜和玉米,另外还有一盒,也是以番茄为主角的生菜沙拉。

据允谚说妈妈从乡下寄二大箱新鲜蕃茄过来,他和室友连吃好几天的番茄系列餐,将番茄已嗑掉一箱半了,剩下的番茄变成我们今天的午餐。

「我开动了!」姿桦用叉子挖了一大口麵,狼吞虎嚥,完全不顾点形象,像饿了几天没吃一样。她边嚼边说:「好吃!」

看姿桦吃得这幺津津有味,我也举起叉子挑掉旁边的蕃茄,只吃花椰菜、玉米和麵。

其实,我讨厌蕃茄。

没特别的理由,就是觉得蕃茄很噁心。平常会接触到的蕃茄,也只有薯条配番茄酱时,不然料理中出现的蕃茄,我都把它扔在一处,能跟番茄离得多远就尽量避免。

「你不吃蕃茄吗?」被允谚发现了。

「没有啊⋯⋯」我将蕃茄塞进嘴里,为了不让允谚伤心,我刻意假装番茄很好吃。

我屏住呼吸,不让番茄的味道渗透嘴巴,快速咬动吞进肚子。

事实证明:很难吃。

「不用勉强啦。」我一脸拒绝番茄,允谚看着我说。

早点讲嘛。我在心里碎碎念。

我喝着自己的矿泉水漱口,让番茄的气味消失。

「没想到你会挑食。」允谚笑说。

拜託,我也是人呀!有不喜欢的事物、食物、动物很正常吧。

「就不爱嘛。」我嘟囔着。

「下次煮番茄蛋炒饭,给你试吃一下。」他得意洋洋地说,信心挺十足的。

「好啊。」我说。

如果厨艺真好到就此让我爱上番茄,那我何不妨接受挑战?

「别忘了算我一份。」本来低头吃便当的姿桦,插嘴叫我们别忘了她。

允谚家是开餐厅,他的贤慧来自爸妈的传授,从小就学些烹饪技巧与家藏法宝,好让自己多得一份专长,不怕未来娶不到老婆。

这年头会做家事的男生很吃香,要找到像允谚窝心又有才的男朋友应该很难,女生都抢着要条件最好的。

允谚身边有追求者吗?或是,他有欣赏的对象吗?

要不是我先看上学长,说不定今天我会恋上允谚。

「雨涵,你圣诞节有约吗?」允谚突然问起我。

我想想。

一年一度难得的节日,我比较想留给喜欢的人,但我不清楚学长圣诞节有没有空,还是先将二十五号排开。

「我可能跟学长有约。」我婉转地拒绝,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没关係。」他为难地一笑。

「不过,二十四号我可以。」不忍心推掉允谚的邀约,只好勉强给他非常确定的日期。

「嗯。」允谚的微笑跟前几秒比起来,更加高扬。

等允谚离开去上下午的课,我才留意到姿桦窝在角落。

「你怎幺都不出声啊?」她很不寻常。

「哪有我说话的余地啊,你们聊就好啊。」不知道她在兇几点的,关心她还被呛。

你自己不加入我们的话题呀。

「我的容身之处在哪啊?」她发音故意不正经,白目的脸真想巴下去。

你到底在耍什幺性子啊?

「我说你啊,你不觉得允谚焦点都是你吗?」她转换型态,变成词锋犀利的林姿桦。

所以呢?

「天啊。」林姿桦大翻我一个白眼。「你看不出来陈允谚喜欢你吗?」她很激动,手势夸张到要把桌子举起。

我摇头。

确实没察觉到。

还是我根本把神情都放在学长身上,才没知觉允谚喜欢我?

「啧啧,」她还真会发出怪声。「你还在他面前提起学长。」

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的情敌是个很高强、很难缠的对手。」林姿桦又再说风凉话了,自以为球赛解说员。

我今后要用什幺心态去面对允谚啊?该怎幺回避掉他的告白与付出?

有些事情真的藏在背后来得好,可以省掉不必要的烦心。

「要不然,允谚也不错啊。」第三人就是轻鬆,提出的意见都不考虑当事人的情况。

我没搭理林姿桦。

「不是我要问,你什幺时候才要去跟学长告白啊?」她还是问了。

林姿桦从十一月底就催促我,说趁圣诞节前快去表明心意,让寒冷的冬天能有个伴一起度过。

事情哪有你想的这幺简单?

我脸皮超薄,不像林姿桦厚得跟墙一样,被学长拒绝的话,我哪下得了台阶?

「你再不加紧动作,小心学长不是被抢走,就是毕业。」我最忧心的问题被林姿桦一一点出。「还是,我帮你跟他说?」她奸诈地露齿一笑。

不好的预感。

「你不要闹喔!」我非常认真地告诫她,眼里是充满严肃的火光。

我再三警告林姿桦多次,希望她可别开起大玩笑。

真的,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