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留守妇女》第一章:拿出信封把签好的离婚协议书装进去,他再拜托律师把信交给他无缘的妻子。

而且,他最近好久好久没听见黏人的雪子妹妹在电话里吵着要他回日本,是她忙得连一听电话都没打来;还是他没空去注意到她已经很久没打过电话找他?吁出一口闷气,暂时将妹妹很久没向他请安一事抛在脑后,明晚牵动数亿美金的合约,台湾要来洽谈的风扬集团似乎是派一名女性董事前来,据说风扬集团里最新的人事异动都是高层,所有总经理级以上除了前总裁几乎都换成清一色女性,为首的六位皆是在外赫赫有名的快狠准行事作风,六名女性高阶主管还有小团体封号叫风扬女杰。

看来女子当政的时代已经快把他们这些臭男人给排挤掉,他到十分感兴趣这位即将莅临日本的女强人,如何跟一群沙猪主义的臭男人谈妥这笔数亿美金的生意。

第三章相聚一刻微风轻拂宜人,染上薄金暖意的翠绿行道树衬得忙碌的来往行人更加有朝气,窗外停在红绿灯下的斑马线不断交会错身有各怀心思的路人,因为红绿灯亮起再次停止走动,这是台湾大城市的生活。

靠近十字路口边的一家装潢高级餐厅里,有六位各有千秋绝色的美女,有志一同地坐在可以看的到路边风景的帷幕玻璃座位,却没半个好奇的路人能猜得透玻璃后的人正在进行什么样的活动。

咖啡厅里除了这六位各有特色的美女以及小猫两三只的服务人员,现场没有其他客人。

正确来说,为了这些娇客的莅临,今天咖啡厅算是半歇业状态,让身为老板的朋友们相聚半天关门不做生意,就算现在老板看起来像俎上肉,大伙也万般不惊地没人想上前去劝架。

人妻被蹂躏的欲仙欲死谈恋爱又不是结婚,就算不幸被绑进礼堂,反正有人疼、有人宠对你对你来说又没有损失。

反正你这么凶、又爱钱,想要有人愿意把自己关进动物园猛禽区牺牲小我也很难……她小声地碎碎说道,后面那句到嘴自动消音。

娇小可人的无辜模样任谁看了都不忍心凶这名外貌如天使般纯净天真的美女,若不知情的人看见这模样铁定想把她呵护在掌心好好疼惜怕她哪里不舒坦了,连对她说话大声点,一见她清澈动人盈盈双眸就会感到万般皆是自己的错。

偏偏一副凶神恶煞横眼竖眉,顶着一头俐落服贴短发的瘦高健美女子可不吃她这一套,你说什么!有胆就把后面那句大声说出来!不要以为她没听见她含在嘴里模糊不清说的那句。

罗媛芬刚晒成小麦色的大手一捞,杨齐娟就像拎小鸡一样离地三公分,现在说她们是好姐妹应该没人会相信。

哪有……她又堆起无辜的哀嚎求饶。

可偏偏在场的几位大婶阿姨小姐妹妹的,都是她人生里最不可或缺的好伙伴。

算她吃亏,每次被欺负算是她在他们身上揩油讨方便的利息钱好了,没她们她人生可就不精采,她们对她行踪的掩护简直是救命菩萨呀,她躲父母的相亲追缉令都靠她们化险为夷,她把她们供得比菩萨还虔诚呐。

唉呀,齐娟又居弱势了。

一名大眼甜美的甜姐儿吸着果汁,一双狡黠灵活会说话的眼搭上看好戏的心情,对眼前上演假武行的戏码依然没到她期待的剧情发展,不禁摇摇头,彷佛这种起吵架手来脚来的情形已司空见惯。

她黎映心,最爱每次聚会看罗媛芬和杨齐娟这两对宝一言不合吵起来,可比偶像剧里的戏码搬到现实上来,比起枯燥无味的办公,聚餐时看好戏这可是她的乐趣之一。

乔絜不帮腔一下?黎映心向身边的她使个眼色。

帷幕玻璃窗边,一身火红似娇艳花中之王牡丹令人赞赏,身着的名牌设计师的合身洋装,出落明媚动人本身就像是供人观赏的艺术品的娇躯,忍不住把桌下交叠的双腿再次换边,看似慵懒勾人的美眸先是缓慢地看看身旁冷若冰山过分冷静的于凤仪一眼,飞眸再望向打闹的两人轻轻一瞥,笑靥如花绽放像是看场闹剧,又把注意力放在窗外,手里握着黑咖啡继续动脑筋。

坐在圆桌最外围,一身清瘦婉约古典气息的程筱幽倒是看得眉飞色舞,活似两人演起说书,只差没把眼前糕点换成瓜子嗑起来。

反正我们就是不能步入婚姻陷井,白白便宜那些想少奋斗二十年的男人占便宜!罗媛芬拉着杨齐娟一起远目状,鼻孔燎天不计形象的热血,令在座不少人都噗嗤笑出声。

风乔絜娇媚无比浅笑,转头与眼里有笑意的于凤仪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眼,加入斗嘴战局,罗媛芬最后还逗得大家发起誓,她挑眉想想只是好友间交流嬉闹,众人也跟着举手完成立誓不嫁的誓言。

这次回到台湾与友相聚,因为对她有恩的杨伯伯要她帮忙杨齐娟这个初出茅庐的新手继承人一把,她才答应回来帮忙一阵子,等正式上轨道她也有她的事业要忙。

微眯细眼看着自己好友群里几个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在瞎起哄,难得她好心情配合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在发难宣示女性主权独立的热血誓词,她一向羡慕这几个人里最好命的齐娟,从小到大被呵护在手心一路平顺到大学毕业硕士毕业然后回到台湾,还有个金主老爸在背后撑腰任她为所欲为尽情想做她的事。

这几个名门千金之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说出来总是令人匪夷所思、不解的际遇,在她们之间总是津津乐道,好像再平凡不过。

至于她们又怎么会聚在一起,可以熟稔到杨父对她们合理内的要求有求必应,那又是另一段因为有个孝女至极的父亲所作的繁星计画故事了。

每回看见齐娟备受双亲宠爱就令她想起,她有个不负责任而且令她风家家破人亡不值得称他一声父亲的人,还有对她视如己出疼爱有加的继父,这老天为她开了一个极大的对比玩笑令她无法不正视这个事实。

她的复仇计画已经实行布局多年,从明天开始,她风乔絜一定要讨回应该属于她的人生。

我该去找我的专属造型设计师了,你们慢聊,我明天要飞日本谈一笔超级大生意,先失陪了,有事电话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