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抖动自述》第一章:我想了想,便问榆荚:你身上带有银子吗?榆荚取出一袋碎银,一面轻声地说:少夫人,这么做不行啦……她舍不得的瞧着银袋,一面又偷偷瞄着石镇。

那人有了银子,还不往女市钻吗?殿、公子就是因为听了,才不肯帮他的。

我接过银袋,几步上前,石镇抬头看了看我,脸上一阵惊惧疑惑。

我轻声地问:你拿了银子,还会花天酒地的胡混吗?石镇说,学生已经知错了。

你当着众人的面,把丢人的事说出来,我也信你是知错了。

我把银袋轻轻放在桌上。

石镇看着银袋,又抬头望着我瞧,他明白了,目光流露迷惘、感激、振奋和一抹我说不上来到底是怎样的神色。

钟成干白洁五次他瞧着我,然后深深地低下头去。

你省着点用,应该很够过冬了,想考试便留下,不想考试,就赶紧回家去吧。

我说完了,便赶紧离开。

瑀在屋外背着手站着,他彷佛早知道我会怎么做似的,脸上似笑非笑。

不知道是谁说过的,要给我省着点……总不能眼睁睁看他死在上京吧。

我说,我不想看再看人死啦,我们既然救了他,就该救到底。

瑀慢慢地向外走,那人看起来很不一般……他眼里有光彩。

我介面。

他现在很饿,又累,所以看不十分明白,不过,也许调养过一阵,就会好了。

瑀听了,若有所思地问:你猜,他会不会过科考呢?他若过了,你就会见到啦。

我说:我不担心那人如何,我担心的是你呀。

回去之后你打算怎么办呢?这不是我该问的,可是我很忧虑。

城外看见的,吓着你了吧?瑀慢吞吞地说:那些人怎么死的,都算在我头上呢。

他脸色一下子沉到谷底,声气果断决绝:看来,只摔个砚台还不够,朝里的人都该挪挪窝了……我把这些事对影姑姑说了,但影姑姑还是那句:殿下太急了。

怎么能够不急呢?连我都着急呀!我说,瑀说,现在城里死的,是没钱、没粮的流民穷人,再晚些时候,平常百姓也要捱饿了。

粮价不降,囤积居奇,这会闹出多大的事呀!影姑姑瞟了我一眼,很慢很慢地说:不应该这样换人。

不然要怎么换呢?我很不明白。

户部尚书分明就不听瑀的指令嘛!影姑姑没说什么,她浅浅地叹了口气,你们毕竟是年纪轻了些,见识浅,听了一处说坏,便觉得是另一处错了。

停了停,又说,我曾经听王爷和柳小姐商议过事,他们换人的法子都是从底下的换起,非必要不轻动朝里的显官,但要换的时候,必定是那人真正不能用了……为什么?我很不明白。

难道我们得从仓官换起?那怎么来得及?那么,拔擢几个完全不懂户部事务的人上来做头,就能改变情势吗?殿下擢升的人都太年轻,没有真正理事的经验,别说理事,怕还会惹出事端。

影姑姑拿瞧我:公主,你得回一趟元王府。

为什么?我迷惘地问。

你得把这事跟王爷说,让王爷帮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