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玩弄办公室新婚少妇》第一章:骑楼、大马路上交错的十字路口总是来来往往不停汲汲营营的商机,日本的经济表面看似泡沫化,但隐藏的庞大商机总是让各大财团下手不手软不停开发各总琳琅满目的商品。

这样庞大的人口以及商机才会让日本经济依然永固,这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令人烦躁不安的夏季未到,他却烦之以心、忧之以心,内忧外患的夹攻,快得令他无法招架。

平常一颗聪明绝顶处事果断快狠准的脑袋现在好像不受控制,早变成驽钝空空的无意识分心状态,什么事都记不住也不愿意思考。

怎么办?他真的好烦,烦到连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得了职业倦怠症,或是焦躁症还是忧郁症之类的。

啪!他用力阖上他不知批阅的第几份公文,整个人闭上两天没睡酸涩难挡的双眼,往柔软舒适的椅背陷下他一八八公分昂藏的身躯。

累,他真的好累……不知道有多久他已经没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觉。

肉枪玩遍武林美妇泷一,需不需要我替你马杀鸡抓龙一下?端着黑咖啡进门,一名猜不透他实际年龄蓄着长发落腮胡的男子,以半边身体推开门,嘴里不忘揶揄道。

若叶泷一掀起一只星眸,勉强勾起一个有弧度的微笑回答来人又阖上眼。

肩膀正酸着等候您的手艺,你要是想替我分忧解劳一下,就别客气的过来吧,我非常乐意。

先来杯人称狂放不羁醉众生的万人迷,也是在下大川若帆亲手煮的咖啡提提神。

大川若帆依然维持平常一副似笑非笑的魅力模样走近,把香味扑鼻的咖啡轻放在办公桌面。

他接过他的咖啡,马上两三口就地解决,等着下一步动作。

若叶泷一表情幸福地闭上眼舒服地享受按在肩头上传来的酥麻感,男人独特手法专业的按着肩背的穴道,揉捏捶敲样样放松筋骨。

怎么?你是在为公事心烦还是你那棘手的家务事?他眼角流露出笑意如沐春风地糗他,这些表情在他粗旷的扑克脸上却不相悖,反而在适合融洽不过,不由得让人赞叹造物者的神奇处。

熟练巧手的按着两边太阳穴及眉心,由背部一路按到太阳穴,若叶泷一不得不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叹。

知你如我,我被这两件事忙得我三头六臂分身乏术,一天给我四十八小时也不够用,梦里还被缠得不得安宁连连作恶梦好几天。

大川,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处理?他脸上放松的卧蚕眉一提起这件事也烦躁地皱起两道深痕。

他的公事还好处理,而他的家务事就……唉,不提也罢!他与交往三年的女友才结婚两个星期,就发现他可爱美丽又大方的妻子背着他红杏出墙,一时受不了他的识人不清和无法接受妻子的背叛,他开始逃离他的新居,从半年前就开始没再踏进他买给她的房子。

他开始疯狂四处周游列国办公,偶而停留在日本的这几个月,他都落脚在他买在伊豆的别墅内,不想再回那个伤心地,但最近他那个曾经最爱的老婆召他回去履行夫妻同居义务,否则她打算一状告上法庭,让他不仅吃上官司也让若叶家的丑闻暴露在阳光底下。

他若叶拢一心痛的感觉曾经很真实,但他真的爱过那名女子,还是以为他自己是爱着她的呢?他就是在心烦这个,曾经是最爱没错,但结果证实他对她的信任已经是自欺欺人过于理想化,在撞见裸身拥吻交缠的两人时,那一刻所有美好回忆都烟消云散,他现在已经对她没有感觉,心如止水得像是看清雾里花,她现在要他履行同居义务简直尴尬到极点。

大川若帆拉平他的眉心,笑道:既然没感情了,那就好聚好散,勉强一起也没什么意义,只会徒增伤感,还不如干脆离婚来得自在。

你就魄力一点跟她提离婚嘛,明明撞见她爬墙还都不敢吭上一声,亏你还是千叶集团的现任龙头老大,这点小事也能让你牵肠挂肚成这样。

他是唯一知道整件事来龙去脉的人,泷一的缺点就是对所爱的人情感太丰富,舍不得伤害他爱的人,包括曾经是最爱。

你以为离婚像家常便饭一样这么简单呀!我又不像你,离婚都离成惯性,难怪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你的真爱,整天跟我混在一起不知情的还以为我跟你有一腿,你别破坏我形象喔!若叶泷一直话直说兼损人马上遭到暴力袭击,大川若帆赏了他一记五爪功,害他疼的哀哀叫,直呼他没良心。

我的事你少管。

他回凶他。

大川若帆把他批阅过的公文拿到旁边另一个办公桌上,身为集团董事之一就属他最命苦,他拿起批准的公文章开始替他盖印,懒得与他嚼舌根,他的家务事难断,他的又何尝不是?若叶泷一顺了顺半长不短的发丝,刚刚被敲的后脑杓还在隐隐作痛,动手揉揉伤处,他盯着大川若帆认真的侧脸,不禁哀叹自己的烦恼只能在他面前发牢骚,此时不发更待何处无人时?大川表哥,我不像你这样自由自在,自己开了连锁律师事务所还能请别人替你打理,你可以轻松逍遥想哪边凉快哪边去,左拥右抱各国佳丽,而我呢……在别人眼里我是至高无上不知烧了几辈子好香,才有这样的显赫家世跟雄厚财力,但我一点都不快乐……说到这他刻意喊他好友最讨厌的称谓,全身一整个阴霾笼罩。

不要提我最讨厌的辈份,我比你年轻。

若叶泷一双手撑着桌面,掌心撑着他的下巴,表情挂上一入豪门深似海的无奈感,有时候,我是说有时候啦,不是常常有这种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