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核湿透了》第一章:哥哥一定在想:原来是这样啊,就算父王待我们好、陛下拿我们另眼相看,但在名分上,却什么也不是……青王挥了挥手,打断了我的话:不是这样的……我又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们都待我很好很好,事事周全,没什么缺的,但在这上京里,我和哥哥的位置却很古怪;我是父王的女儿,但王府里的人都管我喊柳小姐,喊哥哥叫柳少爷,这不是很奇怪吗──我到底是谁呢?我和哥哥总认为自己是父王的子女,父王想必也是这样看待的,但在别人眼中,我们兄妹俩却跟元王府没什么干系。

我们是客人,来了就要走的。

停了停,我又说,哥哥和我在离宫长大,处处受到呵护照顾,那时候,父王每年秋冬都来离宫看我们,把我们捧在手心上,有什么好吃好玩好穿的,总先置一份给我们,从没疏忽过。

离宫很安静,与外面的世界不同,那里没谁会用奇怪的眼光或语气看我们、说我们;但一出了离宫,就碰到薛曜,他对哥哥和我的态度很轻慢,哥哥听到那些人私底下说的话,便不高兴。

而后进了上京,府邸里的人或多或少也用猜疑的态度对待我们;我在影姑姑身边还好,哥哥进了朝廷,朝廷里的人多,他就更介意别人说话的态度、对待他的安排了……我忍不住的说,说了很多,我早想这般说了,却没谁能听这些话。

但对着青王,就什么都说了出来,也不怕招惹他笑。

但青王没有笑我,他认真地听了,想了想,问道:在王府里,有谁欺负过你吗?没谁欺负过我……我欲言又止地瞧了瞧他。

娇妻接受3p交换爱只是心上会介意,是吗?青王一语中的,说中了我的想法,我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他叹了口气,蓥出宫前,我曾想和他谈几句,不过,他眼下看来不像是能好好说话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了。

停了好一会儿,忽然伸手遥指远方说道:你是从那里来的,顺着那条渠水一路行来,还记得吗?你住的山又高又远,从那么远的山上下来,走了好远的路才到京城……他转脸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是我把你带回上京来的!我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远远的远远的,在夕照云霞掩盖的天地尽头,彷佛能见到屺山高耸的巅崖……是啊,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又轻又细,像小鸟在唱歌儿似的说话,我是从那里来的。

顿了顿,又道,也许有朝一日,还会再回那山里去也说不定。

你想回去了吗?青王问我。

我摇摇头,不,现在还不回去。

我说,父王啊、哥哥啊,就算我要回山上,他们也不会跟我回去的。

我喜欢上京的许多事物,还想再玩玩看看。

不过,我现在虽然还舍不得回去,但等我舍得了,就会回去。

我们沉默了许久,只是凭栏看着眼前的山光景致。

青王在我旁边的时候,就算这么不说话,也很足够了。

我觉得,能够和他这样站在一起,心就满满地一无空隙。

这个人对我有多么重要啊,现在的我是愈来愈明白了,他光是这么同我一起站着、看着我,对我说上几句话,我就觉得无法和他分开了。

如果可能的话,能永生永世这么站下去我也无所谓!我不愿意你回去。

青王在我耳边说道,如果你回山上,我会很难过的。

他的声音放得极轻极轻,彷佛微风吹过,我喜欢你,你留下来吧。

别回山上去,也别再有这个念头了。

停了停,又说,我和母皇不一样,我们想的是不同的事。

你不要进宫来做女官,那不好。

这件事你就当母皇从没说过,把它忘了吧!我吓了一跳,你不要我进宫来?我楞楞的看着他。

青王比我高许多,我必须仰头才能对视他的眼睛。

我进宫来不好吗?很不好。

青王严肃地说,你不适合进宫,这里也不合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