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被我顶的直叫》第一章:母亲在我不到十岁就因病去世,我是由日本的外祖父母一手带大的,我的成长经历中,没有父亲母亲的记忆,高中开始半工半读,突然来了一个神秘的资助人赞助我的学业,单纯的日子因为命运之神开了点玩笑,改变了我没接下来的人生…怎么了,难道是?神秘的资助人一直没有透露身分,直到他意外身亡,奶奶找上我,让我台湾方面的丧礼以后,我才终于知道他的真实身分,一夜之间,我变成王子…他呼息速度徐缓,清淡的交代着自己的过往,没有任何高昂情绪,也没有挣扎,只是想对韩记恩表白而已。

父亲千方百计找到我,供养着我的生活和学业,但却一次也没有对我透露过实情,或许是有什么苦衷,怕引来争议吧,总之,我对父亲的印象,仅仅是各神秘资助人而已…那就让我告诉你一些关于崔董事长的小事情吧。

在我的记忆中,他是个很温暖的好人,还记得我大学毕业刚踏出职场找工作,懵懵懂懂来威斯顿酒店面试,因为我不是念本科系的,对饭店运作一窍不通,在面试当时,被面试官电的哑口无言,几乎想找个洞钻回家了,那时,刚好他下楼巡视,见到了我,顺口跟我聊了几句,不但破格录用了我,他真诚的态度也使我领悟了对待客人的真心…她柔柔地握住他的手。

这样第一次对坐在他面前,如此临近。

在崔仲瑜坦率了心事以后,打破框架走出来,不再是画框中那个高高在上穿着丝绒皇袍的王子,变的更真实人性化,甚至可以看到在他闪耀变化的眼瞳,无意中散发出细微的情感,只消一个微笑友善的眼神,就足以令人着迷…父亲死后,我曾经对他的隐瞒和家族的无视感觉冤望、失望、愤怒又伤心,但是心底也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能跟他多相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别对他失望,我相信他是身不由己…是啊,这个家里的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己,在那个我无法光明正大以儿子身分出席的丧礼之后,大妈知道了我的存在,和奶奶争执了很久,不让身分尴尬的我回家,我还是过着无法正大光明的生活,只因为近年来奶奶身体不健康,和大妈达成协议领养我,才能召我回国…她怀疑,崔仲瑜的国语讲得这么好,是为了想和崔董事长和崔老夫人沟通,做足了努力吧。

我知道了。

我回国,其实并不是想争什么身分,只是在奶奶老年的时间,顺着她的心意,尽些孝道罢了,那些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我,就算让我远离饭店,我也没有任何怨言,只是大妈无端封杀的态度,让我觉得,我必须作些什么抗衡,让她清楚知道,我的立场…心房猛地波动,胸臆间翻涌着酸涩,似乎有些什么一闪而过,她想问清楚,却不敢问的太清楚。

上别人丰满人妻经历过父母亲被拆散这一连串的故事,我很清楚,感情,不能拿来交易,人不该违心而活,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如果你爱我,不要作出随时准备放弃的样子,你的犹豫,让我觉得一个人的坚持很空虚,你的心想怎么做,你必须考虑很清楚…如果你决定这样做的话,我会跟随你。

若是之后,非得跟我一起离开饭店,舍得吗?崔仲瑜似有若无地蹙了眉,他清楚饭店对他没有意义,对她却很重要。

饭店是她很美好的梦想,是她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几秒钟时间,他只是瞬也不瞬地看着她,以一种无法回避的眼神钉住她,炯然双目直勾勾映在她的眼曈里,不仅韩记恩看见他眼里闪烁火光的坚定,他也看见自己的。

大手轻轻把小脑袋压回胸膛,抚着她的发。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体内有这么多的耐心可以释放,对着这个女人,情况自然而然倾斜成这样。

炽热的唇俯下,略微凝重地吻住那张欲语还休的小嘴,感受到她的不安,其他的挣扎,就交由时间证明吧…18相拥而眠是夜,两人相拥而眠的夜晚,屋内很安静,他睡的有些不安稳,感觉到眼珠子咕噜咕噜快速转着,一阵模糊不清的梦靥,额角沁着些许冷汗,惊醒了,他在黑暗中睁开眼,想悄悄起身。

别走…韩记恩唐突的从后抱住他欲起身的身体。

把你吵醒了吗?没有,睡不好。

再睡吧,天还暗着呢。

他重新躺回床上,转向她。

让我抱着你吧!身为女人的自主情欲竟在这一刻觉醒,不管最后结局如何,此刻她只想安慰男人紧咬着不肯脱口的脆弱。

安心吧,过去的都过去了,别在想着受欺压的往事,眼光就看着她吧,她会很坚强的,为了成为依靠的力量,会很坚强的…几乎是刻意的,她吻上他、舔他,手臂紧紧缠绕他。

别这样…崔仲瑜心疼的捧住她的脸蛋,企图踩下两人间最后的煞车,他太想拥抱怀中的美好了,但不知好歹的礼教道德却在此时闪过心头,警告他趁人之危非君子所为,不许他的小女人徘徊困顿迷惘的此时匆忙委身。

他要她心甘情愿,希望两人的结合是因为爱而不要为其他压力而烦扰,不想她醒来后悔…我是真心想这样做…流了一行温热的泪在他手心。

不想让你一个人和黑暗对抗,我想和你一起…因为爱你,所以不想让你在不确定的心情下作出后悔的事情。

我不会后悔。

小手胡乱地拉扯着他的衬衫。

就着窗边月光,浴袍下光裸的皎白长腿勾在他身上,粉嫩的纤臂紧揽着他的头,微敞的前襟露出胸前一片雪肤和绞好起伏,她疯狂地献出自己嫣红如玫瑰的嫩唇。

唇瓣柔软而炽热,碰触瞬间引来崔仲瑜一阵谓叹,他再也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意假意抗拒: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从第一次见面,他就渴望她,他不否认。

恩。

全身血液受到撩拨而兴奋、躁狂、悸动,骨子里残存的理智被眼前狂放的欲念燃烧殆尽,两人无法被长辈承认的秘恋,有着偷情的刺激,悖德却更引人入胜。

第一次,她有这么真实的感觉,感觉心跳如鸣鼓,浑身发颤,什么都想不了,只能抛却女性矜持,随自己心意接纳奔进嘴里的热舌,互相吸允、轻咬,与他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