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房东老头不停的要》第一章: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不答应就叫她走在路上给他小心点就是。

呵,她风乔絜可不是被吓唬大的,没有任何事比得过她与于凤仪那一段不为人知的炼狱生活来得精采。

山口组的威胁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心里正想麦诺曼怎还没来,门口虚掩的门扉被立即推开,一身猎装紧身皮衣活像橱窗走出的型男影子扫过面前,一身风霜横划过半张右脸的刀疤男熟练地坐在风乔絜旁边,手里卷起一本杂志不放一手脱下墨镜双手环胸视线一一扫过三人,才慢条斯里从口袋拿出细雪茄点燃,才用难听又沙哑的低沉声音自我介绍:水月门组长麦诺曼。

她是我的朋友,找她有什么事先问过我!威严不容忽视地宣示地盘主权。

麦先生,我们前来是为了想与风小姐的公司商谈是不是有合作的可能性,山口组与水月门不想因此起冲突。

司忍掩嘴轻咳,对于麦诺曼霸道地宣示主权不以为意。

那她怎么说?麦诺曼强势气息狠狠威胁三人,但对方不动如山继续维持一贯神情,对他们不同于其他黑道猥琐的气定神闲很是欣赏。

非常肉的高干文h我说多谢他们的好意,但这件事已经没有转圜余地。

风乔絜半个身体轻靠在沙发把手,一点都不把他们放在眼底的坐着。

风小姐已经拒绝你们,请你们别再来,她们公司不跟黑道沾边水月门也无法插手这件事,但我个人会负责保护她的安全,不劳山口组替我分神,我想追求的女人脾气可不好,你们要再来可是会让你们吃闭门羹。

吞云吐雾,麦诺曼看似不经意的眼神悄悄与风乔絜交换讯息,这是他们的默契。

麦先生,三口组想吃的饼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今天先告辞,让风小姐好好考虑我们再来。

司忍拿出怀里准备好的名片放在桌面,一个眼神示意所有人起身跟他离开,留下烟硝安静的室内。

等一群人确定离开,风乔絜拿出抽屉里为他准备好的烟灰缸让他捻熄,悠悠地感性道:这回谢谢你啦,我的超人麦诺曼又替我即刻救援一次。

她看见他皮衣上还残留匆匆从外头赶来的雪水渍痕迹,脖子除了宽松V领毛衣露出来,颈部空荡荡地没戴任何围巾或保暖的披肩,她起身到办公椅上取来自己驼色喀什米尔羊毛围巾替他围上,无须多语两人眼神交流,她要他好好保暖免得生病划不来。

麦诺曼望向她赏心悦目脸庞像刚遇见她一样温柔,是他刚硬内心里的一抹悸动,他不敢表现的爱慕情感只能默默守候在她身边,只要他能为她做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内线又响起,风乔絜有些不耐烦地按下扩音。

风执行长,一线是内务大臣鸟取先生,他说他等等顺路经过公司想进来拜访您。

才刚走了黑道现在又来一个白手套。

风乔絜闭上眼支手撑颐,一副快累死。

让这些人一天到晚来公司找她聊开发案的事,他们不厌其烦,但她很累呀!风军师,如果没事,我先离开。

他放下杂志在沙发上,他在她面前行为举止十分木讷寡言,遇见她就算满腔热血也为她停滞无话,只能一次又一次帮她做到想做的。

好,有事你就先去处理,晚点见!风乔絜目送他出门,低头深思一会才按下秘书内线。

打电话请鸟取先生在大门等我。

她风乔絜除了想两边都讨好还要设计渔翁得利,这样会不会难倒她?风乔絜自问。

不会。

不论什么行业,只要能赚进大笔钞票的行业就一定会有黑白两道围标的问题。

小人物有生计上的问题,大人物也有生意上的难题,社会责任的烦恼并不会比一般人少。

来日本布局这么久,外人怎么看她撑起一家集团的分公司她不管,所有手段最终究是为公司带来利益,还有公、私底下无数个家庭的未来。

她斜睨一眼他遗落下的八卦杂志封面,耸动斗大的标题再配上她再熟悉不过的自己和一名着名高官搭肩走在街头被拍照片,邪恶淫秽的记忆画面跃上眼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