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接受3p交换爱》第一章:我有股冲动要隐退到乡下去种田当一个花农。

他姣好的脸庞一脸幻想得如痴如醉,让一旁的人看到还真不敢相信,他还是位牵动日本经济脉动之ㄧ的新一代巨头。

啊……真向往那种与世无争的日子。

他又是一声赞叹。

大川若帆闻言,脸部微微抽蓄抬头看着他那种不合宜的表情,他满脸所表达给人的意念就是:“你疯了,而且很痴心妄想”的揶揄。

你要真过那种生活,包你不出三个月就会饿死在你那堆花里。

要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拿锄头下田种花?他还真敢想呐!大川若帆受不了地撇撇嘴,只差没冲上前摇醒他。

用力别停我要我受不了了好好一个天才,一头喜欢伪猫蛰伏的猛虎,却异想天开想去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有没有搞错啊?!若叶泷一才正值壮年三十啷当岁就开始在想隐退,这传出去不跌破日本一票经济学家的眼镜才怪。

你真扫兴,说说也不行,人因梦想而伟大有没有听过?我也知道这辈子不可能?除非有奇迹发生。

想想嘛又不吃亏,他一出生就注定要被绑在这座企业牢笼中直到他进棺材。

若叶泷一拾起笔杆,摊开他刚阖上的公文,很有自知之明的回到工作岗位上,再惹怒他的专属律师兼合伙人他怕会吃不完兜着走。

过了一会,大川若帆看他可怜,从右手边第二格抽屉取出一叠一式三份的离婚协议书,提笔在见证人、律师栏位下方签上自己的名字和奈印,然后丢到若叶泷一的办公桌上。

你自己看着办,看你是想活在天堂还是地狱,只需要签名,女方我帮你搞定。

我要去其它部门走走,别忘了明晚年度最重要的签约仪式。

另外我找到另一名金主,是英国这边的创投投资公司,他们会派一名男性代表来了解情况;而和我们原本就有合作关系的台湾风扬集团也派了代表,要和我们洽谈开发梦公园游乐场旁已经填海造地,打算盖复合式超六星级顶级酒店的土地开发细节,晚上七点千叶广场饭店顶楼见。

说完吹着轻快的口哨,双手插在两边西装裤口袋,洋洋洒洒走出社长办公室。

说得真容易、真轻松,离又不是你在离。

若叶泷一抱怨似地喃喃自语。

置身事外真是种幸福。

叹一口气,他提笔继续逐一浏览协议书条文。

说归说,抱怨归抱怨,若叶泷一毫不犹豫的在男方栏位下签名盖章,并在原因栏上写上大多数人会离婚的同一个理由,双方因“个性不合”所以在双方协调下同意各分东西并支付相对赡养费。

他不愿意再这样拖下去,逃避不是办法,离了婚之后才不会误了两个人的幸福,她既然爱的不是他,他也无须强求眷恋,有些人不值得等。

他曾经为此伤心沮丧,但够久了。

看清一个人,不属于他的他就放手祝她幸福。

他审视了所有内容两三遍,在备注栏里左思右想许久,他才提笔写下他付给对方的赡养费数目。

唔……一百万美金再加上那栋上亿豪宅,应该足够她下半生无忧无虑,虽然不能用金钱衡量这段感情的价值,也不算亏待她了。

而且他社长的薪水还有股利分红,远远超出一般人能想像的少,顶多比一般跨国上市企业社社长好上一些而已。

以千叶集团富可敌国的财力,尤其台面上若叶家只有他一个独子拥有继承权,让人想像力丰富都以为他每年随便也收入数十亿美金,他目前真正持有股份才百分之二十五,剩余的百分之十全以信托有条件分配,分给若叶家其他愿意认祖归宗的九名子女做为补偿,外传他身价百亿美金,实际他现在身份上也算是让人请的员工呢!他是一个对外游刃有余对内心软的人,有时心软的程度连自己都讨厌自己,或许那可以称为软弱。

若叶家族的长辈都在绘声绘影地传说,因为他父亲生前太过风流,所以会害他被诅咒永远没有好姻缘。

才怪,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他才不相信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