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得新婚美妇大声惨叫。

居居居居然夺走纯情少女的初吻,罪无可赦!别以为长得帅就能为所欲为啊!痛痛痛痛痛!放手啊啊啊!你、你算什么纯情少女啊,假借练柔道的名义对男生上下其手,用你的胸……这样那样的……你这个变态黑人!!给我闭嘴你这个帅哥色狼!!李梦璃慌不择言,也没想过帅哥色狼到底算是在骂他还是称赞他。

就在此时,道场门又再次被人打开,李梦璃看向门口,只见又是刚才那个寻找着张咏安的高冷男生。

黑人张浩!快救我!!张咏安彷佛溺水之人见到了救生圈一般。

快把这女人从我身上拿开!被称作张浩的高冷男大步走了过来,他轻描淡写的两手一提,就把倒在地上的两人都拉了起来。

李梦璃也终于顺势放开了张咏安。

她本以为张浩会生气,因为她说谎骗了他说张咏安不在这里。

不过他表情没有一丝怒意,甚至看不出任何情绪,有如机器人一般木然。

张浩甚至不理会她,迳自拿出手帕帮张咏安擦汗。

……今天就算了,我没力气再跟你闹。

张咏安仍喘着粗气。

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回来雪耻的!他不甘心的指着李梦璃撂下狠话,随后在张浩的搀扶下一拐一拐的转身要走。

等等,你借的道服还来啊!李梦璃也将他本来的便服拿了过去。

……流这么多汗,我洗好再还你。

张咏安低头接过自己的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