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玩弄办公室新婚少妇》第一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追问下去。

那也许是因为事关母亲的缘故。

嗯,收好了。

他想了想,又问。

这一路上,青王跟你们兄妹俩有说什么来着?也没说什么。

他给我们讲故事,问我们山上有什么好玩的,我不在意的回答。

他给哥哥讲风俗民情什么的,我听不大懂。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还有呢?父亲问,他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紧绷的意味。

我感觉到了异样,抬头看他,没啦。

我极力思索,就这些吧。

没提到上京的情况?有没有提到你娘?我点点头,他说他从前见过娘,也见过我,我说,他说,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父亲俯身看着我,目光变得很严肃、很深遂很凝重,像是想要从我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我不喜欢那种眼神,于是撇过头去。

父王干嘛直盯着我瞧?我生气地说,我又没骗人。

爹没说你骗人。

父亲赶紧拉回我,他的眼神又变得慈祥和蔼了,他说。

那么,他说见过你娘,你又怎么说呢?我就说我记不得了嘛!我沮丧极了,每回说到这个,我就不开心。

我已经不记得娘长什么样了,不过还经常梦见她……啊!这趟来的时候,在船上,也梦到娘了。

我突然想起那件披纱,急着想让父亲也看看。

父王,青王给了我一样母亲的事物,我去取给你瞧!我三步并两步的跑进屋里,嚷着影姑姑找那件丝纱。

等我从箱子里找着它,把它披在头上,袅袅婷婷地学着影姑姑所教的小姐模样,一步一步跨出内屋,转向游廊时,只见父王正和哥哥在栏杆边说话。

哥哥先瞧着了我,笑着伸指朝我这方说了些什么。

父王也随着回过身来,他手上还端着装鱼饵子的碗,表情很松泛、很写意,很愉悦。

但那模样只有瞬间而已。

下一刻,当父王看见我戴着披纱的样子,脸色就变了。

我说不上来是怎么了,但他脸上的痛苦太明显了,彷佛谁从身后重重捅了一刀子似的,他看着我,像是被雷劈到,一下子僵住了,手一松,磁碗就掉了下来,摔成了一地的碎片,那些鱼饵子滚哪滚的,滚向四面八方,有的沿着斜阶滚进了池子、有些在地上转了几圈就不动了……我从没见过父王这样的神情,在山上的时候,即便是他心里不好受,也只是默默地,从不说什么,但他用那种眼神、那种神气看着我,我真觉得,父王彷佛就要立时死去似的。

他那么痛那么痛,那绝望的神情好像我杀了他!哥哥吃惊地瞠大眼睛,环抱父王的手臂,像是怕他就这么倒下来。

我以为父王会雷霆震怒,虽说他从不对我认真生气,但这次,我这么吓他,他一定很恼吧?但父王并没有发怒,过了好半晌,他牵着哥哥慢慢走了过来,走到我面前,细细看着这纱,深深地叹了口气,花很长很长的时间缓缓把手抬起,像是必须鼓足全身力气才能动作似的,把手放在我披着的轻纱上。

我看见他在触摸到那纱时,手上微微地颤抖。

蓉儿,父王说,把这纱给爹吧。

他的每个字都说得好轻好轻,但却彷佛已经用尽他全身的力气似的。

我解下披纱,把纱放在父王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