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外抽插13p》第一章:影姑姑沉默了片刻,又缓缓地说:不,我想,王爷恐怕早知道了。

外头乱,他没有作声,恐怕也正在等殿下去低头求教呢……瑀是不可能去跟我爹说什么的。

我说。

这是明摆的事。

是,元王爷想必也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等着……这是为什么呢?影姑姑放下手上的绣工,一面细细思索,一面说:如果柳小姐在这里,她会怎么想呢?她也许会说,那是因为王爷期望与殿下讲和──青王倘若去求助,王爷或许会帮忙,不、不是或许,是一定──王爷心里想着呢,他知道青王没法子一下子吃下这么大的事。

这是个好机会,王爷如果存心捣鬼,再没比这时候落井下石更好的了,但他保持沉默,也许是等着──影姑姑望了我一眼,王爷是在等着呀!这只是影姑姑你一方的猜测罢了。

我说,但心思活动了。

新婚娇妻被粗长征服影姑姑没有回话,只说:现在去还来得及啊,再闹大更多事之前,还来得及收拾……我望着琉璃窗外的雪花,又看了看半夏,半夏始终沉默,她把配置好的茶取水冲了,只手捧到我面前来。

公主,喝茶吧!我该怎么办呢?我问半夏。

我不应该干预政务。

半夏笑一笑,我也不能。

她说。

我默默地想了许久,毅然招来榆荚:通知外头备车,我要出宫去元王府看我爹。

落日之后,瑀回到凝华殿。

他站在殿门边上显得阴气沉沉,平时总会笑着同我说话,但现在看起来彷佛像尊鬼像。

我迎上去说了声:雪已经停啦!又问他,怎么啦,雪停了,你不高兴吗?雪停了,许多事情都可以办啦。

瑀凉凉的瞧我,那眼神冷透了,他进屋来坐下,什么也不说。

你怎么了?我问,你生气?为什么?你说呢?他反问我。

我不明白。

你到底怎么啦?没怎么。

托你的福,很多事的确都能开始办了。

瑀的口吻诡异至极,他生硬地说:元王府开始进行赈济,王府的人持令进入南北仓,点算存粮,元王世子英明果决,一个下午便杀了三个仓官,明正典刑以敬效尤。

善堂也开始供粥施舍衣物了,外省份的仓粮也开始供粮……这我该说什么呢,全托你的福。

我去见了我爹。

你不应该出宫。

我必须立刻去见他。

我说你不应该出宫!瑀发怒,面色铁青。

你不应该出宫,你不能出宫,你知道议论起来这犯了什么罪吗?勾结外臣!他暴怒的指着我吼:勾结外臣唯一死罪,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不是外臣,是我爹啊!我听不得他这么说。

女儿去见自己亲爹,这也算罪吗?你当还住在王府?你进了宫,是我、是东宫的妃子,便是内廷的人了,三不五时往外头跑,这算什么?瑀涨红着脸,狠狠喘着粗气,低声咆哮:我不是说过许多次,不许你干涉政务,你都忘了!宫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你回头就通通告诉元王!你好呀、你真是……瑀愤怒得连话都说不完全了。

我看着他,慢慢地说:我也想过,这么做,你一定会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