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走廊上清楚看见操场有几位班上的男生正PK篮球,结束某一场练习,他们走向在另个篮框下玩耍的男生,说了几句话便开始分队,应该是要比赛没错。

「妳发什幺呆?看帅哥?」杜妍伶走到杜妍庭身边,手握住栏杆。

「我只是突然觉得当男生真好。」她眼盯着前方。

她有时候蛮羡慕他们的,虽然部份男生有些肤浅、玩心重,但一场篮球比赛可以让他们跟不认识的人对话接着玩起来,最后因为这样而变成好友,还是真心的。

至于女生,心机重一点的搞小团体、排挤样样来,花了许多时间相处以为这是最好的知己,事实上却可以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而闹僵,尤其是感情问题。

即使和好,心里还是会有疙瘩在,无法完全对彼此敞开。

「怎幺了?突然感性,想到以前吗?」杜妍伶发出疑问。

「觉得女生很讨厌,包括自己。」杜妍庭的眼神有些无神,一种说不上的感觉。

「妳们到毕业都还没讲合吗?我以为妳们合好了。」

她叹口气,「没有,我不懂我那时在干幺?如果我那时有道歉,今天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以前吵架总是时间到就自然合好,或是我先开口挽回,可能布布习惯这样让我开始觉得她不在意了,还有乐乐、霏霏,有些感受想说但又怕说了就变了。」

「可是最后一次吵架妳没道歉,谁也没说什幺,直到毕业?」

「嗯,一切都是我自己害的。」随即她的神情十分黯淡。

「人总是忽视彼此的感受,妳自己也害怕关係变糟,忍耐不喜欢的事物,而她们也许同样忍受着。」杜妍伶并不会因为谁是谁就帮对方说话。

「我那时可能觉得时机不对吧,所以什幺也没说,才拖到现在。」

「不是没有好的时机,而是我们错过了,勇敢说出口才是最好的。」

「我真的错了,对不对?每次在脸书看到她们去哪聊聊,就有点难过。」

「小妍,过去的可能无法挽救,可是还有未来,还有我,妳懂吗?」

左脸颊贴在冰凉的栏杆上,看着杜妍伶,「我还是觉得愧疚,我该道歉的。」

「或许哪天,妳们在路上相遇却擦肩而过,但我想妳会知道她很好。」

「可能吧。我现在只希望这些在高中不会重新来过。」

可是谁能预测未来呢?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越不想看见的,越会出现在你面前。

我们只能够祈祷,祈祷事情不要演变成最坏的样子。

杜妍伶目光转移到操场上,「那是学长吗?」

杜妍庭东看西看,感觉瞬间忘记上个话题,「在哪啊?我怎幺没看到。」

场上有个男生帅气的抢过敌队的球,跃上篮框,得分,「看到没!就是那个。」

「看到了!看到了!会篮球的男生就是帅!」完全天菜等级啊。

一开始就站在旁边的女生走到何以翔旁,递了水和毛巾,聊了几句相视而笑。

「他女友吗?」杜妍庭好奇。

「没听说过!只知道他有个分手快半年的前女友。」

「哇,小伶,这种事妳也知道?」杜妍庭顿时充满活力,不惊讚叹起来。

杜妍伶拍着胸:「那当然,我姐姐要脱离单身,做妹妹的能不帮忙吗?」

杜妍庭走到后头,右手勾住她脖子,「妳在乱说什幺!我哪时说我喜欢他了!小心我把妳变成那颗篮球,人人喊打。」说完,又用左手骚她腰际,痒得杜妍伶鬼叫。

「我没说妳喜欢他啊!紧张什幺。」杜妍伶不甘示弱,转身死骚痒她肚子。

「妳狗屁!」

旁人看来就像两个女生在大打出手,但其实是在玩耍。

「喂?有事快说。」听起来声音的主人显得不耐烦。

话筒里传来:「妳平常怎样我可不管!但现在妳需要跟我还有妳妈解释,好让我们跟对方交代,否则闹上法院又丢了面子,妳最好想清楚要怎幺好好说明。」

「不需要,也无所谓。」语毕,她挂断电话,还将手机关机。

手机随便丢到抽屉里,她趴到桌上开始把玩铅笔盒上的天灯吊饰。

「那个……我不是故意要偷听妳说话,可是妳不开心吗?」

「……」她没搭理。

放学的打扫工作一结束,王绍娟讲几句话后宣布放人,她直接背起书包走人。

奇怪,明明昨天她的态度不是这样。

杜妍庭不解,默默跟在后头,见状,杜妍伶与赖亚芹也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