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甚至为此订做了全新的柔道服。

每次去道场挑战时,那个自来熟的女人李梦璃总是会与他搭话闲谈。

欸欸,咏安啊,我问你哦——明明还在对决之中,李梦璃却闲聊了起来。

不要叫得好像跟我很熟好吗。

张咏安努力维持住平衡,不让她将自己摔倒。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不是朋友吗?谁跟你是朋友!而且你是新生吧?我今年可是已经大三了,你要也是叫学长。

真的假的!?大我两岁!?李梦璃不可置信。

完全看不出来……我还以为我们同年耶。

你是在酸我看起来很幼稚吗!碰!张咏安话说出口就一个大意,被逮到了破绽再次扫倒在地上。

没有啦。

只是有点讶异而已嘛。

李梦璃弯下腰来,笑嘻嘻的伸手拉他。

成熟的大人可不会这么轻易动摇的啊。

还有力气继续吗?学~长。

明明年纪比自己小,却在各种方面都让他感到敌不过。

.