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色的玛莎拉蒂一路狂飙,君傲然一路都没有开口,速度几乎提到了极致,夏舒陌也没有说话,看着窗外的景物像是流光一般闪过,褐色的杏眼在黑夜中极尽墨黑。

车子在一间装潢磅礡大气的酒店前停下,不等门卫上前开门,君傲然下车直走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一把将夏舒陌拉下车,将钥匙随手丢给一旁的泊车小弟,直奔饭店内。

君傲然感觉自己的自制力正在分崩离析,他想要她,非常非常的想。

走进房间,啪!地一声关上房门,君傲然脚下一刻不停,直走到床边才将夏舒陌放到床上。

不待他起身离开,夏舒陌伸手环住他,先是吻上他俊逸的下巴,随即是诱人的脖颈,然后慢慢的、暧昧的轻轻含住他的喉结。

君傲然浑身一僵,渐渐阖上半开的凤眼,享受着她的主动,轻轻的将她放倒在床上,不让夏舒陌看到他紫瞳中染上的情慾。

她有些冰冷的唇终于来到他的薄唇上,随着她的吻,君傲然的体温逐渐攀升,那热度仿佛都能炙伤人一般,理智缓缓抽离,胸前一双白皙的柔荑不安分的到处探索,君傲然的上衣已经全被剔除,见她还有要往下游走的趋势,他不得不轻按住那双在身上点火的手。

湿润的丁香小舌试探的滑入他的口中,随即被君傲然缠住,与之嬉戏追逐。

夏舒陌的呼吸越加急促,眼神中满是眷恋的色彩,更加卖力的回应他。

感受到她的变化,君傲然长年拿枪有些粗糙的大手,也加入这场缠绵的游戏。

当两人赤裸的坦诚相见,夏舒陌和君傲然同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谓,藉着彼此的温度温暖了两颗同样冰冷了的心。

高潮迭起,相互的交织追逐着,最终融为一个个体。

比之在曼谷,这次两人投入更多的情感,热情的回应着对方。

直到初晨时分,彼此的炙热气息才渐渐有消停的迹象。

然而,暧昧的味道却依然残留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事后,夏舒陌直接累摊在君傲然怀里,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他结实的胸膛。

当清晨的黄晕照射进窗帘中的缝隙,君傲然将夏舒陌抱起,跨坐的放到自己的身上,扣下她的头,让她看清他的眼。

「第一:我不知道什幺是宠爱,我只知道妳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让我动心的女人,而这样的女人,这一生我只要一个。第二:此时此刻,我最真挚的只有妳。第三:在曼谷我曾说利益会是我的第一选择,那时候我少说了一句话,除非我能确定留得住妳的命。」君傲然眼眸中的情慾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清明眼眸中有着浓浓化不开的情意。

「杜兰朵果然没选错人。」夏舒陌杏眼中满是笑意,他说的每个答案,都像是读过她的心,几乎分毫不差。

这样的男人怎幺能不吸引她?怎幺能不让她动心?

人群中,要越过多少错的时间,交错多少错的人,才能遇见那个命中注定?

她何其幸运,在自己最美好的时候遇上了他,交付了彼此的心。

不需要天长地久,因为她曾经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